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八十六章 难道被骗了(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一百八十六章 难道被骗了(五)

    

    这老徐到底是老徐啊!

    胡晓东一直以为自己刚才暗示全是白搭。

    没想到,老徐这边还是听出了他话里深意。

    “呵呵,唉,被你看出来了啊。”

    反应过来胡晓东咧嘴一笑。

    完了,他回复说道:“下面的话,我说了老徐你别跟我急啊。”

    毕竟涉及军部问题,胡晓东必须把丑话说在前头。

    老徐听了把手一抬:“说吧,但说无妨,我还没那么容易被激怒。”

    “呵呵,”再次淡笑一下,之后,胡晓东步入正题:“其实也没什么,是我觉着你们看问题角度太过单一了,你们作为军人想要维护军人荣誉权益没毛病,这我能理解。我也相信华夏大部分军人都是好样的。他们为国为民,抛头颅洒热血,值得我们所有华夏人敬畏。但是……”

    话锋一转,胡晓东这是属于典型先给枣,后面要打脸节奏。

    老徐也不插话,静待胡晓东后面话语。

    “但是人无完人,一锅粥里难免会出几颗老鼠屎,我说这些并不是说认定体育馆内驻军一定有问题,我只是想提醒你们,这种可能性存在。既然我们要寻找确认唐倩下落,不能排除所有可能性。”

    点点头,听了胡晓东这席话,老徐基本明白了胡晓东意思:“嗯,我了解你想法了,你提醒的没错,我们是不该在事情没核实前做定论。那依着你的看法,你觉着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做?”

    老徐需要不同主流思想分析,但同时更需要针对分析解决办法。

    胡晓东听后想了想:“具体怎么做,还是按咱刚才说的吧,先挨个核查场内场馆。等没结果,咱们在想法从军部那边找突破口。”

    这是没办法的办法。

    军部那边不是说你相接触能接触的。

    老徐他们过来这边没几天,馆内情况都还没摸熟,更不消说军部了。

    现在只能说找最简单途径进行。

    明白了胡晓东想法,老徐点点头:“好,那咱们去吧。”

    时间紧迫,虽然没能从胡晓东这边得到有价值东西,但是胡晓东的提醒还是非常重要的。

    自己这边看来是有点太过于相信这里驻军了。

    仔细想想,他们能对稽查管理队在馆内搞yaozi这种场所视而不见,已经说明了一些问题。

    排查工作并没想象容易。

    老徐他们不可能直接进入场馆一个个帐篷询问。

    那样的话,太容易暴露了。

    他们能做的最为稳妥办法,是跑到场馆里溜达。

    反正每个场馆都互有走动,老徐等人在内也不会引起旁人注意。

    这样,他们可利用溜达过程进行观察。

    这帐子总是会撩开透气的,这是他们窥探机会。

    虽然麻烦,虽然熬人,但为了找到唐倩,他们不得不这么做。

    天色黑的很快,老徐等人一直忙着监视排查,以至于也没功夫去跟外面弟兄汇报最新情况。

    可他们这不汇报,却是叫叶昊,德里克一行人有些着急。

    其实也不是他们着急,主要还是战车那边黄霜不停来电话催促。

    黄霜没办法,为了稳定唐小权情绪,他不得不对年轻人采取强制手段给对方关了禁闭。

    可这么做,黄霜也知道不是长久之计。

    说一千道一万,唐小权都是自家兄弟。

    尽管他的做法也是为了年轻人及团队两方面着想,但这么把人关着,几个小时还说多过去,一直这么做有点不合时宜了。

    可若是把唐小权放出,他那亢奋情绪,黄霜还真怕他再乱来。

    所以说,黄霜现在最期盼是老徐那边能给出好消息。

    只要眼下能搞到唐倩确切下落,他可以以此去安抚唐小权。

    否则这么关下去,算唐小权没毛病,关久了也得被关出毛病来。

    可打老徐等人进到体育馆内快三个小时了,始终没有收到啥消息。

    面对这种情况,黄霜估计,今夜怕是没啥指望了。

    “强子,行了,下来吃点东西吧,你这都站了几个小时了,我来替你会儿。”

    自打老徐等人进入体育场后,王强一直咱在顶楼边举着望远镜朝体育馆方向望。

    那架势,不知道还以为是雕像呢。

    反正叶昊基本眉尖年轻人动过。

    他知道,王强这多半还是没能从之前事件走出。

    他依然对今天对自己行为抱有愧疚。

    他觉着对不起唐小权。

    所以他始终守着体育馆,想在老徐等人发送情报时,第一个瞧见。

    也算是一种对兄弟赎罪吧。

    对此,叶昊能够理解,他也没有阻止。

    只是眼下天色已经完全昏暗。

    王强这般执着没有必要。

    加今日乌云遮罩,天隐约也是被完全遮掩。

    叶昊之前也有确认过体育馆那边情况,黑暗无光夜色下,即便是透过望远镜瞧望,也无法瞧清馆内情况。

    所以说,王强在那守着毫无意义。

    跟进叶昊推断,老徐他们晚出来递送消息可能性微乎其微。

    可惜对于叶昊的规劝王强充耳不闻跟没听见似的。

    德里克见了不动声色探手拍拍叶昊胳膊。

    完了,着眼示意,意在告诉老叶随王强意思吧。

    一夜无话,直到次日清晨,黄霜也未能如愿收到车队方面来的消息。

    这叫黄霜心理很是没底。

    大早他便是招过罗志才,询问了下唐小权那边情况。

    罗志才给出回复很简单是一句话:“不容乐观。”

    眼下的唐小权被关禁闭出人意料的安静。

    他不吵也不闹,要不是看见他在屋里躺着,罗志才真要怀疑对方是不是出了啥问题。

    但恰恰是唐小权不吵不闹行为,更叫罗志才担心。

    毕竟,俗话说的好,不在沉默爆发在沉默灭亡。

    很多时候,人在心绪烦乱时,发泄出来未必是坏事。

    反而闷在心理长久挤压更容易坏事。

    所以经过商量,黄霜没得办法,最后只能遵照罗志才意思给唐小权“请”了出来。

    这“请”是请了,但对唐小权的看管那是一点不敢松懈。

    眼下不管是罗志才,罗宝春,亦或魏大壮,他们三个主要任务除了看管12号帐篷四人组,剩下是盯着唐小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