第三千零五章 体育馆之行(二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千零五章 体育馆之行(二十九)

    “是啊,没错小唐,老徐他现在也算是进到体育馆管理层面,找人这种事儿会顺利许多。”雷瞳同样是加入安慰。

    就这么天色愈发暗淡,体育馆也是渐渐陷入黑暗。

    馆内除了个别场所有灯管外,幸存者居住地皆是黑漆一片。

    在这种环境出去都是摸黑无意义。

    所以老徐等人早早睡下。

    今天对他们来说绝对算是个悲喜交加的一日。

    谁都没想到能在体育馆找到唐小权妹妹唐倩留下寻亲纸条。

    当然,更没想到,最后跟进纸条所留信息寻找一无所获。

    从天堂到地狱,往往只是一步之隔。

    徐仁杰时下旁的不担心,这唐倩不在原来位置,己方还可以找。

    体育馆虽然大,但凭己方四人,就算一间房一间房排查下去,总能有个结果。

    但问题,老徐就担心排查完所有房间,最后还是无果,那就……

    如若再次过程,在收获啥关于唐倩不好消息,老徐担心唐小权会承受不住打击。

    人就是这样,不管你多强的人,不管你心理素质如何,只要和自己家里亲人粘上关系那都很难承受。

    将心比心,换位思考,如果自己处在唐小权位置,老徐不认为自己能比年轻人做的更好。

    客观来说,现在的唐小权在经历这样事件已经表现的足够克制了。

    他能冷静没去发疯寻找真的不容易。

    不管怎样,明天开始就得帮年轻人寻找妹妹下落。

    老徐心下做了决定。

    这种事儿绝对拖不得,不管最后结果是怎么一个样子,作为己方几人在体育馆一定得尽全力帮唐小权。

    成或者不成,找到或者无果,己方都不能留下遗憾。

    &bsp;一夜无话,到了次日一早,老徐等人先后起来。

    &bsp;而柳哥,蔡狗子等人都是习惯了睡懒觉的主。

    &bsp;但给老徐等人起来一折腾,自然也是没有睡的瓷实。

    &bsp;朦胧之间,听得帐内活动声音,柳哥很是烦躁,他不出意外骂咧一句:“他妈的!大早上的搞毛啊!不睡觉吵吵个屁?想死啊!!”

    &bsp;还当自己是帐篷老大。

    &bsp;雷瞳听罢,看了眼胡晓东,徐仁杰,当下冷笑摇头。

    &bsp;完了行到柳哥床铺跟前,抬脚照着柳哥屁股就是一脚下去。

    &bsp;好家伙,那势大力沉一脚直接是把柳哥从朦胧踢到弹身而起。

    &bsp;“你妈的,那个乌龟王八……”

    &bsp;后面的话未有说完便是嘎然而止,当看到雷瞳那双铜铃大眼正怼向自己,柳哥立马没了火气。

    &bsp;“呃……这,雷兄弟起的可真早啊。”

    &bsp;“不是我起的早,是你睡的太死!这不,刚你做噩梦,在那骂咧什么死不死,搞毛啊之类难听话,我就踹了你一脚。不好意思,可能力道没掌控好,给你踹醒了。”

    &bsp;话是抱歉言辞,但雷瞳举手投足,言语语调没一个是愧疚歉意的。

    &bsp;妥妥就是一副搞事儿不怕事大面色。

    &bsp;对此,柳哥敢怒不敢言,时下只能是兀自讪笑:“呵呵,呵呵,原来是这样,我说刚才咋……啊,没事没事,雷兄弟刚才那下踹的好,我这几天刚好腰拉伤了,有跟经揪住了,给你这一跩,我一起,给整好了。”

    &bsp;“哦?”也是没想到柳哥找这般托辞。

    &bsp;雷瞳听后,戏虐笑道:“这样啊,唉,柳哥不早说,你早说我早帮你啊。怎么样,现在感觉如何?我这边再给你来下?”

    &bsp;“啊?”一听雷瞳还要来下,柳哥哭笑不得,赶紧摆手:“不,不用了,雷兄弟,我这可以了,已经好了。”

    &bsp;“唉,腰揪经我知道那难受劲,这一下哪能好。我告诉你腰是男人立命之本,可大意不得。大家是兄弟,你千万别跟我客气。来快点躺下,我在给你踹两脚,咱得确保它好透彻了。”

    &bsp;欲哭无泪啊!柳哥眼见着摆脱无望,只能是借口朝帐外跑。

    &bsp;望着柳哥狼狈逃窜模样,雷瞳心理那叫一个解气。

    &bsp;赶走个垃圾货,雷瞳坐下。

    &bsp;老徐随即安排任务:“大家听我说啊,今天我们得帮小唐把妹妹下落想法找出来。我呢,要负责巡察二楼情况,不方便动作。”

    &bsp;这是实话,老徐虽说眼下进入到了稽查管理队,靠着这个身份他调查事情也方便许多,至少馆内幸存者不敢给他甩脸子。

    &bsp;但毕竟今天是“新官上任第一天”,怎么着也得把三把火给烧旺盛了。

    &bsp;尽管牛队长没有给他安排什么特殊任务,但保不齐暗处就派人盯着他的一举一动。

    &bsp;所以眼下不太适合去做自己事儿。

    &bsp;“这个相关事情就得靠你们了,小胡,雷子你们今天就去三楼守着,如果遇到那个老大妈尽量寻找合适机会给她接触。千万记得,不要冒进,这个老大妈是我们唯一突破口,如果她不愿说,切勿强求,明白吗?”

    &bsp;和众人一样,老徐也是急切想要知道唐小权妹妹具体下落。

    &bsp;但现在这情况,老大妈昨天举动非常奇怪,所以过犹则不及,徐仁杰特意给胡晓东,雷瞳强调。

    &bsp;他怕到时候唐小权又跟昨天一样不理智,直接跑去找老大妈质问。

    &bsp;那样的话反而会弄巧成拙,将事情弄遭。

    &bsp;“明白老徐,我们知道怎么做!”胡晓东应了声,完了眼睛下意识瞥了眼唐小权。

    &bsp;还和昨天一样,唐小权依然是一副低落表情,他那脑袋基本就没抬起来过,像极了犯事儿认错小孩儿。

    &bsp;就在这时,就在老徐给众人安排任务之际,突然门外询问声传来:“唉,同志麻烦请问下,你知道这个胡晓东在哪个帐篷吗?”

    &bsp;“不知道。”

    &bsp;“哦,不知道啊……谢谢,麻烦你了。”

    &bsp;

    四目相对,雷瞳当下开口:“小胡,好像是找你啊!”

    &bsp;此地是否有第二个叫胡晓东,胡晓东无从知晓。

    &bsp;不过对方跑来篮球馆找胡晓东,胡晓东没道理不出去接触下。

    &bsp;这万一对方找的是自己呢。

    &bsp;“我去看看。”赶紧起身,自个儿昨天才跟队伍在寻亲室留下相关人员信息,这个节骨眼有人来寻自己,巴成是和这事儿有关。

    &bsp;时下队伍太需要一些好消息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