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九十四章 地下做活(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一百九十四章 地下做活(七)

    在体育馆被举报给体育馆稽查管理队,本身倒是没什么可怕的。
    毕竟,稽查管理队都是一帮渣渣,指望他们帮你主持公道,就是扯淡。

    没有关系,没有好处,他们会帮你?唐倩就是最好例子。

    不过此事要是和军部扯上关系,那绝对吃不了兜着走。

    雷瞳的活儿不凑巧就是军部直接下达的。

    所以说,这打饭的这要是把蔡狗子给举报了,他怕是真没好果子吃。

    偷用工作证骗吃,在体育馆这种物资稀缺地方,那绝对重罪。

    更不消说,还是军部安排的活儿。

    听到这,雷瞳倒是有点佩服体育馆管理方面的睿智。

    也终于明白进来体育馆为啥要给自己这边拍照。

    这一张照片还真是能解决不少问题。

    旁的不说,光是这一个馒头,有了这个照片,就没人敢乱领。

    搁在别的地方,更是如此。

    毕竟,在末世,可不是什么人都有能耐整出照片来做伪证。

    不过一想到蔡狗子会因为此事被稽查管理队人处理,雷瞳倒是乐了。

    他有意调侃一句:“呵呵,还有这事儿,那你这就怂了?你平时不是挺能耐的嘛,怕啥,跟他怼啊。你占着理呢,他真要告,就给他告嘛!”

    围观不怕事儿大!

    雷瞳这话说的倒是没错,蔡狗子呢,也不是没想过跟对方叫板。

    但问题,他现在对老徐,雷瞳这帮人态度不明啊。

    昨天跟老徐去了那地方,蔡狗子一度认为自个儿已经成功混入老徐团队。

    可适才被雷瞳毫不留情训斥,叫蔡狗子又糊涂了。

    所以,在这情况不明事态下,贸然跟人怼,最后真走到稽查管理队那边调查,万一雷瞳有意整自己,不站出澄清,那自个儿可就真的冤大头了。

    哭丧着个脸颊,蔡狗子认怂道:“雷兄弟,雷哥,你就别拿我寻开心了。那边人还等着呢,你赶紧帮忙给过去说下吧。不然弄到稽查管理队,我这,我这……我这真麻烦了。”

    不知道为啥,看着蔡狗子这幅怂样,雷瞳心理还真舒坦了几分。

    “行了,雷子,陪他过去把事儿解决了。”

    老徐给雷瞳示意吩咐句。

    这个节骨眼这要是把稽查管理队折腾过来不是啥好事。

    蔡狗子这厢正在愁怎么说服雷瞳帮忙,没想到老徐开口了。

    而雷瞳呢,本来也没打算怎么着蔡狗子。

    刚才说那些也就算纯粹出于好玩,想要捉弄戏虐下蔡狗子。

    雷瞳可没无聊到有这种手段去“构陷”蔡狗子。

    那样太不爷们了。

    况且,真要对付蔡狗子,雷瞳完全可以凭拳头说话。

    瞥了眼惶恐状态蔡狗子,雷瞳摆手一抬:“瞅你那怂样,怕个ji啊,走吧。”

    起身,雷瞳行出帐篷。

    他这边一走,蔡狗子赶紧是麻溜跟上。

    不过在离开帐子最后,他还是没忘给老徐“拍个马屁”:“多谢啊,老徐,多谢帮忙说话。”

    “去吧!”不耐烦摆手支走蔡狗子。

    老徐现在可没心情跟他多啰嗦。

    等了会儿,一行人浩浩荡荡回来。

    有了雷瞳出面澄清,馒头的事儿很快便是得到解决。

    当然咯,蔡狗子没有放过这跟人讨场子机会。

    回到帐子,老徐没有克扣蔡狗子他们口粮。

    一来,没那个必要。

    说实在,就那么点稀水,克扣毫无意义。

    二来,老徐也不是那种无耻小人。

    当初柳哥他们做的事儿,老徐根本看不上。

    “来,老徐,小胡,这个,咱一分三儿,给!”

    雷瞳说着话将掰开的馒头递到徐仁杰,胡晓东跟前。

    老徐扫了眼,摇摇头:“不用了,你吃吧。”

    “这……”雷瞳尴尬。

    胡晓东见了,笑着补充:“我也不用,你吃吧。你是干大事儿的人,好好补充体力。”

    虽然是句玩笑,但也透着兄弟情义。

    说实话,在这体育馆,老徐等人不同这里“原住民”。

    虽然是末世,但凭本事,他们在外算的上是好吃好喝,至少一日三餐不愁。

    即便是离开了根据地,在车上也同样吃喝不愁。

    所以就体育馆这每日物资供给,与老徐来说……生活质量极具下降。

    他们的消耗也不小,不过能在这个时候拒绝雷瞳好意,尽管这是个很小举动,但落在体育馆,真不是随便什么人能做到的。

    只是他们这样推脱巨额东落在蔡狗子眼里,那是非常不能理解的。

    那可是白面馒头啊,光是望着蔡狗子两眼就已经发直露出贪婪目光。

    他已经许久没有尝过这东西味道了,饶是馒头这东西在过往是最普通面食。

    但在末世,尤其是在体育馆这种成天只有稀水供给地界,蔡狗子此刻心里反应那是相当激烈的。

    你们不吃,倒是给我吃啊。

    只可惜,蔡狗子的鸿源没可能实现,雷瞳压根不存在看他。

    看看胡晓东,老徐果决表情,雷瞳想了想也就不纠结了。

    自个儿现在做着军部给的活儿,要是没有点“硬菜”补充确实不顶用。

    所以说……“唉,那行吧,我就不客气了。”

    “呵呵,瞧你这话说的,我们有啥好客气的。”

    就这么当着蔡狗子一众面,雷瞳三下五除二给馒头吃光了。

    瞅着他大口吃模样,蔡狗子好几次差点脱口叫停。

    好在理智终究战胜了贪念,要不然,被雷瞳怼怕是少不了了。

    吃罢晚饭,老徐将众人招呼。

    没办法,这屋里柳哥等人……指望他们主动离开,显然是没可能的。

    老徐也不好采取强制措施驱离,真要是这么做了,反倒是有些奇怪。

    相继随老徐走出屋。

    到了屋外,几人就今天事情再次进行讨论确认。

    结果自然依旧。

    “唉,慢慢来吧,这件事儿看来不是着急能办妥的。”有些无奈,胡晓东摇摇头,安抚一句。

    事实也是如此,体育馆虽然只有几百人,但分散各处。

    胡晓东他们又得防止被人注意,不能明目张胆探查,所以耗费时间是不可避免的。

    说道这儿,胡晓东慕的想起件事儿。

    当即手拍脑袋:“哎哟,各位,我们……忘了件大事儿啊!”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