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一百九十八章 地下做活(十一)-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一百九十八章 地下做活(十一)

    为人民服务,这都是咱应该做的。

    说实话,听到这些话,尤其是从王建设这种垃圾嘴巴道出这些话时,老徐心理只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抬掌抽他丫的一个大嘴巴子。

    是他娘谁给你勇气说出这种自信话来?

    本来就知道王建设脸皮厚,否则但凡正常人怎么可能在老徐一行人早上刚到馆内就威吓,下午却在知道老徐被招进“稽查管理队”立马变脸巴结呢。

    但听了刚才王建设回答,老徐发现自己还是小看了王建设脸皮。

    这家伙脸皮绝对是比城墙拐弯还厚。

    不过这个时候,有求于人,老徐肯定不好发作。

    更何况,和这种人发作毫无意义,你根本无法改变对方行事,所以“呵呵,还是王馆长觉悟高,我这每天其实就是胡乱溜达,也没做啥实事。”

    变着法的数落王建设。

    王建设能不能领会,老徐不知道。

    但他的话既然王建设喜欢拿他做比,将自己和他行为理解为为人民服务,那老徐不介意自编身份。

    一句每天“其实就是胡乱溜达”,看似自白自己混日子,但实际就是在暗示王建设“不作为”。

    可惜王建设显然不是那种会多想的人。

    他还笑着高捧老徐:“老徐你这太谦虚了啊,那话咋说来着?啊对了,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我们都是为馆里幸存者服务的,咱可不能有骄傲自满情绪啊。”

    故意摆出副领导教育下属模样,王建设这是在打趣活跃气氛。

    但落在老徐眼里却是无比恶心。

    可再怎么恶心,老徐还得配合着来,他当即也是笑笑:“这真是不比较不知道,跟王馆长你比起来,你的觉悟可实在是太高了。我啊,自愧不如,以后要多跟王馆长讨教讨教。”

    “哎哟喂,”赶紧是抬手连摆,王建设接茬道:“讨教?老徐你这话可是折煞我了,我哪有什么资格给你老徐咱可不能开这个玩笑啊。好嘛,要是我真有那能耐,咋到现在还只是个馆长。而你乖乖,这一来就被上面选中进了“稽查管理队”。你知不知道,这“稽查管理队”是多少人气破脑袋想去的。所以啊你就别跟我谦虚了,以后我王某人还得多靠你老徐提携呢。”

    好嘛,这老徐过来本事想找王建设帮忙搭线牵桥的,但不曾想,反倒给对方先行一步,这王建设还指望自己提携。

    望着王建设巴结目光,老徐有点哭笑不得。

    这货到底靠谱不?找他搭线说实话,听了王建设适才话语,老徐有点不确定了。

    一个还需要自个儿帮忙上位家伙,老徐真不知道王建设能否满足自己需要。

    不过既然来都来了,该走的流程还是得走的。

    再怎么说这王建设待在馆内都这么久了,加上混到馆长地位,说明他是有本事的。

    不管这本事是否上得了台面,总而言之一句话,现在能叫他与军部方面搭上线那就最好成了。

    至于说王建设用何种方法,老徐不追究。

    顿了下,老徐顺势引出今日话茬:“我说王馆长你还叫我别开你玩笑,我看是你别开我玩笑才对吧。你看你,还我提携你,王馆长我哪有那打能耐。倒是我这这次过来有点事儿要麻烦王馆长你帮忙。”

    原本还不知道怎么跟王建设提相关事情,现在可好,对方一句话给了自己直入主题机会。

    听罢老徐话语,王建设先是一愣,随即抬手示意:“来,老徐,咱坐下说。怎么着,有啥事儿是需要我做的?你放心,只要我能办到的,一定竭力帮你办。”

    就这话,老徐听的舒服。

    先不管王建设有没有那个能力,但这种“自信”,老徐那是相当“欣赏”啊。

    “呃,这个,我想以王馆长能力应该不成问题。”二话不说,先给王建设戴个高帽。

    老徐知道,就王馆长个性,是很要面子的。

    而正是这种要面子个性在给他戴个高帽后,才更容易叫事情达成。

    老徐是把王建成性子摸得死死。

    果然,在老徐话音落罢后,这王建设开口大笑:“哈哈哈,老徐高抬了。”

    笑完,王建设谦虚道:“我呢,在这馆里倒是有点权力,但跟老徐你比,还差的远呢。我的职权就篮球馆里管用,可你老徐“稽查管理队”的,在整个场馆谁敢不敬你三分?”

    王建设这话都是不假,虽然自个儿是新上任“稽查管理队”人员,但这两天在外巡察,只要挂着“稽查管理队”袖标,走到哪儿,不论男女老少还真的是敬而远之。

    单凭这点就不难看出,这“稽查管理队”在馆里群众基础有多差,他们平日里妥妥没少祸害馆内百姓。

    不过这些不是老徐在意焦点,他这身份再厉害,也只是能吓唬吓唬普通幸存者。

    而这恰恰是老徐不需要的。

    身为管理者,应该想的是如何让此地百姓生活的更好,而非利用手里职权盘剥。

    尽管这是末世,但人类社会要想复苏,就必须采取切实可行的合理建设。

    “王馆长,我刚来,人生地不熟的,啥都不懂,好些事不好办呐。所以这部过来向你寻帮助来了。”懒得跟王建设扯那些有的没的没用东西,他将话茬重新扭转回正题。

    听老徐再次提及,王建设不由也是好奇起老徐此行真正目的。

    他实在想不出有什么是自己可以帮助对方的。

    毕竟,站在王建设角度,他和馆内大多数幸存者一样,都直觉认为这“稽查管理队”人是无所不能的。

    所以“嘶,老徐遇着麻烦事儿了?还有你解决不了的?说来听听,我帮你参谋参谋。”

    话虽说的敞亮,但实际,王建设心理也是有些打鼓。

    他隐隐觉着徐仁杰这次过来,恐怕没那么简单。

    连他“稽查管理队”身份都摆不平事情,估计是个大“麻烦”。

    抬眉望向王建设,老徐撇撇嘴巴,故意整出副苦恼模样。

    他知道现在自个儿显得越迷茫,才能越激发起王建设帮忙解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