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八十三章 难道被骗了(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一百八十三章 难道被骗了(二)

    

    “应该问题不大,我是跟yao子那边守卫套话套出来的。 看他当时样子不像是瞎胡说。”老徐认真回道。

    适才在yao子里,为了能从守卫那里弄到可靠有价值线索,他特意是在主题前做了很长时间闲聊铺垫。

    待得双方熟悉放松后,他才进入正题。

    而且在提到唐倩被军部带走这茬事儿后,守卫还特意强调了句不要把此事对外说。

    由此更加能说明,此事的靠谱性。

    “嘶,那,那这里驻军会把唐倩弄哪儿去……那家伙有说吗?”

    这才是重点啊,扯再多找不到唐倩都是白搭。

    雷瞳再次追问。

    摇摇头,老徐回道:“这个那家伙也不知道。”

    “嘶~不知道啊,这可真麻烦了啊。不过按理说……唐倩要是真被这里军部人带走,她应该很安全吧?”胡晓东在旁道了句。

    雷瞳随即点头:“没错没错,那家伙说的要是属实,那唐倩现在应该是安全的。”

    胡晓东,雷瞳皆是觉着,有驻军出手,唐倩性命无忧。

    对此老徐也是同感,但他还是如实将守卫推测道出。

    “那个家伙没明说唐倩被带去了哪儿,但是给了几点推测。”

    “哦?”闻及此言,雷瞳,胡晓东互看一样,二人来了兴趣:“连长,那货给了哪三点推测?”

    按照本心,老徐是真不想重新提及。

    毕竟,对方说的事儿实在太扯淡。

    这种有辱军人推测,老徐说本身觉着不爽。

    但正所谓集思广益,在目前不清楚唐倩确切位置情况下,把该说的摊开来说,众人讨论分析后,更容易得出有价值突破。

    反正和三人之力肯定老徐单独琢磨强。

    “第一点,他说唐倩被带走是面有人看了,所以……”

    “放屁!!”不等老徐话闭,雷瞳便是沉声喝骂:“这货脑袋被驴踢了吧,说话不动脑子的啊,妈的,这种话也能说出口!?”

    也难怪雷瞳会这么火大。

    作为一名职业军人,雷瞳这辈子那是把自个儿青春,性命都给了军人二字。

    他也一直用自己行为准则捍卫着军人职责。

    末世前,正式他们这些无名英雄守卫国家疆土安全。

    末世后,为了抗击丧尸,他们失去了多少战友。

    而付出这么多,居然还有人能说出守卫那样屁话。

    不管此言真实度如何,在雷瞳而言,他不能接受有人抹黑军队,尤其是在没有实际证据情况下。

    这也是守卫不在这边,他若是在,保不齐雷瞳直接手教育了。

    雷瞳的突然暴怒,老徐丝毫不觉着怪。

    同为军人的他,在之前听了守卫推测后,同样情绪波动。

    “老徐,这第一点咱们可以略过了,第二点呢?”胡晓东是三人唯一不是军人存在。

    所以他的感觉相对平和,他看出雷瞳面怒容,担心出啥祸端,赶紧是不动声色岔开话题。

    “第二点的话,是唐倩因为疯癫不合群,被军部驱离了体育馆。”

    “干!这王八蛋是有意的吧!连长啊,这种屁话你不会信吧。这货妥妥是抹黑咱军队啊。咱怎么可能把人给支出去?这不是混蛋行为嘛!”雷瞳不出意外再次喝骂。

    但胡晓东在旁听着却有不同想法。

    雷瞳也好,老徐也罢,他们身在体制内,所有现在所有想法,表现,甚至愤怒都是正常的。

    可问题,现实未必那么美好。

    任何行业,职业,老鼠屎都是存在的。

    即便是军队,也不能完全保证没有蛀虫。

    胡晓东不想妄自揣测此地驻军某些人的品性,但既然是分析讨论,该客观分析,不能感情用事。

    而很显然一点,眼下雷瞳,老徐似乎是有点不能客观了。

    可即便如此,即便看出问题所在,胡晓东依然没有开口点明。

    不是他不想点明,而是没法点明。

    你说现在雷瞳那副“亢奋”模样,胡晓东敢确定,自个儿若是开口,绝对会被怒怼。

    闹不好,还会因此跟雷瞳落下不愉快。

    毕竟,在老徐,雷瞳这些人,看待军人荣誉,那是自个儿性命还要重要。

    “小胡,你有什么想说的吗?”

    胡晓东不开口,老徐却是看出他心有保留。

    闻得老徐提问,胡晓东故作随意表情,双手一摊:“还能说什么,一二货不动脑子得出结论,直接说第三点吧,老徐。”

    很聪明也是很无奈避重轻岔开话题。

    雷瞳听后,点点头:“没错没错,小胡说的没错,那一二货,唉,依着我,那第三点连长你也不说了,我算是看出来了,那王八犊子,狗嘴里喷不出象牙来,指望他分析出东西来……哼,笑话!”

    语气充满了不屑。

    站在雷瞳立场,他这么数落,戏虐,看不起守卫完全可以理解。

    然,与此同时,胡晓东站在他客观这角度也是有自个儿看法:“呵呵,雷子,还是叫老徐把第三点说了吧。那小子虽然混蛋了点,但他说的东西也非一无用处,他说的两点,如果不是搁在这里驻军,还是靠谱的,不是吗?”

    旁敲侧击暗示自己心下想法。

    胡晓东不好明说,只能采用这种方式给雷瞳,老徐表明态度。

    不过很可惜,雷瞳现在显然不会似过往正常状况揣摩胡晓东说辞。

    这人啊,一旦认定一样东西很难改变。

    尤其是意志坚定之人,更不消说了。

    雷瞳现在是认定守卫是个嘴巴跑火车的垃圾货,他可不会分析对方话语是否存在合理性。

    “行吧行吧,连长你说你说,不过说了也是白说,那家伙……”摇摇头,雷瞳满脸的不屑于愤怒。

    老徐始终面色如常,一张扑克脸未有太多变化。

    你压根看不出他心下在想什么,但实际老徐一直在观察雷瞳,胡晓东情况。

    诚如胡晓东心下想的那样,他对守卫没啥好感是事实。

    但有一点胡晓东分析的有误,他这次召集两人说道此事是为了集思广益,看看能否也有突破口。

    所以,胡晓东的有意隐瞒,老徐看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