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零五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零五章

    之后,段成伍不断将车辆情况透过手台给李国汇报。

    听着段成伍的汇报,以及外面越来越近引擎轰鸣,李国一颗心跳的越发激烈。

    说实话,饶是,之前大战,他都未向现在这般紧张。

    不过也难怪,那个时候,李国是被团队保护,待在屋内做监控。

    整个战斗过程,他除了操作无人机做了手雷投掷外,压根没有直接面对枪零弹雨,所以感受不到那种紧迫也在情理。

    但眼下,华子等一线战斗人员外出搞物资的外出搞物资,受伤不能动的受伤不能动。

    现在,没人再能保护他。

    相反,他得保护其他人。

    吱呀,伴着声刺耳驻刹,段成伍口中两辆车子相继闯进村落,听了下来。

    “哒哒哒!”光头党众下车,朝天鸣枪示警。

    这是相当嚣张举动,不等李国从枪声震惊中回过神,男声高喝骂咧声紧接落入其耳际:“村里人呢?都死了吗?还有喘气的赶紧出来!”

    “哒哒哒!”又是一通胡乱扫射。

    “出去吧,李国,别紧张,我陪你一起!”看出李国很恐惧,林俊夫上前拍拍年轻人肩膀。

    丢下这句,便是兀自打开门行了出去。

    “各位光头党兄弟,别开枪了,别开枪了,来人了!来人了!”走出的林俊夫抬手示意匪众冷静。

    对方总共两辆车,一辆越野,一辆货车。

    看这架势,对方多半是来讨要物资的。

    特别是在见了那辆货车,林俊夫的心瞬间凉了一截。

    “呵呵,我还以为胜利者联盟弟兄都死绝了呢,原来还有人啊。”车门打开,一个男人从上悠哉走下。

    林俊夫定睛一看:“伊……”

    “啊,真是难得,林先生居然还记得我。”

    伊光头,林俊夫怎么可能不记得这货。

    己方经历所有这一切就是从这中年光头开始的。

    当时光头带着所谓的联盟诚意而来,不过最终胜利者联盟等来的是一场扫荡之战。

    “伊先生真是说笑了,我怎么会不记得你呢。”林俊夫很礼貌笑道。

    这个时候,纵使他再怎么对面前人不感冒,为了大局他也得惹。

    “哦,呵呵,能记得就好。说起来,但是咱们那次接触,我对林先生影响可是很深刻呀。”

    能不深刻吗?当时老林为了达到确认光头说话真实性,那是没少拿枪吓唬光头。

    不过此一时彼一时,老林如何都不会想到,风水轮流转,自个儿也会在对方带来的人和枪面前示弱。

    “啊,想想我还真是感慨。林先生,你说当初你们要是接受我的提议该多好。要是接受了,也就不至于搞成这样。怎么样,说句心里话,你现在后悔吗?”

    听着像是很友好询问,但从伊光头眸中戏虐眼神林俊夫能够看出对方的嘲讽。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

    尽管林俊夫不愿承认己方败了,可就目前形势而言,强做姿态毫无意义。

    老林必须为村里那些受伤兄弟着想,所以……垂下脑袋,林俊夫故意长叹口气,完了慨叹回道:“后悔嘛,是肯定的,你看看我们这里样子,原来……唉,不提也罢呀,不提也罢。这年头没有后悔药,我们当时有自己难处,做那决定也是迫于无奈。不过如果可以重来,我想我们会慎重考虑伊先生的提议。”

    说的相当诚恳,纵使心理有千万句***,落在表面林俊夫依然说的坦诚。

    光头中年人听罢后,垂脑冷笑两声:“呵呵,你能后悔,我感到欣慰。只是……”

    话至此处,原本还算和善伊光头猛的飞起右脚冲老林腹部便是飞踹一脚。

    毫无防备林俊夫本身身子骨就虚,被伊光头偷袭后,身形后撤,脚步晃荡,险愈栽倒。

    好在后面有李国眼疾手快,探手将之拦阻,否则,林俊夫被伊光头踹个四脚朝天那是妥妥的了。

    “老林,你,你没事儿吧,怎么样?”满脸担忧,李国很是林俊夫状况。

    如果搁着过往正常状态,说实话,就李国这脚,老林还真不会觉着怎样。

    但问题经过之前与光头党大战有伤在身,加上为了给越贵山这样重病号保证足够营养补给,老林自个儿每天口粮很糟糕。

    所以日渐虚弱身子在遭受伊光头蓄意一踹肯定招架不住。

    整个面容完全扭曲在一起,林俊夫手扶着肚子,内里就跟遭了飓风般山呼海啸,波澜起伏。

    对此,伊光头冷眸望着地上林俊夫,表情戏虐。

    摆摆手,在稍微调整两下后,林俊夫勉力挤出丝笑容:“我,我没事儿,小李,别,别太担心了。”

    李国为了物资事儿已经几宿难以合眼了,老林知道,如果这个时候自个儿若是垮了,那年轻人最后依靠也就没了。

    所以不管身子有多不舒服,老林都必须坚持。

    只是他目前状况,明显和他言语中所谓“没事,不用担心没啥关系。”

    “来吧,小李,扶,扶我起来。”

    说着话,老林手搭李国肩膀,在后者帮扶下,吃力从地上站起。

    这时,伊光头斜眉笑道:“刚才这脚知道为什么踢你吗?”

    老林怎么知道伊光头为何踢自己,无疑,这个节骨眼,对方想怎样都可以,哪里需要什么理由。”

    只是眼下既然对方这么问了,老林还是得配合回答。

    脑子转了转,老林回道:“应该是我们刚才出来迟了吧,真的很抱歉,家里伤病太多,一时来迟了,还请伊先生见谅。”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如果老徐他们在,老林何至于需要这样低三下气和面前混蛋说话。

    可惜现实没有如果,伊光头听了林俊夫回答,抬手捋了把光头:“哼,出来迟了?你把我伊某人看成什么人了?我告诉你,我是有素质人,我可不会为了这屁点小事儿就动手教训你。不过既然你提了这点,我也给你提个醒。我这人呢有素质,但我下面跟来这些兄弟他们可是急性子,以后我们再来,你可记得要提前出来等候迎接。这做下属供应单位,就该有个做下属样子,明白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