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十六章 体育馆之行(四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千一十六章 体育馆之行(四十)

    “老徐!”不出意外,回过身,徐仁杰快步走过。

    到了胡晓东跟前,徐仁杰立马询问:“怎么样?和老妈子接触了吗?”

    点点头,胡晓东肯定:“接触了。”

    闻言,老徐心弦稍松:“那结果了?她给出唐倩下落了吗?”

    吐了口气,胡晓东哀叹一声。

    见胡晓东这个情况,徐仁杰眉宇蹙紧:“怎么?是出了什么事儿?”

    胡晓东如实回道:“根据那老妈子说的,唐倩原来是住在12号帐篷。”

    “嗯,昨天她是这么说的。”老徐附和。

    “唐倩当时是一个人被分配道12号帐篷的,然后……”

    一想到那个悲惨场景,胡晓东便是有些说不下去。

    “然后怎么了?”徐仁杰催促一句,他现在急需了解事态。

    “她,她被帐子里畜生****了。”说完这句话,胡晓东也是感到一股无力袭上身子。

    老徐听罢眉头紧蹙更甚。

    不过他还是控制住了情绪:“那唐倩现在在什么地方?”

    这是老徐最担心事情。

    通常来说,女性遭遇这种事儿都会有轻生念头。

    如果唐倩这么做了,那对唐小权可就是不小打击。

    “唐倩?下落老大妈也不清楚。”胡晓东摇摇头。

    “不清楚?这事儿体育馆没有处理吗?”

    “处理了!处理人是稽查管理队的。”

    对于是谁处理徐仁杰没有丝毫兴趣,他只管结果。

    “处理结果呢老妈子这个有说吗?”

    “说了!最后调查结果说是唐倩为了食物自愿与对方发生关系。”

    “放屁!!这什么狗屁调查结果!?在这地方,每天都有稳定免费食物供给,她可能去为了食物做这种事儿吗?你确定调查结果是这个?”

    徐仁杰相当火大。

    对此,胡晓东很能理解,因为适才听老大妈给出此事结论,他也同样不能理解。

    不过事实就是如此,胡晓东回道:“老妈子就是这么告诉我的,她也和老徐你一样臭骂了一通。你说的没错,这调查结果就是狗屁。但在这体育馆,稽查管理队就是一手遮天的存在,老妈子说了,这稽查管理队掌管馆内所有事物,他还嘱咐我们最好不要继续调查唐倩事情,以免惹祸上身。”

    “体育馆的驻军呢?他们对这种事儿就不管吗?”

    “这个我也有跟老妈子确认过,她的回答是,体育馆驻军根本就没来馆内做过巡察。”

    “什么叫没来馆内做过巡察?他们不来馆内,天天做什么啊!?”老徐不能理解胡晓东的说辞。

    对于这个事儿,胡晓东也是无奈了。

    “他们只管负责外围安全,馆内一应事务全部交给稽查管理队负责。”

    “这不是胡闹嘛,全部交给那帮外行人,这不出事儿才怪啊!”

    有过切身之痛的徐仁杰比任何人都了解,把驻地管理大权交给下面民众是有多么危险。

    这遇上好人还好,他能给你减轻不少负担。

    但遇到怀有野心的主,那期间危险可是非常大的。

    老徐就是因为过分相信下面民众团队,大肆放权给他们管理,才最终导致玉环体育馆陷落惨剧。

    “是啊,老徐你说的没错,这理是这么个理,可没办,现实就是这样。”胡晓东无奈回道。

    摆摆手,徐仁杰显然也不想继续纠结体育馆规则事情。

    这些东西不是他跟胡晓东能够改变的。

    他现在只想知道:“那唐倩呢?这处理完好,唐倩在哪儿?”

    首先问题还是得把唐倩找到。

    只要把唐倩找到,剩下的事儿,该报仇的再行报仇。

    总之这个事儿,老徐不会叫他这么随便就算了。

    那帮混球既然有胆子欺凌他们兄弟妹妹,就该做好被收拾准备。

    “这个……”胡晓东再次无奈。

    “这个老妈子不清楚,不过他倒是给了三种可能。”

    “说!哪三种可能?”徐仁杰面色严肃,唐倩的遭遇叫他心理冒火。

    “一个,他搬离了原来帐篷!经历过之前的事儿,她也确实不太可能再回原来场馆。”

    “嗯,还有呢?”

    “还有,就是离开体育馆。”

    “这个先排除,最后呢?”

    唐倩有没有离开体育馆,一切都要等具体排查完才能做结论。

    “最后的话……”又到了难以启齿话题,胡晓东看了老徐一眼,随即回道:“按照老妈子给的回答,唐强很可能被弄到那种地方去。”

    “那种地方?什么地方?”和胡晓东之前诧异相同,此刻老徐也是一头雾水,不明白胡晓东再说啥。

    “那种地方……就是窑子老徐。”直截了当,胡晓东给出个好懂解释。

    闻言,徐仁杰现实一愣,随即睁眼惊愕:“什么!?窑子,你是说唐倩被人弄到窑子里去了?”

    “老妈子是这么给我说的,她也是给了一种可能,具体怎样她不确定。”

    “你先等一下,这体育馆怎么会有这种地方?”徐仁杰慕的发现这个问题。

    先不管唐倩去向,毕竟这件事儿尚不能确定。

    但体育馆有窑子这种事儿……老徐相信老妈子既然说了,就肯定不是空穴来风。

    然而这件事儿搁在体育馆这种地方,老徐不能理解。

    胡晓东无奈耸肩:“老徐,我刚不是说了这里稽查管理队说的算,这窑子啊,也是他们主营项目。美其名曰,解决体育馆内男人生理需求问题,免得因此搞出祸端。”

    “狗屁理论,这说的是人话吗?维持体育馆秩序,就得做这种事儿?”

    胡晓东附和:“可不是嘛,可有啥办法,军队不作为,他们不来体育馆,所有事情都交给稽查管理队,现在就属他们最大,没人制约,可不就乱来了嘛!我现在旁的不怕,你说这唐倩要真的沦落到这窑子里,咱这事儿该咋办啊?”

    “还能怎么办?不管唐倩在哪儿,也不管她出了什么事儿,只要确定她的下落,我们就要尽全力将他救出!!”

    此行目的就为寻亲。

    末世之下,没可能找到亲人都能像温泉鑫父母样幸运安然无恙。

    时下能找到亲人就已属不易,所以无论如何不能放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