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零三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零三章

    老徐天真吗?自然不会!

    老徐现在做展示的一切,基本都是他有意为之的做戏。

    点点头,老徐故作恍悟状,完了继续顺着自个儿需要话茬开口:“有道理,有道理,唉,那这丫头也正是挺可怜啊,被人糟蹋了,还被做那判决,完了又被送那地方,搁着谁,怕是都得疯吧。”

    “哼,这是自然。听说她进了那里,没多久就又搞出事儿来了。”

    “啊,是吗?有怎么了?”无疑,王建设这番话,是老徐之前没有听过的。

    “怎么了?她在那里面撞墙寻死。”

    闻言,老徐心理咯噔一下:“撞墙寻死,那最后怎么样?死了没?”

    “那到没,被看场守卫发现制止了。不够后来她又来了几次,看场子那边实在没办法,就给上报了。”

    “之后呢?”关键点来了,老徐紧接追问。

    “之后就被军部带走了呗,你刚不也说了。”王建设理所当然看了老徐一眼。

    老徐满脸正色:“军部带走?这不大可能吧?”

    “这有什么不可能的?”王建设反问。

    “军部带她走做什么?再说了,军部过来见了馆内yao子不采取措施?”这个问题老徐之前有问过看场守卫。

    眼下,值此机会,老徐倒是很想听听王建设怎么说。

    “为什么要采取措施?哼,军部要真打算采取措施,早就动手了,还会等那时候。你该不会真当你们稽查管理队在这馆内做的事儿军部不知道吗?”

    王建设一番话给老徐问的有些无语。

    不过很快他便是调整思绪道:“这里事儿军部都知道?那他们……”

    “唉,所以说老徐,你有时候把问题想的太美好了,军部也是人,你看这体育馆,几个号人,想要管理不是件容易事儿啊。如果你是指挥,下面有稽查管理队这样一个队伍,帮你把馆内治安管理的好好的,你会出手干预吗?这是末世,不是过去文明社会,既然是末世,很多事情都是在变的。军部对馆内事儿视而不见,或者默许,也是一种进步嘛。”王建设理所应当给老徐做起了教育。

    他是真把老徐当成傻蛋了。

    老徐可以不在乎王建设把自己当傻蛋,但对方对军队的那番自我理解,妄自揣测,老徐无法接受。

    虽然不清楚这体育馆驻军为何对稽查管理队很多扯淡做法视而不见。

    但老徐始终坚信一点,那就是真正的军人荣誉至上,只有时刻将保家卫国,维护郭嘉人民生命财产安全作为己任的军人,才能称为真正军人。

    否则,就是穿着军装的混蛋!!

    深提口气,老徐强压下心头火气:“那这唐倩现在不知道被军部哪个人收留了啊?”

    眼眸递向王建设,老徐追问。

    摆摆手,王建设当即果决回道:“老徐啊,我刚不是给你说过了,这种事儿不好乱说的!唐倩究竟是不是被军部人带走,说实话,这也都是坊间流传的。那女的最后怎样,我不清楚。还有以后可千万别在说什么上面人弄女人这种事儿。被追查,要倒大霉的!”

    王建设讳莫如深态度叫老徐心理更加担心唐倩安危。

    老徐目前很难从王建设这只老狐狸嘴脸瞅出他最后一句话真假,也正是因为此,让他对唐倩下落更加迷离。

    再次点点头,这次与王建设谈话,老徐依旧没有得到唐倩下落线索,相反,事态似乎变的愈发复杂。

    心理有事儿的老徐此刻也没啥心情再继续跟王建设套话了,况且看王建设这自危戒备态度,老徐也是自认没可能掏出啥更进一步话里。

    所以……“那行吧,王馆长,这时候也不早了,我就不打扰你休息了。我刚拜托你的事儿,还请帮忙多担待。你放心,这当间有啥需要打点的,你直管给我说,我来想办法。”

    “嘿,说什么“请”不“请”,你都说了咱是兄弟,兄弟的事儿就是我的事儿,我王建设别的能耐没有,但对兄弟肯定没话说。我这边会想法子给你搭线的。不过这需要时间,你可不能着急。”

    能不着急嘛,眼下老徐缺的就是时间。

    可王建设这么说了,老徐催也没用。

    点点头,在道了声“明白”后,老徐掀帘走了出去。

    离开王馆长帐篷,老徐径直出了场馆。

    这个时候,胡晓东,雷瞳还在外面排查,他自然也不能闲着。

    最关键,适才和王建设一番套话,老徐现在心理很烦乱。

    尤其是在得知唐倩撞墙这个之前从未听说事情后,老徐越发担心唐倩目前情况。

    人啊,一旦有自杀赴死念头,就说明对生活丧失了信心。

    不过这也难怪,就唐倩所经历的那些事儿……被12号帐篷一群畜生侵犯后,本就已经心神疲惫。

    原以为可以靠着稽查管理队审判对12号帐篷6个畜生进行判决,dna没想到最后竟然说她为了食物甘愿做那种事。

    这样结论对于一个女孩来说,就是践踏。

    加上唐倩年纪摆在那儿,她失控完全可以理解。

    要是唐倩真的自杀死了,那可就……

    老徐现在旁的不怕,你说场馆排查,多花点时间,终归有个盼头。

    可若唐倩对生活失去信心一心赴死,那恐怕真的凶多吉少了。

    带着沉重心情,老徐走出场馆,他漫无目的在廊道溜达。

    他本意是想去别的场馆执行排查行动,但是复杂的心境以及对唐倩生死下落的担忧,叫他心思很难集中。

    “老徐,你出来了?”熟悉声音从身后传来。

    老徐扭过脸:“小胡。怎么样,排查的如何?”

    很希望这个时候胡晓东能给自己一个意外惊喜。

    不过现实总是残酷的,华晓东耸肩摇头,哭丧脸颊道:“没有进展。”

    情理之中的事儿,老徐并没太大反应。

    毕竟,此事他的心里早已翻江倒海。

    “你这边呢?跟王建设那边说清楚了吗?”

    点点头,老徐肯定:“跟他说清楚了。”

    “他什么意思?愿意帮忙牵线搭桥吗?”胡晓东继续追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