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章 靠天收(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一十章 靠天收(一)

    “今天的收割行动客观来说是失败的,我们没有完成预定的计划。”

    果不其然,唐小权开口的第一句话便是给本就沉重的众人再敲了一记重锤。

    “而且考虑到丧尸犬以及妇女目前的心理状态,短期内我们不可能再行出去收割。所以粮食的供给我们必须制定一个详实的方案。完了按照此方案进行按需分配。”

    下意识的点了点头,对于年轻人的这个提议,林俊夫没什么意见,厂区也的确应该按照统筹计划实施供给制了。

    否自继续似过往那般没头没脑的得过且过,那最后厂子的结局可想而知。

    “行!小唐,这事儿我会督促办理的,等回头稻子筛打出来以后,我们再行商讨!”

    “嗯!”轻应了一声,唐小权对林俊夫的重视非常满意,不过他并没有结束话题的意思,相反其眉宇神色间更是平添了几分凝重:“那么,粮食的问题说完,接下来咱们就来说说水的问题吧。”

    此言一出,众人皆是皱起了眉头,显然他们也是将将想起厂区的水电都已停止。

    难怪年轻人会表现的这般“如临大敌”,毫无疑问,水较之粮食无疑是更为重要。

    对于此点,林俊夫同样是劳神不以。

    毕竟,人一周不吃饭死不了,但三天不喝水,就算命大不死,脱水所引发的各种肌体衰竭症状也足以叫你生不如死。

    双手交叉而握,林俊夫端正了身子,一双黑眸紧紧盯着年轻人的眼睛。

    此时的他非常期盼,期盼年轻人能给这“难解的水资源补给问题”提出可行性的建设意见。

    照例目光扫过众人,这似乎已是成了唐小权的一种习惯,他倒非是以此宣扬自己的权威,他这么做的目的只有一个,就是希望自己的言论能够引起众人的足够重视。

    “相信大家对厂区目前的存水也都有个大致的了解了,我们眼下所掌握的水资源连基本的日常饮用都成问题,更不要说洗澡这些事情了。而且周遭也没有可供补给的水塘。现在我们唯一能依靠的就是老天。依我看,这已经有些日子没有下雨了,所以如果不出意外,近期应该就会有雨水降临!”

    唐小权的估计并非是妄言揣测,毕竟厂区所处的位置是在江淮边界之处,这里基本年年都会有洪涝发生,虽然不知是不是因为老天垂青世间所遭受的疫情,而有意减少了降雨量。但就客观事实来说,此地并不存在干旱一说。

    为此,身为本地人的大壮也是适时的给了唐小权的“假设”以肯定的回复:“没错!小唐说的在理,照目前的天气形式,也是该下雨了!”

    唐小权含笑冲大壮点了点头,他很高兴这个汉子能够主动融入到讨论之中。

    他能感觉到,自打王强今日“舍身为之一战”后,大壮的态度发生了明显的改观,至少他不再似以往那般冰冷,言辞举止间也多了那么一份“人情味儿”。

    待得谢完魏大壮的支持力挺后,唐小权继续说道:“虽然尚不知道这雨水会何时下来,但机会终究是留给有准备的人。所以有些工作我们还是得提前做在前头。”

    话到此处,唐小权移目递向了赵云海,继而接着道:“赵叔,关于昨天熨烫室的改造工作还得劳烦你多费些心神,那是咱们收水的根本,这回头下雨收水成与不成可就都得看您的了。”

    无疑,唐小权的这番话等于是给赵云海架上了副无形的重担。

    没办法,你也不能怪唐小权心狠,毕竟熨烫室的储水箱是整个厂区最大的储水容器,所以说它事关全厂人的生死也丝毫不为过。

    反倒是当事人赵云海在听完唐小权的托付后并没有表现出太大的负担,他没有二话,当即便是将昨夜已经思考过的相关思路于着众人一一道来。

    而你不得不承认,这拥有建筑学的教授之称的赵云海,在搞起这所谓的改造与建设当真是有那么两把刷子。

    至少在他说完之后,众人原本还没底的心登时是有了几分底气。

    不过唐小权素来不喜欢把宝压在一个篮子里,当然这并非是说他不相信赵云海的能力,只是谁也不知这雨水会何时到来,而按赵云海适才所设想的方案,没个大半天的功夫估计很难搞定,所以为了能在雨水降临之际,第一时间搜集到水源,唐小权再次开口补充道:

    “林管,除了赵书那一头改造,咱们最好是事先把厂里能接水的东西全都集中起来,这样雨下来的时候,咱也不至于抓瞎。”

    “嗯!”抱以赞赏的眼神,林俊夫那是愈发喜欢起眼前的年轻人来了。

    虽然后者并没有给出解决水资源补给的根本办法,但他却为厂区迎接水资源到来提供了切实可行的行动方案。

    除此之外,过往的林俊夫由于一个人需要肩负全厂大大小小的细碎事物,他觉着自己每走一步都是如履薄冰。

    而现在,在遇到这个年轻人之后,他第一次感到了如释重负的轻松。

    饶是这个年轻人仅仅是个20岁出头的毛头小伙,但不可否认的是,后者在规划谋略方面却是有着成年人都难以企及的天赋和韧性。

    林俊夫终于是露出了抹难得的笑意,因为年轻人几乎是替他把吃,喝,以及安全等诸多方面的问题全都安排完毕,然而就在林俊夫觉着话题讨论就此应该结束的时候,年轻人又是不紧不慢的开口道:

    “最后一点!今天行动的突发状况给厂区的妇女带来了不小的心理影响,我希望大家在未来尽可能不要提及此事,相反,我们要再搞庆典,而且要大搞特稿,我们需要提升全厂人的势气,因为只有这样咱们才能把她们凝聚起来!”

    对此,幸存者都没什么异议,毕竟他们和厂区的妇女本就没什么感情,所以开庆典会不会刺激她们的神经,与幸存者而言,并不在意。

    时至于此,唐小权真的是没有需要提及的了,而恰在此时赵婶与尉泱也好似是掐着表走近了厂长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