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零八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零八章

    “伊先生,这个时候你不应该说些什么吗?”

    和手下说再多都只会让情况滑向不可控境地。

    “难道这个时候我应该说什么?”伊光头反问句。

    “伊先生,我不想找麻烦,你们来我们也很欢迎。但是有点我必须说清楚,我们当初同意加入光头党,赫老大是给予我们平等权利的。这位兄弟现在说我们是光头党养的狗,我就想请问这是他个人意思,还是光头党意思?”

    不卑不亢,林俊夫眼下回复他过往应有态度。

    当然,尽管老林现在表现强势,但他心底明白,这么做最终能有多大效果,显而易见,指望靠着这个改变场上局势,那妥妥是不可能的。

    “妈的,你算个屁啊,还我个人意思,还是光头党意思……你真把自己当人物了!!做狗还他妈好意思谈平等,我告诉你你们这群狗就该有做狗的觉悟,你见过啥时候狗有资格和人平等对话了?”手下直接给老林说的怼回去了。

    没有搭理手下,老林目光落在后方伊光头身上,同时着重语调:“伊先生,难道这就是赫老大当初给我们承诺光头党对待下面组织态度吗?”

    老林有意在赫老大三个字着重音调,很显然,他是想拿赫老大来压伊光头。

    他这也是无奈之举,因为就目前村子状况,老林清楚,己方这边已经没什么可以叫对方忌惮的。

    他现在唯一能拿来做点文章,并可能叫伊光头有反应的只有赫老大。

    还不错,伊光头听了老林这番话,终于是开口了:“唉,老林,话可不能乱说啊,我们光头党做事一直是很守信用的。之前开战,也是因为你们不听劝告执意所为。再说了,我们要是真的两面三刀,说话不算数,你觉着我们能搞出像现在这种规模吗?那还不是得跟你们一样,在这末世苟且啊!”

    损人不待脏字。

    如果华表听了这些,不知道之前他是否还会做出投降归顺决定。

    “这么说伊先生是不难我们当人看咯?”老林跟进一句。

    伊光头耸耸肩膀,邪笑道:“老林,这话是你自己说的,我可从来没有不把你们当人看。”

    “是吗?既然这样,这位兄弟说我们是狗什么意思?”老林继续拖时间。

    在狗的问题上纠结,根本没啥意义。

    因为不管对方是否把老林他们当狗,也无法改变他们光头党物资供给奴隶现状。

    老林目前所做一切,说白了就是为了拖时间。

    “什么意思?没什么意思,我不认为他说的有什么毛病啊。”伊光头理所当然耸肩回道。

    听完伊光头回答,老林面色更加难堪。

    “呵呵,看来是我们理会错赫老大意思了,看来我们想跟着光头党吃香的喝辣的是太天真了。”

    没有搭理老林废话,伊光头冷笑说道:“老林啊,你也这一大把算数了,怎么看问题说事儿还跟小孩一样呢。之前和你打交道,我觉着你挺聪明一人呀。咋现在经过一战后,变迟钝了?”

    望着伊光头,老林默然。

    “哼,不要板着个脸嘛。你不就是想要平等嘛。这个不难,但有一点,老林,平等是相互的,你想要平等,首先得拿出你的诚意。你说他说你是狗,这没毛病,在我们光头党不是朋友就是敌人。你说赫老大当时同意你加入,这个也没毛病,但我想赫老大应该也跟你说了,加入我们光头党就必须付出同等代价,这事儿我说的没错吧。”

    扫了眼老林,伊光头反问。

    点点头,老林当即肯定:“没错,赫老大是说过,一周物资就是我们加入筹码。”

    “啪!”闻言伊光头着力拍了下手掌,完罢,紧接道:“这就对了,你也记得这茬事儿。那老林,我就想问你,既然你清楚这事儿,为什么还要跟我在那装糊涂?”

    绕了一圈,话题又回到了原点。

    老林心下暗吐口气,无奈回道:“伊先生,我想这事儿你是误会了,我们从来没有想要和你装糊涂。答应的物资我们自然会给,只是说好一周时间,你们突然提前过来,这……让我们措手不及啊。”

    “现在玩文字游戏有意思吗老林?你这样做可是不太好吧。”伊光头目光渐渐阴冷。

    老林对此也是无奈,他现在当真是手头无粮心中很慌。

    可即便如此,他也得强撑:“伊先生,我没有玩文字游戏意思,我只是想说你提前一天过来,我这边没准备好。”

    “妈的,伊队长,他们这说来说去,就是没东西给咱啊,这帮混球耍咱呢!”

    手下是唯恐天下不乱,有他在,无疑只会将事态恶化。

    而老林偏偏对此毫无办法。

    “他说的你听到了?老林,咱们都是成年人,也别在绕弯弯了,咱们打开天窗说亮话,物资你到底准备了没有?”

    伊光头显然是没耐心跟老林绕圈圈浪费时间了。

    老林丝毫没有犹豫,这个时候若是说“没”,后果可以预见。

    “我们准备了,答应的物资的事儿,我们怎么可能不准备。伊先生,你刚才也说你们光头党是守信用人,我们也是!”

    特别强调后面一句。

    伊光头威严,唇角撇出抹淡淡弧度:“呵呵,你能这么说我感到很高兴。这样的话事情就变得简单多了。说吧,物资在哪儿,我们拿完约定部门就会离开,我相信现在老林你也不太想见到我吧。”

    伊光头倒是有自知之明,老林现在确实不愿见到光头党人。

    不过心里这么想,嘴上可不能流露出来。

    李国在后心脏都快挤出嗓子眼了。

    物资,这回儿村里上哪儿去给光头党弄物资啊。

    可眼下拿不出物资,看看那些个光头党喽啰,无疑,物资交不出,他们绝对要做些“大事儿”。

    李国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应对这个局面了。

    准确来说,他打出来就没做任何有价值事情。

    一应事物都是有老林在处理。

    对于此点,李国心理也很郁闷。

    可能耐这种事儿,不是说靠不敢郁闷就能学会习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