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一十三章 靠天收(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百一十三章 靠天收(四)

    闻及此言,唐小权赶紧是闪身挡住了林俊夫的去路。

    开玩笑,自己一个好手好脚的年轻壮小伙,怎么好意思这么晚了,还去折腾已经年过半百的赵婶为自己热饭做菜。

    这若是传出去还不得被别人挂上“好吃懒做”的名头啊。

    不过考虑道林俊夫也是出于一番好意,所以唐小权在斟酌了一番言辞后,委婉的推脱道:“呵呵,不用了林管,这睡了大半天的觉,我正有些晕乎乎的,去做个饭,调剂一下,也算是提提精神嘛。”

    唇角不自禁的露出一抹笑意,林俊夫怎会不知年轻人心下的真实想法,他在觉得好笑的同时,也是对其“敬老”的态度默默竖起了大拇指。

    “好吧!烧饭地方你应该知道在哪儿吧?就是你们今天洗澡的隔壁。至于想吃什么,去找小尉,她负责全厂的物资盘存。”

    “啊?找……小尉?”似是听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唐小权惊诧的语气也是令得林俊夫有些莫名了。

    “怎么了?找小尉有什么不妥吗?”

    “啊!”又是一阵慌乱的咋呼,意识到自己失态的唐小权赶紧是摆手叉开话题道:“呃,没什么!没什么!呵呵,我就是想确定一下,尉泱他不是负责医疗卫生的嘛,怎么物资方面也叫她管理呀?”

    林俊夫没有多想,当即正儿八经的回复道:“哦,是这样,我看小尉,是女生,人又细心,干活挺扎实的,所以就把这重担交给她了。”

    待得林俊夫说完,处在角落里的胡晓东突然意味深长的追加了一句:“怎么?小唐觉着这么安排不妥?你该不会是心疼咱们尉泱妹子了吧。”

    此言一出,唐小权一张塑脸登时红的跟苹果一样,不过好在他隐没在黑暗之中,众人没法瞧清他的面色,否则他真得找个地洞钻进去了。

    但饶是如此,少有这种被挑弄“男女关系”经验的唐小权还是显得有些无措,他那平日里缜密的思维,灵活的头脑,此时此刻全都成了掉了链子的机器,根本派不上用场。

    最后,无奈之下,唐小权只能是“三十六计走为上计”,在仓促道了句“我饿了,先去热饭”的话语后,便是头也不回,脚底抹油般的逃出了厂长室。

    瞧着年轻人略显狼狈的背影,屋内的林赵胡三人皆是心领神会的乐开了花。

    不过待得笑声终了,林俊夫一席自语又是引得众人一番感慨。

    “这小伙子不错啊!”

    毫无疑问,对于唐小权,屋内三人因为年龄层次不同,所给出的评论自然也是有所不同。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的是,他们对年轻人的喜爱与褒奖却是完全相同的。

    而这一切全都是年轻人靠着自身的实力,在团队每每陷入困难险境之际,力挽狂澜,救团队于水火,不断积累下的赞誉。

    唐小权灰溜溜的跑到楼梯转角,通红脸颊依旧**辣的,他实在没想到平日里稳重大气的胡大哥居然也会在这众目睽睽之下和自己开这种玩笑。

    还好强子他们没在,不然今天自己这脸面……

    唉,苦笑的摇了摇头,唐小权待得稍适沉淀了下心情,便是装作没事人般走下了楼梯。

    一楼的操作间比之2楼要亮堂上不少,两侧硕大的通风窗在将朗月送进的同时,也是为这燥热的“闷炉”带来了些许的清凉。

    唐小权很快便是在席地而坐的妇女间找到了目标的身影。

    “小尉!”

    或许是为了避嫌,或许是为了打气,唐小权并未等自己行到女孩跟前,便是先行提声喊了一嗓子。

    月光下的身影明显一顿,继而缓缓回过了身子,当其瞧见来人的面庞后,赶紧是停下了手中正在折叠的衣服,起身笑颜道:“怎么?小唐,找我有什么事吗?”

    “这个……”很明显,女孩的淡然反倒是叫得唐小权有些局促了,他本就心虚在先,此时此刻更是显得茫然无措:“啊,你在干嘛?现在忙吗?”

    尉泱俏皮的耸了耸肩膀,然后指了指身下的衣服,继续保持笑容道:“还好啦,在整理你们换洗的衣服,我看你好像有些紧张啊!是不是哪里不太舒服?”

    说话间,尉泱本能的便是超前踏前了一步。

    好家伙,她这一步踏出不要紧,直接是叫得唐小权心下一阵小鹿乱撞。

    “没没没没没”嘴巴跟打了结似的连到了数声“没”字,待最后一个“事”字出口的时候,唐小权的脸颊又是不争气的“红了起来”。

    真tm该死啊!唐小权懊恼之余,也是暗骂自己没用!他实在搞不明白自个儿现在为什么一见尉泱,就跟老鼠见了猫似的紧张。

    你说喜欢对方吧,他也不否认,因为近期他的确是感到了自己内心深处对后者涌起了那么一丝好感。

    但说到底,双方的接触时间还不算太长,而就唐小权自身的个性而言,他是不怎么相信所谓的“一见钟情”的。

    所以眼下自己这跟娘们似的情感波动,着实是叫他既无奈又无措。

    尉泱不明所以,眼前人儿的过激反应,令她的疑虑更深,她当即略带质疑的再次反问道:“你确定?”

    “确定!“这一次唐小权没在矫情,他指了指自己的肚子,继而一鼓作气道:“我呢,就是想看下你忙不忙,如果不忙,就麻烦你带我去拿点吃的,我这肚子……”

    “扑哧~”未及唐小权把话说完,尉泱展颜一笑,这道非是她有意笑话前者的“小心谨慎”,而是此刻年轻人所表露出的那份不同于平日“严谨”的无措,令她感到了一种异样的“可爱”。

    唐小权尴尬地挠了挠脑袋,只当是自己说错了什么话,略显不好意思的讪笑道:“呵呵,怎,怎么了?有这么好笑吗?”

    尉泱的俏眉彻底的弯成了月牙,她也看出了唐小权的窘态,知道在这么嬉笑下去,就有些太过无理了,当即纤手微摆,调整心绪正色道:“好了,没事!走,给你弄吃的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