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零四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零四章

    “嘴上是同意了,但是具体……哼哼,谁知道呢。”老徐可不是傻子,王建设之前自以为是的一套,老徐心理怎会不知对方想把他当冤大头。

    不过给出的物资,老徐也不亏。

    这些东西对他算不得什么,能跟王建设拉近关系,让对方觉着自己有用,也不失为一种投资。

    即便老徐不喜欢和王建设那种垃圾打交道。

    “呵呵,明白,明白,那种人说话就跟放屁样。不管怎么说,和他接触了,咱也算是多了一种选择。”胡晓东安抚句。

    “这事儿情况是这样,另外呢,我还跟他套了点唐倩的事儿。”

    老徐本来不想给胡晓东说道这事儿的,毕竟,王建设给的线索,基本和守卫,老大妈那边得来差不多。

    唯一差异就是唐倩寻思这事儿。

    你说这事儿给胡晓东说,其实也不能从对方那得到啥实质结果。

    但是老徐现在心理烦乱,他需要有个人跟他排解。

    所以……言简意赅把王建设那边得来事情给胡晓东说了下。

    听罢之后,胡晓东眉头渐渐蹙起,很显然,他对唐倩撞墙一事也是颇为担心。

    时间分分秒秒的过,他并不会因为某个人的烦心或者怎样就停下来等待。

    新的一天,新的开始,说的眼光点,也是意味着新的希望。

    只是今天对于胜利者联盟驻守村落队员似乎并不那么美好。

    今日是胜利者联盟团队跟光头党团队约定交货日最后一天。

    若是今天华表,王忠瑜还不能带着物资返回,那后果……不堪设想。

    打开窗帘,李国一脸担忧望着窗外。

    这一大早的,天空便是乌云压顶。

    李国本就无心烦躁,眼下再见这阴郁天气,更是心理不舒服。

    林俊夫支在登上,这段日子,他也是没闲着,身有伤病,还一直旁边帮忙李国。

    没办法,年轻人在搞科研这块是把好手,但心理承受力,以及相关事情处理上还是颇为欠缺。

    说实在的,也就是有老林在旁策应,否则李国真的要疯了。

    “老林啊,你说今天华子他们会回来吗?”同样问题,这些天李国就跟个复读机似的已经不知道问过多少遍了。

    老林想也不想,习惯性脱口:“放心吧,我相信华子他们能力,他们肯定会按时赶回的。”

    话是这么答,不过老林心底那是一点底气没有。

    一个礼拜功夫了啊,他俩搞物资,要回来早该回来了。

    而这么久过去,依然没两人消息,老林的心其实跟李国一样复杂。

    只是他清楚,自己现在就是村子顶梁柱,他若是倒了,可真就完了。

    退一万步不说,真要是华表,王忠瑜在外遇到啥麻烦,回不来了,这光头党过来,村里总得有个人承担这些。

    而作为村里指挥,华表离开,老赵死了,他林俊夫责无旁贷得在这紧要关头站出来,哪怕以命相抵。

    “坐下了,喝点水吧李国,你看看你眼上黑眼圈,你这样可不是办法。”

    李国这些日子为了物资事儿可以说是愁坏了。

    加上每天还要给家里几个重病号处理伤势,简直就是身心疲惫。

    林俊夫真担心,不等光头党过来找事儿,年轻人自己便是先行垮了。

    只是,人在烦心时,你再劝都没意义。

    诚如老林自己,他心理有事儿,明知道着急没用,但同样根本没法停止心理活动。

    坐是坐不住,李国就这么一如既往来回在屋内溜达。

    大概似这般焦躁了差不都半个多小时,慕的手台内传来段成伍呼叫:“小李,小李,收到请回话!收到请回话!”

    这段日子,每天段成伍都会给村里进行沟通。

    段成伍知道自己不能过去帮忙村里做事,毕竟谁都不清楚光头党是否有在暗地里布置眼线。

    但他虽然不能去村里做事,却是可以透过无线电与村里联系,做些安抚工作。

    尽管这些安抚并不能起到什么实质作用,也不能帮队员分担啥麻烦事儿,可至少能替李国排解下精神上的压力。

    这人嘛,烦心时,有人诉说和没人诉说绝对两种概念。

    李国听得桌上手台呼叫,三两步走过,赶紧应答:“小段,我是李中,有啥事儿吗?”

    “注意,我这边发现两辆车子正快速朝村落移动,看车型很像是光头党的!!”

    段成伍的话相当急促,但没个字眼都清楚传到李中耳里。

    当听到段成伍嘴中道出“光头党”三个字时,李国心中不由咯噔一下。

    随即,几乎是下意识按下通话按钮,脱口问道:“他们过来做什么?我们约定交货期不是七天时间吗?”

    时下最叫李国,不准确来说是整个胜利者联盟村里留守队员担心的事儿,就是光头党过来了。

    “你说这可咋办啊小段,华子他们还没回来,这帮家伙要是来讨要物资,我这儿拿什么给他们啊?”

    之前村里倒是囤积有不少物资,但在战斗后,全部被赫雷下令掳走了。

    仅存那些物资,这段日子,给受伤越贵山他们分分弄弄,也是所剩无几。

    山上嘛,有物资可以攻击,可问题,人家车子已经过来,就算段成伍有天大本事也不可能赶在光头党车子过来前,给运下山呀。

    眼望镜头里移动车辆,段成伍安抚一句道:“现在他们过来究竟干什么还不好说,如果这要是来要物资,小李你就跟他们说,咱们约定时间是七天。叫他们再容我们一天。”

    话是这么说,道理李国当然也明白。

    可问题,光头党那边目前是处于绝对强势位置。

    你说之前,己方村子还在,要人有人,要枪有枪。

    那时候你跟人谈条件,你有资本,可以这么做。

    但眼下,望着面前满目苍翼村落,以及屋里一群重病号,李国实在想不出光头党要卖自己面子理由。

    不过时下有什么办法呢?

    李国无奈回道:“行吧小段,我知道了,眼下也只能按你说的做了。”

    段成伍能听出李国的无奈。实际他心理也非常着急,只可惜这种着急注定无用,远在山上段成伍并不能帮李国做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