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九十二章 地下做活(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一百九十二章 地下做活(五)

    不过呢,这心理不论再怎么着急,嘴上老叶还是保持泰然态度安抚。

    他这也是没办法,作为监视小组队长,他必须对小队工作负责。

    不然真出了状况,团队里人怕是不会跟他讲道理,倒时不管对错,屎盆子都会朝他脑袋上扣。

    这无疑是时下叶昊最为无奈也是最为悲催的事儿了。

    所以……“小德啊,不要太担心了,这俗话说的好,没有消息就是最好消息。老徐他们三个经验丰富,不会出啥太大问题。至于说到现在没消息传出来,我想多半是他们目前还没有实质性突破。所以觉着没必要和咱们联系。”

    话是这么说,但落在实际,每天联系是己方提前商量好的。

    所以就算现实没有实质性突破,也应该例行公事给外面做汇报。

    不过越是这个时候,叶昊越是不能朝这方面说,那样只会让众人更加担心混乱,对局势没有任何帮助。

    而刚好叶昊最擅长就是做忽悠。

    他的说辞,不论是语调还是内里内容,都较为容易叫人接受。

    “唉,希望如此吧。”听了老叶的话,德里克无奈回道。

    叶昊笑着拍拍德里克肩膀:“不会有事儿的,安心。去吃点东西吧,我这边给老黄他说一声,他啊,估计现在也着急的很。”

    能不着急吗,叶昊这边怎么着也就操心情报,可黄霜呢,除了体育馆方面消息,更重要唐小权也是他不得不估计重视对象。

    唐小权自打从房内放出,他倒是一直都很配合没有似之前那般“胡搅蛮缠”,“情绪激动”,但恰恰是他这种过于安静态度叫黄霜心理没底,总觉着会出啥大事儿。

    为了开导唐小权和试探他心下想法,黄霜只要操作室一得空就去和年轻人沟通。

    但基本上,唐小权说话就一个内容:有我妹妹下落了吗?

    除此之外,就没啥多余废话。

    你说就唐小权这个状态,黄霜怎么能不着急,怎能不想了解老徐那边情况。

    这不管有没有唐倩下落,好歹给个回复,让他对年轻人有个交代。

    可现在,每次见到唐小权,面对同样问题,黄霜只能回答没有收到消息。

    昨天那种情况他尚且可以用老徐他们回的晚,来不及回答搪塞。

    今天整整一天还没结果,那就……

    “喂,老黄,收到请回话,收到请回话!”

    真在操作室烦恼来回踱步之际,手台内传来叶昊呼叫。

    闻言,黄霜一个健步窜到车载电台跟前。

    拿过后,赶紧应答:“老叶老叶,我是黄霜,怎么样?是不是老徐那边有消息了。”

    满怀期待,今个儿黄霜也是不止一次给叶昊那边去联系,询问情况。

    不过结果都叫人失望。

    听到黄霜急切应答,叶昊面上也是爬满无奈:“不好意思老黄,老徐那边今天怕是没消息了,我给你就是说下,晚上就没必要等了,你们该休息就休息。对了,小唐他……怎么样了?精神状况可好点了?”

    眼下除了唐倩下落,唐小权心理情绪也是众人忧心焦点。

    这一对兄妹不可谓不是把团队人心揪的“此起彼伏”。

    黄霜哀叹口气,这声叹气已经清楚说明了问题。

    “老叶啊,就现在这情况,你说小唐他怎么可能好。唉,真不知道老徐他们是怎么了,按计划……这都30多个小时过去了,他们怎么着也该和咱沟通下嘛。”

    “嗯,是啊,不过老徐他没消息,可能……是那边有啥特殊情况吧。”叶昊敷衍句。

    他在团队地位较为敏感,所以说话做事必须格外注意。

    至少在被队伍人员彻底接受不能随心所欲表达意见。

    黄霜啧啧舌头:“我也明白这个道理,但是老叶,我能理解,小唐他就……你说这么长时间没个消息传来,我是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小唐询问了。”

    非常能够理解黄霜处境,叶昊也能想象出黄霜目前囧况。

    想了想,叶昊给这个比自己还要入队晚,同时有过不愉快“经历”队友提了个建议:“老黄,必要时候没有消息,你就编点消息嘛。”

    “编?”

    黄霜到底不是叶昊。

    叶昊主业就是骗子,所以扯谎啥的是本能反应。

    之前黄霜来电催促体育馆情况,叶昊就曾想过给黄霜提这个建议。

    但当时还是碍于各种事情搁置了。

    眼下,看黄霜给唐小权“折腾”的没辙,他总算是好心把意见给提了出来。

    “是啊,没消息,你可以编啊。小唐那边有不知道体育馆实际情况。他知道的就是你的消息是从我这边获取的,所以你给他说啥,都是我传达的。”

    明白了!

    给叶昊这么一提,黄霜慕的想起老徐离开时给他特别嘱咐的话。

    对方当时那席话算是个锦囊。

    老徐说,如果己方这边没有确定唐倩下落,唐小权问起,就说在排查。

    毕竟,体育馆场馆众多,这一间间排查本就需要时间。

    而现实,老徐他们还就是在这么做。

    想到这儿,黄霜烦乱的心便是舒坦了许多。

    “行吧老叶,我知道怎么做了。”

    “呵呵,那就好。记得跟小唐说后,把你告诉他内容和我也说下,咱们口径得统一,免得小唐跑来跟我确认,咱对不上就麻烦了。”

    叶昊到底是叶昊,抡起撒谎他还真是行家。

    听了叶昊的额外提醒,黄霜赶紧将老徐告诉他的话给叶昊重复了遍:“你说的在理老叶,那这样吧,我呢,想了下,回头小唐再问,我就跟他说老徐他们在场馆里排查。”

    “嗯,我看可以,这样的话,方面咱在时间上做文章。那咱就这么说定了。在老徐那儿没消息来前,咱就这么对付。”

    和自个儿想法完全一致,黄霜的话可以说是讲到叶昊心坎上去了。

    “好!就这样,你们辛苦了。”

    结束通话,叶昊仰头看了眼。

    这天不知不觉就完全黑沉了下来。

    这两天天气就跟这该死事态样,叫人压抑,很不舒服。

    放下手台,叶昊撩过背包,从内取出水和罐头,完了望向王强,无奈摇了摇头。1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