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零六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零六章

    素质,听得伊光头嘴里说出“素质”二字,林俊夫真想冲上前甩伊光头两大嘴巴子。

    就他们这帮混账还有资格配说素质?

    谁他娘有素质跑人家里撒野?

    谁他娘有素质一言不合就踹人?

    谁他娘有素质夺人村子,抢人物资?

    只可惜,这些质问只能埋在心底,至少在机会成熟前,老林必须忍辱负重,卧薪尝胆。

    “伊先生说的,我们记住了,我们以后会注意这方面礼节。”

    “嗯,这还差不多的。那继续说吧,知道我刚为什么要踹你那脚吗?”

    还来!

    林俊夫眉头微蹙,很显然他不清楚伊光头葫芦到底卖的什么药。

    不过呢,有一点可以肯定,对方这般执着询问,肯定是没安好心。

    “我……”

    “怎么,不知道?”扬起眉毛,伊光头脑顶秃瓢锃锃发亮。

    林俊夫听后,摇头回道:“真是不好意思伊先生,我这人脑子笨,还请伊先生明示。”

    该来的总会来,目前情况,林俊夫清楚不管己方怎么弄最后该承担的还得承担,这伊光头来者不善肯定不会放过己方。

    所以,既是如此,也就没必要跟对方绕弯弯,耍心思。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林俊夫以退为进。

    “哼哼,你不记得也难怪。毕竟,年纪摆在那儿嘛。其实我吧,这个人记性也不是很好。但是呢,谁要是对我做了叫我不舒服事儿,那我这脑子绝对会记一辈子。”

    意有所指的话语,林俊夫隐隐感到有些不对劲。

    这伊光头明显是针对自己,但他到底想表达什么了?

    林俊夫心下依旧疑惑。

    “行了,你也别在那费脑子想了,我啊,实话告诉你吧。事情呢很简单,我之前过来给你们谈合作,你拿枪指着我,还记得这事儿吗?”

    此言一出,林俊夫登时明白伊光头用意。

    他刚才就是种觉着好像哪里有问题,没想到是这茬事儿。

    事实来说,伊光头那天来谈合作,老林和老赵各有分工。

    老赵唱白,老林唱红,过程中老林的确数次用枪威胁光头。

    不过这事儿,林俊夫早就忘了。

    毕竟,那时候他仅仅是出于吓唬目的,并没想过真的动手。

    可他不想,不代表伊光头不惦记。

    要知道,时下距离那日已经过去一周多时间了。

    在林俊夫看来,那屁大点小事用不着惦记那么久吧。

    但现实情况是,伊光头还就惦记清楚了。

    由此也足可见此人的小心眼。

    面对伊光头此般状况,林俊夫知道今天己方怕是不会有好果子吃了。

    现在还仅仅是当时恐吓对方就能“记挂”这么久。

    那待会他要物资己方拿不出,岂不是……

    面露深深犹豫之色。

    而林俊夫这番神采落在伊光头眼中,却是叫他很舒服。

    “原来是那天的事儿,我明白了。”先行肯定句,这档子事儿想靠沉默避过显然不可能。

    既然是因自己而起,老林便是勇敢承担。

    “哪天我确实对伊先生做了些不礼貌事情,你这脚踢我没话说。不过还是想请伊先生理解,我那么做,在当时情况下也实属无奈……当然咯,我也知道,现在说这样没啥意义,但是……”

    “行啦!”把手一抬,伊光头打断老林话语:“不会找理由就不要找理由,既然你都说了现在说啥都没意义,那就闭上嘴巴。况且看你这样子,也不像会找理由人,我说的对吗?”

    给伊光头一席话弄的,老林还真是不知道该说什么。

    “是,伊先生看问题真是透彻,我这人的确不太会找理由。”

    林俊夫顺着伊光头话茬道。

    伊光头随即冷哼:“哼,不用给我戴搞帽子。我这人一是一,二是二,之前的事儿,刚踹你一脚咱就算了了,我呢不会欺负你,不然回头叫人知道了,还以为我们光头党做事儿不地道。”

    你说这话多可气?

    明明打了人,还给自己标榜多高尚。

    只是眼下伊光头说话再怎么离谱,林俊夫都必须接受。

    “是,是,多谢伊先生,伊先生大人不记小人过真是叫我汗颜。”

    “你别汗不汗颜了,我们这次过来知道是干嘛来的吧?”

    正题,终于到了正题。

    听得伊光头这话脱口,李国在后本就紧张心境更是一揪。

    老林心底同样如此,只不过他在末世经历颇多,定力各方面自然要比李国强太多。

    在故作惊诧于李国互看眼后,林俊夫摆出副丈二摸不着头脑模样道:“伊先生,这个……我们真的不太清楚呀。”

    “什么!?你妈的跟兄弟们装蒜是吧!?我们来干什么你们他娘的心里没点b数吗?”

    不等伊光头开口,旁边光头党当中当先一步冲出。

    老林再次做戏朝后退了两步,完了满脸惊恐,无辜道:“这位兄弟,真的抱歉,我,我们真的……”

    “干!伊队,这帮货跟咱揣着明白装糊涂呢!要不要我……”

    “唉,冷静点!别让人看咱笑话!”伊光头出声制止了下面人的飙怒。

    完罢他上前一步,冲着林俊夫道:“林先生,何必跟我们搞这些呢,我们来做什么我相信你很清楚。我希望你还是能够坦诚点面对。不然的话,我刚才也说了,我这人脾气好,讲道理只限于我个人,但我身边这些兄弟……你也看到了,他们都没什么文化,他们可不会像我一样讲道理,所以呢……你现在知道我们过来做什么的吗?”

    扯了一通看似规劝的话语,但实际,傻子都知道他这是明规劝,暗威胁。

    林俊夫自然知道光头党一众嘴巴里所提事儿指的是啥。

    他们费尽驱车跑来不为物资还能为啥。

    但问题,现在华表,王忠瑜没有回来,你叫林俊夫这边拿什么去给伊光头。

    着目瞥了眼,村外路口。

    老林眼下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可能拖时间。

    虽然这种做法单就现实意义并不能给己方困境带来太多改变,但……华子啊,拜托你们真的得抓紧赶回了。

    摇摇头,林俊夫继续装傻:“不好意思伊先生,我这边确实是不太明白你们过来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