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零七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零七章

    眉头蹙起,伊光头怕是也没想到林俊夫会这么执拗。

    不,不能说是执拗,正确说法应该是……“你小子脑袋是被驴踢了吧?伊队,我看这小子就是敬酒不吃吃罚酒,让我去教训教训他!”

    手下眼望伊光头。

    伊光头呢,似是没听见般,悠哉从兜里摸出烟盒,完了从内掏出根烟来。

    送入口中,用力吸了下,眼睛望向他处。

    手下见状,立马是明白了自己这位队长用意。

    当下,转过脸,看了眼前方林俊夫。

    不好!此情此景,伊光头尽管没有开口说话,但很显然他的行动已然是默许了手下提议。

    由此也足可见此人凶恶,这是典型的当了表子还要立牌坊。

    “小子,跟老子装大头是吧,不知道我们来干嘛的,成!既然你不知道,那老子就来给你俩醒醒脑。”

    光头党党众提着拳头向林俊夫靠近。

    李国见罢,xiongkou噗噗直跳。

    这个时候是否还有必要继续这样“强硬”下去,李国终究是耐受不住,他小声在后嘟囔句;“老林,要不咱们……”

    当然明白年轻人想说什么,但林俊夫还是充耳不闻径自开口:“这位兄弟,有什么话好好说嘛,伊先生,我们不清楚你们来意,还请明示啊。”

    老林照旧装糊涂。

    没办法,他现在得想法拖时间。

    尽管这种拖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有何意义,但是他没的选择。

    回头看了眼伊光头,后者毫无反应,诚如林俊夫装糊涂一样,他也吸着烟,权当啥都没听见。

    有了伊光头的无视默许,上前手下眼眸亮色狠色闪过:“看来你今天是铁了心要跟咱找麻烦啊。”

    眼瞅着对方就要出拳开打,关键刹那,林俊夫果决开口:“先等一下,我想问个问题先。”

    “问个问题?他娘的现在是老子在问你问题!!明白不?”

    “唉,让他说,人家有问题要给人提嘛!”终于,在后装着吸烟的伊光头开口了。

    他开口,手下自然不好啰嗦。

    抹了把脸,手下因为不能出手发泄心理有些不太舒坦。

    “妈的!说啊,伊队叫你们说没听见啊,他娘的赶紧的,有话就讲,有屁就放,速度点!!”朝地啐了口吐沫,手下汉子显得相当蛮横。

    对于这种蛮横家伙,老林见得多了。

    不仅是末世前当交j日子,还是末世后,他遇到过太多类似混账。

    没有理会对方蛮横,老林继续装着扶惊骇模样正色说道:“是这样,你们问我们你们来干什么的,这件事真不是我们有意跟你们找麻烦,我们是真不清楚。如果非要说,这边似乎只有物资这档子事儿……”

    “呵呵,”突然发笑,伊光头吸了口咽后,轻轻吐出,完了笑道:“看来你终于是想通了,我就说林先生不会是那种不开窍家伙。这个时候跟我们装傻没有意义,那样只会让你们遭受不必要打击。”

    “伊先生,你看你这话说的,你,你就是给我个胆我也不敢现在跟你玩心眼呀。”老林相当认怂回道。

    伊光头听后,冷哼一声:“哼,别扯其它没用的了,现在你也清楚我们来意了,接下来该怎么做,不用我多给你们说了吧?”

    “这个,”林俊夫当然知道对方意思,只是目前他可没物资提供给伊光头。

    所以嘛……“伊先生,你的意思我明白,可是,按照咱们之前约定,这交货期限不是一周嘛,这么算起来,应该是明天呀。”

    “妈的,小子,你少他妈给我们耍花样啊,什么一周,两周的,今天他娘的就是交货期!!”手下骂咧句。

    林俊夫哭丧脸颊:“对不住啊这位兄弟,不是我想耍花样,只是,只是这是咱们之前说好的呀,一周时间,这还差一天,伊先生你看……”

    手下脾气暴的很,这货明显就是单纯找茬。

    所以老林知道跟面前混账讲道理,那根本是对牛弹琴,没啥意义。

    更何况,就算能说服手下,他的地位身份也不足以改变现状。

    老林主要攻破对象还得是伊光头。

    “林先生啊,你现在跟我说这个,不觉着很有意思吗?你是认为我现在过来有问题?”

    “不不,伊先生,我不是说你过来有问题,你过来我们随时欢迎,但说到物资……这是咱之前和赫老大说好的,他答应一周一次取货。我这边也是按这个安排的。”

    “呵呵,赫老大也搬出来了,你现在开始威胁我了?”微眯眼睛,伊光头面色不善。

    “不是,不是啊,伊先生,我,我,就我们现在这个情况,有可能威胁你吗?我只是把真实情况给你做个解释。”

    “解释个屁!今个儿我们就过来取物资了,你他娘的咋地!”手下不耐烦呵斥。

    林俊夫还是摆着为难模样:“别冲动,别冲动兄弟,咱有话好好说,有话好好说嘛。刚才我不是说了,你们过来我们随时欢迎。我们既然加入光头党,大家就是兄弟。兄弟之间我怎么会不欢迎各位。”

    “少他妈给我说什么兄弟,你们算个屁啊?还兄弟?也不去撒泡尿照照,还真把自己当个人物了啊,妈的,一群被我们打成丧家之犬的狗,你们是狗懂不,是我们光头党养的狗!啊哈哈哈!”

    手下放声大笑。

    侮辱啊,这绝对是侮辱。

    虽然在末世也待了这么久了,遇到过不少垃圾人,也遭到不少被人践踏尊严事儿,但论到被人当狗,这绝对属于首次。

    之前华表迫于无奈投降归顺光头党,老林就没想过能在光头党底下好好过日子。

    可他无论如何没想到,有朝一日被对方称作是狗。

    拳头不由捏紧,老林也就是身体状况不允许,不然搁着他过往脾气恐怕真会控制不住上手抽他丫的。

    事情到了这步,林俊夫人是不能打,但话却必须得说。

    “伊先生,这位兄弟这话说的未免有些太过分了吧?”

    “妈的,你说什么!?你他娘的还敢说老子说话过分?妈的,一只狗也敢跟老子面前吠了?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