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十五章 体育馆之行(三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千一十五章 体育馆之行(三十九)

    “唉,权子,人家不是说了不确定嘛,人家也就是给个大概意见。你别那么激动!”雷瞳在旁帮衬一句,他能看的出胡晓东的局促。

    “你跟她在哪儿说了半天,不会就说了这些东西吧?”唐小权面色不善,显然对胡晓东回答不是很满意。

    胡晓东知道年轻人不好糊弄,想想自己和老大妈待的时间,确实不是这两点就能糊弄过去的。

    “当然不是,还有些其它东西,不过和唐倩关系不大,我是问了些体育馆情况,方便咱们后面调查。”随口找了个托辞,胡晓东觉着自己现在是如履薄冰啊。

    他是生怕被唐小权瞧出啥破绽,追问实情。

    “好,那你说,下面咱们应该怎么调查?”唐小权不依不挠。

    胡晓东尴尬骚挠脑袋,这种情况你叫他如何回答?

    如果他知道怎么调查,也不就不至这么伤脑筋了。

    不过眼下唐小权必须摆平,不然凡事都是麻烦。

    简单思索后,胡晓东给了个万金油回复:“我的想法是,实在不行就每个馆咱都去排查。这样虽然会花费不少时间,但却最靠谱。不过具体怎么行事,还是等和老徐沟通后再做决定!”

    搬出老徐,胡晓东只想暂时避过唐小权质问。

    听了胡晓东提议后,唐小权点点头,紧接发话:“那我们走吧,现在去找老徐!”

    无可奈何,胡晓东给雷瞳递了个眼色,后者点点头。

    这个时候只能是顺着唐小权意思。

    毕竟,之前年轻人已经在老大妈接触这件事儿上退让。

    “好,走,小胡,咱们回去!”

    行径路上,雷瞳有意放慢脚步凑到胡晓东跟前,完了小声道了句:“喂,我说兄弟,那大娘不会真的说唐倩离开了体育馆吧?”

    “说了,我还能骗权子不成?”故意把话说开,胡晓东有意叫前行唐小权听到。

    “那她就给了这些讯息没其它的了?”和唐小权一样,雷瞳在旁明明看胡晓东和老大妈谈的“酣畅”,他也是觉着胡晓东有所隐瞒。

    对此,胡晓东非常肯定:“我说的都是事实,那就是给了这些,剩下都是我问的体育馆相关。”

    嘴上放声回答,但面上,胡晓东脑袋却是用力摇摆。

    这意思很明确,就是告诉胡晓东,他隐瞒了一些东西。

    雷瞳多聪明一人,见胡晓东私下对他做的摇头举动,立刻心领神会。

    没有继续深入追问,雷瞳配合回道:“唉,我还以为能获得啥有价值情报,闹到最后都是些毫无价值东西。枉我们费了这大半天劲。”

    “别抱怨了,人家能帮咱已经很不错了。咱也别强求太多。”

    就这么一唱一和,胡晓东,雷瞳,唐小权返回体育馆内。

    他们这厢一走,叶昊,王强双双放下望远镜。

    见他二人放下手里家伙,还在后面持笔就绪,准备记录信号信息德里克满脸茫然。

    “老叶,强子,你们这是……”

    无奈耸耸肩膀,叶昊回道:“小胡他们回体育馆了。”

    “啊?”

    等了半天,最后啥讯息没有获得。

    “啊?回体育馆了?”德里克那是满脸惊诧。

    “是的,他们这次不是来给我们送信息的,他们应该是有其它事情。”叶昊勒定道。

    “不管怎么说,能见到胡哥他们总是好的。咱们继续盯吧,我想他们应该不会忘了咱们约定。”

