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七十一章 围堵审讯(二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一百七十一章 围堵审讯(二十)

    

    这蔡狗子那是越说越来劲,越说越头。

    他这番话真是把柳哥说的面色难看。

    必须承认,蔡狗子说的话是事实。

    蔡狗子也确实是碍于老徐等人实力不敢正面冲突。

    但这种事儿,埋在心里不觉得,忍了也忍了。

    可被蔡狗子这么当面点,无异于是刀插他胸口啊。

    “蔡狗子,我ri你奶奶,老子当初怎么收了你这个白眼狼!”不在沉默爆发在沉默灭亡。

    蔡狗子适才一席话那是触碰到柳哥底线了,他无法控制抬手朝蔡狗子扑了过去。

    老徐眼疾手快,再次手拦挡。

    “喂,柳哥,我刚说过了,有话好好说,动手不好了。”

    “老徐,这货是理亏,无言辩驳,只能用这下三滥手段了!”蔡狗子继续在旁添油加醋。

    无疑,他已经是完全掌握了场局势。

    此刻的柳哥本火冒三丈,再被蔡狗子这么一激,登时脑袋发烫,不顾老徐阻拦奋力前冲,同时嘴骂咧叫嚣:“他妈的!你给我起开,老子要弄死那丫的。”

    柳哥突然狂暴的情绪,雷瞳看在眼里。

    在和老徐对了下目光后,雷瞳心领神会。

    看来戏码也眼的差不多了,是时候守卫了。

    前一步,雷瞳探手揪住柳哥后衣领,随即用力一扯。

    好嘛,这柳哥虽然算不壮实,但人处暴怒状态,力道自然不同往日。

    可即便如此,在雷瞳着力拉拽下,他还是跟孩童般不受控制向后倒退。

    完罢,不待柳哥反应过来,雷瞳又是一脚踹下,直接给柳哥踹爬在地。

    “混账玩意,给你脸你还开染坊了!!老徐叫你有理讲理,你搞毛呢,还真以为这里没人制得了你了!?”

    说完,雷瞳不忘抬脚踩在柳哥背脊。

    雷瞳这番打击,那是一点没客气。

    他清楚对付这种人,必须一步到位。

    似柳哥这种是贱骨头,你若是不给他正值到位,回头等他缓过劲,指不定怎么背后弄你。

    雷瞳的插手,蔡狗子自然全部落在眼里。

    望着时下被雷瞳踩在地狼狈模样柳哥,蔡狗子满心说不出的舒坦与欢喜。

    “哼,姓柳的,你之前打我,怕是没想到会有今天吧?”

    一副小人得势嘴脸。

    蔡狗子的话落在老徐耳里叫他觉着很不舒服。

    自己做这些,的确是有拉拢蔡狗子意思。

    但被蔡狗子这么直白说出来,老徐心理终归不爽。

    柳哥或许是该打,但他不管怎样是凭本事行事。

    可蔡狗子呢?根本是附着在别人身的一只蛆罢了。

    但恰恰是这个叫人恶心的蛆,老徐现在没法处置对方。

    不过虽然现在没法处置,老徐也是不想在听蔡狗子借势发挥了。

    他当下把手一抬,示意蔡狗子闭嘴。

    完罢,行到柳哥跟前,蹲下身:“好了,雷子,脚拿开。”

    待得雷瞳撤回右脚,老徐淡漠冲脸冲地面柳哥道:“柳哥,我不管你之前对我们有什么意见和看法。我现在说两点。第一,这个帐篷,从现在开始,我说了算!第二,你有意见,当面说,如果在背后使绊子,那别怪我不客气了。好了,我话说完,你接受吗?”

    老徐的话,柳哥听的清楚。

    这种事儿,他怎么能愿意接受?

    可目前状况,由不得他做选择。

    屈辱抬起脸,柳哥自打到了这体育馆还从未受过这么大的屈辱。

    平日里至多王馆长来时,他低三下气给点好脸色,但大多时候,尤其是对蔡狗子这些狗腿子时候,他还是很强势的。

    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谁他妈的能想到,曾经跟狗一样跟在自个儿身后家伙,眼下居然骑到自己头去了。

    说不想抗击那是假的,只是目前以柳哥能力……他没的办法。

    不说眼下帐篷,老徐占据天时地利人和绝对优势,即便抛开这些,他单单凭自己稽查管理队身份能叫他柳哥吃不了兜着走。

    “怎么,是我说的不够清楚吗?还是说你柳哥对我刚说的有意见?”老徐语气平和。

    但落在柳哥耳里那可……

    “我明白,我没意见。”忙不迭开口回道。

    这脸面已经被雷瞳践踏没了,再抗争只能是自讨苦吃。

    “很好!”手拍柳哥后脑,老徐满意点头。

    得到柳哥肯定答复后,老徐便是不再和柳哥啰嗦。

    他还有重要事情要做,回位坐好,老徐取过背包。

    到手,扯开拉链。

    这拉链一经扯开,其内里动静立马是吸引了蔡狗子目光。

    本来蔡狗子关注重点还在柳哥身,不过显然老徐手里包裹更加蔡狗子有兴趣。

    准确来说,老徐手里背包,自打他进来,蔡狗子便是盯了。

    “呵呵,老徐,这次出去收获不错吧。”

    角色转换那是相当快,蔡狗子分分钟把话题引到物资去。

    不过询问收获不是重点,想从老徐那分杯羹才是。

    扭脸瞅了蔡狗子眼,透过对方眸贪婪期盼眼神,老徐便是明白蔡狗子脑子想的事儿。

    “我们搜罗的还可以,但能分什么……这不还不清楚嘛。”

    老徐的回复很坦诚也很客气。

    之所以坦诚客气,完全是为了后面“利用”。

    “啊,对对,那你先看,先看都给了什么。”蔡狗子一脸魅笑示意。

    说实在的,要不是考虑到后面需求,老徐真想冲那货甩一巴掌。

    开始朝外拿东西。

    首先是几件衣服,这玩意见了,老徐本来对体育馆分配抱好感想法登时减少了不少。

    原以为这体育馆给装了一背包吃喝物资,好家伙,给这几件衣服一撑,背包还能剩多少好货?

    虽说衣服也是物资,但很明显,没人会为了穿的东西跑出去冒险。

    在这该死的末世,你算穿万的名牌有个鸟用。

    还不如几块钱泡面来的实在。

    当然咯,老徐倒也不是计较这些,关键,他接下来要去yao子做调查确认,你说去那种地方守卫会守衣服这种物资吗?

    老徐确定,对方肯定不会收拿。

    “哼,这帮体育馆的管理可还真是会做事啊,说好的报酬,他娘拿衣服糊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