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零八章 激斗尸犬群(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零八章 激斗尸犬群(十九)

    为了安全起见,唐小权不得不麻烦胡晓东,温泉鑫以及阿城这三个队中相对体力,精神还算完好的人,负责大门处的警戒与安全。

    毕竟谁也不能保证尸犬就只有那么五只,所以不管在怎么幸苦,这门前的防卫也绝对不能松懈。

    交待部署完毕,众人便是互相搀扶着朝向主体厂房走去。

    一瘸一拐,一步一停,几乎全都有伤在身的幸存者们走的极慢。

    尤其是王强,魏大壮,王大国三人血水浸湿的衣襟在阳光的映射下显得是那般的惨烈!

    推开厂区的大门,登时一股阴郁的气息扑面而来。

    妇女们大都垂着脑袋,恍惚的神情好似被抽走了灵魂般颓然无色,其间还夹杂着些许小声的啜泣,看的出今日之遭遇无疑是给她们原本就脆弱不堪的心灵带来了巨大的打击与重创。

    唐小权漠然地扫过这些可怜的人儿,坦白讲,他的内心并没有因为这些妇女的遭遇而产生太多的悲伤,饶是那几个被分食掉的妇女,也没有给他带来太过强烈的情感波动。

    说到底,这还是因为双方相处时间太短,毕竟,你不可能要求一个将将相处了不到3日的犬,即刻产生“患难与共”的情谊。

    只是受周遭阴郁气氛的影响,唐小权还是流露出了些许同情之色,但他更多的是在担心,这丝压抑的气氛可能对基地的未来产生何种不利的影响。

    林俊夫下意识的驻下了脚步,常年行走在执勤第一线的他经历过太多的生死,而职业的诉求要求他遇事必须冷静,所以长此以往,很自然的,他心性的磨砺较之常人则更显坚毅。

    当然这种坚毅,并不是说林俊夫就是个冷血的动物。相反他对妇女们的情感绝非唐小权一众所能比拟的,毕竟,单是他为厂子所付出的那些汗水,就足以说明他对这些人的重视与关怀。

    不过,诚如上文所言,林俊夫倒底是个汉子,坚毅的汉子,他不太习惯在众人面前展露自己懦弱的一面,他也不太会安慰别人。

    所以此时此刻,在面对妇女们的悲伤啜泣,林俊夫显得有些无措,他干涩的嘴巴想要说些什么,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最后只能是无奈地轻叹了口气,继而招过赵婶,俯身对其耳语了几句,然后便是甩开大步,领着众人离开了这个令他无所适从的地方。

    进到厂长室,众人纷纷落座而下,几乎所有人都感到了一股难以抑制的疲惫席卷而来。

    “大家今天幸苦了!”林俊夫率先打破了沉寂,肃然的脸上略显惆怅。

    唐小权犹豫了片刻,很明显在这个节骨眼询问妇女死亡人数问题确实有些太煞风景,但有些事儿你终究得去面对。

    “赵叔,回来有统计过妇女的人数吗?”

    轻点了点头,赵云海在兀自叹了口气后,伸出右手摆了个数字,继而有气无力地回道:“7个!”

    10-7=3,非常简单的数学计算公式,饶是学前班的孩子也能轻易得出这公式最后的结果。

    但就是这样一个简简单单的数字,落在室内一众人的心里却是比之千金巨石还要承重。

    3个!那可是3个鲜活的生命啊!一来一回,就那么短短5分钟的路途,她们竟然就这样……

    林俊夫双手猛搓脸部试图让自己平静下来,坦白讲,他不是没有预想过此次行动会出现伤亡,但3个人的代价还是大大超出了他的预期。

    见着林俊夫如此难过的模样,幸存者们也都识趣的保持了沉默。

    没有人说话,厂长室寂静无声。

    约莫似这般沉寂了1分钟有余,林俊夫那双不断揉搓的大手终于是缓缓停下了动作。

    见此状况,早就在一旁准备就绪的赵云海赶紧伸手递过了一只燃好的香烟,同时示意前者抽上两口。

    林俊夫下意识的接过香烟,兀自搁在唇角,继而用力吸了一口,登时浓烈的宁古丁便是在其鼻腔内里回转盘旋,最后顺着鼻孔喷吐而出。

    白色的烟雾弥散缭绕,很快便是将林俊夫的面庞包裹的如梦似幻,片晌他才淡淡开口道:“和我说说你们此行的经过吧。”

    闻及此言的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家似乎都没有自述的意思。

    不过也难怪他们不愿提及,毕竟此行其间的凶险实在是太过骇人,在座的成员没有哪个愿意再在思想上重新经历一遍痛苦的折磨。

    见得没人开口,无奈之下的唐小权只能是“自告奋勇”地担起了这个重责。

    他先是轻了轻嗓子,然后操着其特有的气质嗓音开始领着众人重新回到了那个1个半小时前的不堪回忆之中。

    唐小权的讲述长达15分钟,在这15分钟的时间里,包括林俊夫在内,几乎所有人都是屏气凝神,尤其在说道行动小队力战尸犬的4次搏命,大家更是不自主的发出了一阵长吁短叹,饶是当事人自己此刻也是为着自己当时的猛劲感到后怕。

    待得唐小权最后一个字落定,林俊夫沉默了良久,然后吐了口气自顾自的喃喃了一句:“得亏这些畜生都被干掉了!不然若是叫它们突进厂区,那后果可是不堪设想啊!”

    “是啊!林管,这帮畜生真是太……能干掉他们……唉,不容易啊!太不容易啦!”听到林俊夫的低语之声,王强也是不自禁的附和出口。

    毕竟,他是整个队伍中,对敌尸犬次数最多的人,所以他对尸犬那恐怖的攻击力不可谓不是全员中感受最为真切的一个。

    而对于王强的一席话,众人也都是感同生受。

    不止如此,饶是到了现在,绕是他们已经安全的回到了厂区,他们也依然很难想象自己当时究竟是如何在畜生的围追堵截之下,存活得生的。

    又是短暂的沉寂,当众人的思绪再次从唏嘘感概中回过神来的时候,唐小权突兀而出的话语又是叫他们陷入了沉默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