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一十四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一十四章

    “放你们一条活路,呵呵,老林,我为什么要答应你?我这个人最讨厌别人骗我,尤其是我信任的人。而你……不凑巧,刚好辜负我对你的信任。你现在还来求我放你的人,你说你这个要求是不是有点过分呢?”

    也不发火,伊光头始终保持这淡笑模样。

    但他举手投足那股子戏虐镜头,委实恶心。

    望着伊光头,林俊夫满心的无力。

    时下主动权在人手上,林俊夫总是有心反抗,也没那能力。

    “这么说伊先生今天是要对我们赶尽杀绝咯?”

    “呵呵,这话听着我怎么觉着那么别扭呢?好像我是专门来做这事儿的。老林,你这么说,真的有失公允啊。我不是没给过你机会。你现在如果能按要求把我们所需物资拿出来,我依然可以当之前事儿没有发生。”

    机会摆在你面前,就看你老林自己的。

    伊光头这手还真是有够大方啊。

    “哼,”手下听了他的话,也是乐得在旁煽风点火:“怎么,不说话了?刚才不挺能说的嘛?咱伊队长可是开口了啊,你现在他娘的要是能把物资拿出来,没问题,我们可以给你们活命机会。但要是拿不出,嘿嘿嘿。”

    手里砍刀伴着邪笑上下翻转,手下现在反倒不着急动手了。

    透过林俊夫之前狡辩,手下已经可以认定老林目前拿不出物资来。

    所以,他不介意在动手前,好好调弄下老林,看看他纠结难堪模样。

    看来自己还是太天真,和魔鬼做交易岂能有善果。

    仰天长叹口气,意识到无路可退老林,垂下脑袋,认命道:“行吧,事到如今,我说什么也没意义了。伊先生,我拿不出物资,你……看着办吧。”

    “唉,真是叫人遗憾的回答啊。既然这样,老林,我也就没办法了。机会我给你了,你没珍惜,这后果……别怪我,我也不想,但光头党的规矩我不能不执行。这次,容我跟你说声抱歉了。”

    啥叫做biao子也要立牌坊?

    很明显,伊光头给做了很好诠释。

    听罢伊光头这话,手下立马心领神会,等待多时的机会终于来了。

    冷笑在老林身上上下扫过,手下提着刀缓步朝老林靠了过去。

    是否要反抗?这个问题,在老林脑中快速闪过。

    但最终他还是放弃了。

    至于放弃理由很简单。

    一个,就敌我力量对比,对方手里有刀有枪,人数众多,精力充沛。

    自己这边只要有异动,对方戒备枪手绝对当场给他打成筛子。

    二个,经过这段时间各种煎熬,老林也实在没有气力去争去斗。

    他现在满心疲累,只想休息。

    死亡对他目前状况,从某种程度也是一种解脱。

    除此之外,老林心下还抱着一丝不切实际幻想。

    他希望靠着自己的死,没准能平息对方怒火,以此换取家里其他弟兄活命机会。

    这样,就算是死,他也死的值得了。

    村里上演这慕,段成伍看的清楚。

    虽然他不清楚下面再交谈什么,但透过双方来回举动,他还是可以判断分析一二。

    尤其是手下目前拿刀朝老林靠近,段成伍一颗心瞬间揪在了一起。

    手下拿刀说明什么不言而喻。

    段成伍几乎本能将**十字中点对上手下后脑。

    今天天气还算不错,没有什么劲风,只要段成伍愿意,扣动扳机,便是能取了手下性命。

    但那个恼人抉择再次出现,段成伍时下不能随便开枪,他不是一个人,他的背后还有一大家子妇孺儿童。

    这是他必须保护的责任,他得保证她们安全。

    又得在段成伍性命与山上一大家子人性命间做抉择。

    上一次,段成伍为此失去了老赵。

    这次……

    该死!该死!该死!

    段成伍不能自抑抬手抡地。

    地上泥土,在他猛力砸击下,被轰出个深坑。

    没办法,眼下段成伍只能靠这种方式发泄心中无助。

    难道这天真的要这样对待我们吗?

    段成伍当真不甘啊!

    都说正义时常迟到,但从未缺席,可眼下……

    为什么受伤的总是己方兄弟呢?

    明明光头党那帮家伙才是挨天杀的混蛋,为什么每次被打击的都是己方!!

    段成伍内心满含控诉。

    也不知道是不是老天爷收到了他的控诉,就在段成伍为了抉择“疯狂”之际……慕的,他听得远处又有轰鸣声传来。

    赶紧是扭脸调转方向,段成伍忙不迭举起望远镜。

    饶是他自己也清楚不该在这个时候再报幻想,但身体是很城市的。

    你内心最期盼什么,就越会去做什么。

    举着望远镜,段成伍第一时间朝引擎发起地望去。

    很快,一辆小货进入他的视野。

    冷静定睛看去,段成伍双眸登时放大。

    人生就是这样,再你最不报希望的时候,老天往往就会给你一个惊喜。

    不过前提你不能放弃。

    很多人没有实现愿望,一个是自身能力,还一个就是没有坚持到最后。

    熟悉的车身,段成伍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他百分百确认来车是自己货车,而且是王忠瑜,华子一周前离开时驾驶的货车。

    但这到底是真实还是自个儿臆像出的虚幻?

    一时间,段成伍也是有点不敢确定。

    毕竟,这幸福来的太突然了。

    待用力甩了两下脑袋后,段成伍再行看去:“是华子他们!是华子他们!!”

    确定后的段成伍不敢耽搁,时下老林命在旦夕,他必须想法阻止山下村里光头党即将展开的暴行。

    无疑,他是不能冲下进行拦阻的。

    该怎么办?段成伍脑子快速转动。

    随即想起个人来。

    李国!对,找李国!他不在外面!

    想到就做,段成伍眼下没有其它选择。

    撩过手台,段成伍按下通话按钮,现在光头党人都在屋外,他和李国通话,不必担心暴露。

    “小李,小李,在吗?你听好了,华子他们货车正在朝村里赶!!重复,华子他们货车正在朝村里赶!”

    李国一脸失魂待坐在等。

    此刻的他展露了一个正常人类在遇到危机时本能畏惧反应。

    不过在听了手台内传出动静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