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二十章 体育馆之行(四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一百二十章 体育馆之行(四十四)

    

    柳哥当然没意见,你是给他个胆他也不敢有意见啊。

    但问题,蔡狗子这种说话方式,柳哥没法接受。

    另外,他敢挡路,自然有自己底气。

    “哼哼!”冷笑一声。

    柳哥的冷笑听得蔡狗子发杵:“你,你笑个屁啊!?”

    双眸一瞪,柳哥差点习惯性抬手扇了出去。

    不过在看到老徐后,他还是忍住出手了。

    小不忍乱大谋,柳哥给予了很好诠释。

    尽管他很想给蔡狗子教训一顿,但正所谓打狗也得看主人。

    现在若是出手,保不齐老徐会有啥反应。

    柳哥可以无视蔡狗子,但却没法无视老徐。

    但巴掌他可以不扇,口舌之争他还是要进行的。

    “你小子说话注意点!老子耳朵不聋,老徐要干什么,老子不用你重复。”先气势十足回敬蔡狗子一句。

    完了柳哥面向徐仁杰:“老徐,不是我给你找不愉快。只是这蔡狗子屁都不懂还在那装大以巴狼。”

    “喂!!姓柳的,嘴巴干净点,谁他娘是大以巴狼?你他妈嘴里面装粪了!?早吃屎没洗干净?”

    “你说什么?有种你再说一遍!?”柳哥再这么能忍,蔡狗子这番话他可忍不了啊。

    听着面前二人争执斗嘴,徐仁杰面色渐渐阴冷。

    “我说你们两个闹够了没有!?”

    声音不大,但对柳哥,蔡狗子来说却已然足够。

    听了老徐这番质问,柳哥,蔡狗子几乎是下意识停下嘴争执。

    “柳兄,你到底想说什么?不要墨迹,说重点!!”老徐吩咐一句。

    柳哥闻言,瞅了眼蔡狗子,完了径直道:“是这样老徐,体育馆呢,确实是有玩耍地方。这个蔡狗子说的没错。但是呢,他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他……”

    “我说了!说重点!!你俩有啥矛盾我没兴趣管,你们要斗嘴,后面有的是时间,现在……说重点!!”

    徐仁杰再次强调一遍。

    对此,柳哥不敢怠慢,当先赶紧正题回道:“这个你们现在过去,也只能是叫他带老徐你认个门,想要进去玩,那是得消费的。”

    “消费!?”老徐眉毛一扬,很是诧异:“如何消费?”

    “这个没有特殊要求,你可以拿物资换取,最终能不能进入,还得看看守人员决定。”柳哥继续回道。

    这时,蔡狗子插了句:“得了吧老徐,所以说你没脑子!我你知道啥内部消息呢,原来这个。他娘的,弄的谁不知道似的。是,没错!你讲的在理,这去那边玩是要给物资消费。但你也不看看这次是谁去。老徐啊,你去玩要交物资,老徐什么身份?你觉着他去需要吗?还是说你认为老徐跟你身份一样啊?”

    “你……”蔡狗子不愧是狗仗人势的专家啊。

    这随便两句话便是扭转局势,同时再次搬出老徐给自己撞声势。

    只是徐仁杰对此非常不满意。

    他怒看蔡狗子一眼,完了沉声提醒:“我刚说了,你们要是想吵,等后面有时间慢慢吵!现在别给我在这废话!!”

    “你,柳哥,要说的这个?还有其它实质内容没?”

    “我……”也是没想到被蔡狗子反咬一口,听老徐这般说话口气,柳哥知道此役自个儿已经落得下风,再继续下去,也绝落不得好。

    所以……没有再行造次,他缓和口吻,出声回道:“没了,我要说的这个。”

    “那行了,我知道了,多谢你的提醒。走吧,蔡狗子,你带路,我们现在过去!”

    最终老徐还是决定过去一趟。

    不是说柳哥给的说辞没用。

    而是不管窑子那边是什么情况,老徐都必须过去一趟。

    玩意以他身份不用额外物资消费,那他可直接进入寻找唐倩下落。

    反之不给进也没关系,他至少确定了窑子位置,接下来行动他没必要带着蔡狗子这只苍蝇行事了。

    听到老徐给出最后定论,蔡狗子心理那是来了花啊!

    “老徐叫让开听到没?赶紧的闪开条道,别耽误我们办正事!!”抬手摆了摆,蔡狗子一副胜利者嘴脸。

    柳哥作为落败者,心底别提有多火了。

    他现在委实后悔当初咋没多多教训蔡狗子。

    时下好了,想教训却没机会了。

    “老徐,咱们走!”领着老徐出了羽毛球馆。

    紧接一行人了四楼。

    到了四楼一直前行,直待走到尽头处。

    老徐见得两个守卫坐在椅凳嫌聊着。

    靠近后,二人这才慵懒抬眉望向他们。

    “他们干什么啊?”

    搁着以往,蔡狗子遇到门卫,绝对毕恭毕敬,老实说话。

    但现在嘛……有老徐这个扛把子撑腰,他底气明显足了许多。

    “唉,兄弟啊,别开玩笑了,来这还能干嘛,当然是找乐子啦!”流里流气,蔡狗子满脸邪笑。

    一方面,是有老徐在后面撑腰。

    这另一方面嘛……蔡狗子一想到待会进去翻云覆雨场面有些兴奋与激动。

    他已经许久没有碰过女人了。

    诚如之前柳哥说的那样,这体育馆虽然有那种消遣场所,但却是不是随便什么人都能进去享受的。

    想进去,你得缴纳一些费用。

    这些费用是物资,而对体育馆幸存者而言,想弄到物资可不是容易事情。

    不过现在这些蔡狗子认为都不重要,因为老徐的稽查管理队身份是通行证。

    “想进去玩?第一次来?你们有带物资吗?”

    守卫也不起身,那么坐在位翘着二郎腿悠哉询问。

    看着守卫这幅模样,徐仁杰心理来火气。

    他真不知道这里驻军是干什么吃的,他们不来体育馆巡察也算了。

    那至少在挑选守卫人员方面进店心嘛。

    可看看面前这些个吊儿郎当家伙,哪个是能做事的?

    把体育馆这么重要管理权交给这些人……不是开玩笑嘛!!

    “不好意思,这个……物资嘛,我们这次没带。”蔡狗子如实回答。

    此言一出,守卫面满变的难看:“没带物资?没带物资你们来个屁?滚蛋,赶紧滚!”

    不耐烦摆手驱赶。

    两个守卫显得极为嚣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