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千一十七章 体育馆之行(四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三千一十七章 体育馆之行(四十一)

    在救人问题上,胡晓东和徐仁杰观点一致。

    唐小权那绝对是他的好兄弟,自家兄弟妹妹肯定是要尽全力寻找的。

    不仅要寻找,那些糟蹋了唐小权妹妹的混账玩意,胡晓东也会想办法给解决。

    “小胡,唐倩被侵犯这茬事儿,权子他现在知道吗?”徐仁杰突然想起这个问题。

    这件事儿直接关系唐小权心理状态。

    胡晓东摇头道:“没呢,我怕权子知道这事儿接受不了,所以暂时给他编了些幌子糊弄他。这不,过来找你就是邀你回去讨论此事。”

    点点头,老徐对胡晓东做法表示赞同:“小胡,你这事儿做的很对。在找到唐倩前,咱们绝对不能叫权子知道他没被侵犯这件事儿。”

    找到唐倩,再和权子说相关事情,相对要好一些。

    毕竟,妹妹找到了,情绪上的波动会小点。

    反之找不到,再没和他脱出具体实际前,己方大可编篡她妹妹离开体育馆这种谎言继续糊弄。

    善意的谎言中好过无情的事实。

    不过所有前提都必须唐小权不知道详情。

    “我明白,这个我肯定不会给权子讲的。但老徐啊,权子是聪明人,这种事儿想要瞒它,我怕不容易啊!”

    胡晓东这是说了个实在话。

    唐小权的脑子从末世伊始就得到了团队认可。

    他看问题,思考问题一直都很全面,叫人钦佩。

    所以想糊弄敷衍他,并非易事。

    “对了,你刚说这次过来是叫我回去商讨?”老徐注意到胡晓东适才话里重点。

    胡晓东肯定:“是,我出来是要找你回去商讨,不过那是为了敷衍权子,我要不这么说,他肯定要跟着我出来。他要出来了,我这就没法和你说实情。”

    “嗯,明白了。不过现在你出来也有一会了,咱们赶紧回去吧。不然在外面待的久了,小唐他会怀疑的。”

    “有道理,有道理!老徐你打担忧有道理。只是咱这回去改怎么说呢?”

    回去帐篷没啥难的,难得是回道帐篷用什么说辞去安抚唐小权。

    “你有什么意见?”徐仁杰习惯性征询。

    “我的意见,可以按照老大妈给的第一点假设来。”

    “怎么说?具体点!”

    “很简单,这老大妈第一点假设是说唐倩可能搬离了原来帐篷。那咱就调查体育馆。这样以调查体育馆为由头稳住小唐,完了咱们再私下去12号帐篷确认下情况,你看如何?”

    在胡晓东看来,现在要调查唐倩相关,必须确保唐小权不参与。

    因为他要是参与,就势必会了解唐倩实情。

    所以利用唐倩搬离到其它馆内为借口,拉着他做无用功,为胡晓东这边私下实际调查赢得时间。

    而私下调查最好突破口,胡晓东认为就是唐倩曾经住过,并且被侵犯过的12号帐篷。

    这也是老大妈适才给出的提议。

    不出意外,当时侵犯唐倩那些亲历者应该都还在12号帐篷内没有搬离。

    此刻去找他们,肯定可以得到唐倩下落线索。

    不得不说胡晓东的提议还是考虑挺周全的。

    他充分考虑了实际和唐小权情绪两方面因素。

    不过徐仁杰听后,琢磨了一下,最终摇头回道:“用第一个托辞稳住权子没错,但……去12号帐篷,我看还是先等等再说吧。”

    “为什么啊?”胡晓东当即反问。

    老徐解释:“你现在跑去问,对方肯定不会那么随便就给出答案。”

    “他不给没关系,他不给咱就打到他给!”胡晓东捏紧拳头,说实话,他巴不得对方嘴硬,这样他就有充足理由教训对方。

    在听了唐倩遭遇后,胡晓东心理那是一直憋着一肚子火气。

    老徐闻言摇摇头:“这样不行!教训他们容易,但这样做只会打草惊蛇。小胡啊,这件事咱得铺开了看。咱们去帐篷要人有理!可问题,这件事背后可不单单只是12号帐篷里面这些混账。唐倩事件最后是有稽查管理队给出定论的。如果唐倩在窑子里,那就意味着我们得和稽查管理队为敌。以我们现在力量……暂时不能乱来!”

    徐仁杰也想直接跑去12号帐篷暴揍混球,逼问下落。

    可此事还涉及稽查管理队。

    老徐他们对付12号帐篷里人没有问题。

    但对付稽查管理队就显困难了。

    这寻找唐倩下落固然重要,可若是因此将己方几人陷入危机,那就得不偿失了。

    毕竟,温泉鑫父母还指着己方带他们出去。

    单凭此点,老徐就不能乱来,免得顾此失彼。

    老徐话闭,胡晓东略微琢磨,便是明白个中道理。

    可明白是明白,这事儿总得有个说法,不然回头进到帐篷,那什么搪塞安抚唐小权呢?

    “那你说咱们该怎么办?”

    “嗯,”想了想,老徐最终决定:“这样,我们首先去窑子那边探探情况,看唐倩是否在里面。如果在,我们再行计较。如果不在,咱就在体育馆挨个查。”

    “行,没毛病,就按你说的做!”

    讨论功夫,徐仁杰,胡晓东不知不觉来到了羽毛球馆。

    二人当下快步下到看台低,完了返回帐篷。

    掀帘进入,柳哥,蔡狗子等人不出意外,再次热情迎接。

    对此,胡晓东,徐仁杰无视,没有搭理。

    倒是雷瞳为了确保己方谈话不被窃听,他冲柳哥等人招呼一嗓:“喂,柳哥,你们这成天我在帐篷早迟骨质疏松,听我的去外面溜达溜达,别在帐子里了!”

    话虽是好心建议,但雷瞳语气却是强制喝令。

    柳哥是个聪明人,一听雷瞳喝令语气,以及其面上肃然神色,知道对方这是下了驱逐令。

    自个儿要是不识趣还待在帐内恐怕没好果子吃。

    现在的柳哥可以无视雷瞳,胡晓东,唐小权,但几人兄弟徐仁杰他不敢无视。

    老徐那是王馆长亲自带来警告前者是稽查管理队的人。

    在这体育馆内是不知道天大,地大,稽查管理队最大道理?

    敢得罪稽查管理队的人,那你是真的活的不耐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