    王强插口回了句。

    的确,能见到胡晓东等人,至少说明他们还活着。

    这年头,活着本身就是很难能可贵一件事。

    只是王强时下心理总是有股说不出的担忧。

    他忘不了自己兄弟唐小权当时和老大妈交谈时的不欢场面。

    由于不清楚双方究竟交谈了什么,所以王强无法了解唐小权为什么会表现那样。

    自家兄弟不是个爆裂脾气人,他没道理和一个陌生不相干老大妈起冲突。

    所以王强可以确定,这事儿本身一定有什么玄机。

    他旁的不怕,就怕唐小权在体育馆内遭遇什么麻烦棘手事情。

    虽说与之通行胡晓东,雷瞳,徐仁杰都是能人。

    但作为兄弟,王强没能跟随在唐小权身边,眼下见后者遇到这个状况,王强心理总是难以平复。

    王强心理难以平复,这在唐小权旁边胡晓东同样心绪难平。

    只不过于王强担心内容不同,胡晓东愁苦的是,该如何处理唐倩的事儿。

    作为和老大妈单向接触的主,他是目前唯一知道唐强情况的人。

    本来这是好事儿,有了相关线索,队伍就可以进行更进一步摸排。

    但问题,老大妈给出唐倩遭遇实在是有点叫他难以启齿。

    尤其是对唐小权。

    可这档子事儿不说还不行,不说的话队伍就没法知道行动方向。

    所以胡晓东得找个既能告知雷瞳,徐仁杰唐倩实际遭遇,又不叫唐小权知晓法子。

    但这种事儿哪里是那么容易做到的。

    唐小权不是傻子,年轻人没那么好搪塞糊弄。

    胡晓东时下都胆子,自己之前自以为是的戏码是否已经叫年轻人看出了破绽。

    毕竟,撒谎这茬事从来都不是容易事儿。

    径直回到二楼,胡晓东先行和雷瞳将唐小权弄回帐篷。

    他们三个一回来,这柳哥,蔡狗子马上笑脸相迎。

    “哟,几位兄弟回来了啊,快,蔡狗子,给兄弟们倒水!”

    一改昨日不可一世态度,眼下柳哥那是相当“人情”啊。

    至于蔡狗子,天生溜须拍马的料。

    这种给主子拍马机会他怎会错过?

    所以根本不用柳哥吩咐,胡晓东等人前脚进帐,他后脚便是麻溜给众人端茶送水。

    不过眼下胡晓东等人心理有事儿,哪里有闲心去搭理柳哥,蔡狗子的热情。

    胡晓东接过茶,看了眼唐小权,完了开口道:“权子,雷子你俩坐着喝点水,我去看看老徐在哪儿,我把他找回来。”

    “哎哟,这种事儿……用不着胡哥你办,让我蔡狗子跑就好了嘛!”蔡狗子跪舔的本事确实有一手,那真是见缝插针,有机会就上。

    不过显然,这次他的跪舔舔错了地方,也舔错了时机。

    胡晓东眼下就在寻机会把唐小权支开。

    本打算利用蔡狗子送上茶水机会,借故离开。

    因为只有这样,他才能把唐倩实际遭遇与徐仁杰说清。

    不然大家都聚在一起,胡晓东还得继续编篡谎言维系他之前说辞。

    这种事儿,拖的越长越容易被捅穿。

    更关键,这样的谎言会严重影响队伍行动方向和效率。

    可被蔡狗子这么一弄……可想而知胡晓东心里阴影面积。

    “多谢了,这事儿我去办就好。”胡晓东随口回绝。

    但蔡狗子还当胡晓东是跟他客气,当下不依不挠:“唉,我说胡哥,你看,跟兄弟我你还客气。这多见外啊,没事儿,不就是找老徐嘛,这活交给我,保给你办的妥当。”

    真想一脚踹飞蔡狗子。

    胡晓东扭过脸,面上浮起一抹狠厉。

    被胡晓东这么一瞪,蔡狗子不由后撤一步。

    他不傻,他能看出胡晓东面上不悦。

    只是他想不通的是,自己好心帮忙,也没说啥不妥话语,怎么会叫对方着脑上火。

    “好意我心领了,这事儿用不着你,你在帐篷歇着吧!”沉声怼了蔡狗子一句。

    胡晓东随即目光落在雷瞳身上:“那雷子我去找老徐,你跟权子待着等我。”

    “ok,没问题!我们在这儿等你。你别着急,慢慢找,他应该就在二层!”雷瞳特意给打个马虎眼。

    所谓的“别着急,慢慢找”就是给胡晓东在外“行动”拖延时间。

    “好的!”应了声,胡晓东马上起身行处帐篷。

    他怕唐小权突然来句“我跟你一道”,要真是那样,胡晓东计划可就泡汤了。

    不过这次老天爷还算是给力,对于胡晓东单溜行动,唐小权并未要求跟随。

    或许在唐小权而言,觉着跟去也没多大意义。

    因为胡晓东之前给他的答复毫无价值。

    那等在帐篷和出去没什么区别,他眼下唯一念想就是众人早点讨论出个结果,完了付诸实施。

    出了帐篷,胡晓东下意识扭脸看了眼身后。

    再确定没有人根出,这才长吐了口气。

    如释重负啊!

    总算是如愿以偿自个儿溜出了。

    不过溜出虽是溜出了,这远未到可以放松时机。

    他必须抓紧时间找到徐仁杰,并以最快速度向前者说清唐倩情况。

    不然时间久了,不管雷瞳那边怎么给自己找托辞,以唐小权的智商恐怕也会察觉出一些东西。

    脚步加快,胡晓东一溜小跑冲到看台顶端。

    完了行处篮球馆,左右望望,并未发现徐仁杰身影。

    他不在廊道,多半就在场馆内巡视了。

    希望老徐没有被相关管理人员招呼离开去做其它事情。

    要是找不着老徐,那胡晓东单独告知的念想又得落空。

    不过老天这次显然不打算给胡晓东设置障碍,或许也是觉着唐倩遭遇太过悲惨和不公。

    这不,胡晓东在顺着廊道前行准备挨个进场馆房间排查寻人之际,突然后边传来人声叫喝:“小胡!”

    熟悉的声音,一听这动静,胡晓东焦促面上难得浮起抹喜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