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一章 靠天收(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一十一章 靠天收(二)

    “林管,你叫俺烧的热水已经好了,需不需要俺给提上来?”操着农家妇女特有的乡音,赵婶表情质朴的等待林俊夫的回话。

    先是投以一记温淳的笑意,说实话,过去的一个月里,如果说大壮是林俊夫的左膀,那赵婶无疑就是其右臂了。

    可以说厂区内部诸多细碎的事情都是这个年过半百的大婶在从旁操持的,尤其是和妇女们的沟通,若是没有赵婶的协助,林俊夫这条硬汉怕是很难和这些没有太多文化的村妇进行沟通与交流。

    “呵呵,赵大婶,你辛苦了,那啥~”谢过赵婶,林俊夫立刻移目望向身前的众人。

    眼眸一一在其身上略过,“血染的风采”无疑是此刻众人最为真实的写照,林俊夫能够想象的到他们着着这身血衣该有多么的难受,当即便也不再多言,兀自起身摆摆手,出声招呼道:“好了!各位,该说的也基本都说完了,走!随我下楼去冲个热水澡吧!”

    “哐啷!”几乎就在林俊夫话闭的同时,一个黝黑精硕的身影在斜阳的映射下拖出一条细长的黑影。

    大壮毫无征兆的站了起来,过于用力的动作直接是将殿下的椅凳给带翻在地。

    “洗啥的澡嘛!现在水资源这么紧张!咋能浪费在这些事儿上!”

    “是啊!林管!这点污迹算不得啥的!没必要洗澡!”王大国同样是站了起来,作为厂区的一份子,他对厂区水资源的珍贵不可谓不是感同生受。

    望着眼前两位大哥义正言辞的态度,王强傻眼了。

    毫无疑问,若是论道此次行动中哪个是“受灾程度”最为严重的一个,王强如果排第二,那绝对没人敢拍第一。

    他这一身,从头到脚基本就跟给黑红色的血水浸染了一般,先不说颜色如何,单是那股腥腐的恶臭就足以是叫人恶心的了。

    nmd,我的好哥哥们耶,你们农田干活赃习惯了,小弟我可是城里来的嫩芽啊!你们咋能这样……

    心理埋汰抱怨的同时,王强的脸上却未有显露半分。

    在权衡了自己和大壮的微妙关系后,王强难得的选择了“顾全大局”。

    “我,我也觉得没必要洗澡!这,这都是小问题,等回,回头下雨再洗个痛快也不迟嘛!”饶是王强已经竭力“淡然自若”,但其吞吐躲闪的眼神还是昭显了他的“言不由衷”。

    大家的心思,林俊夫全然落在眼里,他何尝不知水资源的丰富。

    可这大夏天,他总不能叫这帮为了厂区拼死拼活的兄弟,倒头来连最基本的生活保障都没有。

    长此以往,谁还愿意为之卖命?

    苦涩的摇了摇头,事及于此,饶是林俊夫自己也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可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是,就在局面快要陷入僵局之际,一声娇柔的女喝响了起来。

    “不行!你们必须洗澡!”

    脑袋猛然一转,魏大壮一双牛眼瞪向了声音的发起者尉泱,在他眼里,这个女孩不过就是个涉世未深的丫头片子,所以当其发现是后者反驳他言语的时候,其面色间所流露出的不屑与蔑视“昭然若揭”:

    “你算啥个东西!凭啥命令老子!”

    丝毫不留情面的呵斥,大壮有意提高的嗓门似乎是要把瘦弱的尉泱给吞噬了一般。

    然而他显然是低估了眼前女孩的能量,但见尉泱淡然的踏前一步,锐利的眼神放射着不容置疑的光芒。

    “你问我凭什么?就凭林管把整个厂区的卫生防疫交给我负责!!哦,你以为沾了这些污物没什么大不了是吧!你以为不洗澡就可以为厂子节约用水是吧!你以为这里你说什么就是什么是吧!我告诉你,幼稚!”

    铿锵的话语直接是把大壮给说道的蹦跳了起来:“你,你个小娃娃,给老子再说一遍,你说谁幼稚呢?”

    “你!”毫无畏惧的迎上大壮那双几欲喷火的眼睛,尉泱不卑不亢的继续道:“我告诉你,洗不洗澡是你个人的事情!你不洗我也拦不住。但是请你你记住,你现在身上沾染的这些血污肉渍都含有大量的丧尸毒株,所以日后如果厂里有人感染变异,那你就是害死他们的罪魁祸首!!”

    在没什么话能比这个更能叫大壮震惊的了。

    不止是大壮,饶是在旁听说的林俊夫,赵云海等人也都被尉泱的举动震惊了。唐小权更是忘了自己本该在第一时间挺身保护尉泱。

    是啊,尉泱今日之言行举止的确是足够幸存者们震惊的了,在他们的眼里,后者温柔,贤惠,善良,大多时候她都是以着慈眉善目,温柔体贴示人。

    但在今天,在刚才,尉泱所变现出的果敢和不畏强权却是叫他们看到了另一个,不一样的尉泱。

    阳光透过窗户照在厂长室里,尉泱与大壮对立而战,两个人都是笔挺着腰杆,双目死死盯着对方。

    对于大壮和尉泱的说法,林俊夫都能理解,准确来说他们的冲突完全是因为立足点不同而导致的。

    大壮是为了厂区的节水,而尉泱则是为了厂区的卫生安全。

    所以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熟对熟错”的问题,林俊夫如果贸然的站出来表态,那势必会造成另一方的不快!

    为此,林俊夫有些犯难了。

    不过就在他这厢两难无措之际,唐小权适时的向他伸出了援助之手。

    “呵呵!”先是爽朗的轻笑了两声,唐小权此笑的目的旨在消除室内尴尬肃然的气氛。

    这些大都是他从心理书上涉猎到的,因为不管什么时候,笑声总是溶解矛盾的最佳途径。

    “林管,我觉着吧,尉泱和大壮哥说的都有道理,这水咱得省着用;这卫生咱同样得注意!”

    “好家伙,又来了!”王强嘴角不自主的撇了撇,他知道自己的这个兄弟又要开始布道他的“儒家思想”了。

    “要不我看这样吧,澡咱们还是得洗的,不过水的分配上咱细分一下:王强,大壮哥,大国哥,你们三染血最多,用水就多点。余下的,大家凑活擦一下。当然,洗完之后,还得麻烦小尉你给弄点酒精碘伏之类的消毒剂给大家消消毒。”

    言罢,唐小权着目望了望身前的大壮与尉泱,意在征询二人的意见。

    说实话,从本质上来说,尉魏二人并没有什么深仇大恨,适才他们只是观点上的碰撞,眼下得闻唐小权的提议后,各自对峙的情绪也都消的七七八八了。

    所以在一番沉默之后,二人纷纷点头,算是赞同了唐小权的提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