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一十五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一十五章

    先是一愣,闻声的李国怔怔望了手台十来秒。

    和段成伍适才见到望远镜内车子行动后一样,李国也是有些不敢相信自个儿听到事情。

    华子他们回来了?

    这怎么可能?

    华子,王忠瑜早就被绝望李国列在遇难名单里了。

    一个礼拜没有消息,在废城如果不是遇难,李国想不出任何对方不及时返回理由。

    “小李,收到回话!小李,收到回话!!”

    该死的!这小子跑哪儿去了!!怎么不回话!!

    没能及时收到李国回复,段成伍有些着急。

    而在他的重复呼叫下,李国总算是从最初呆愣回过神。

    当下,猛的从坐上弹起,一把揪过手台,沉声回道:“小段,小段,你,你……我收到了,我收到了。怎么说,华,华子他们回来了?”

    “是,华子他们货车正在朝村里开!”段成伍语速极快。

    “真,真的?”还是不敢确定,李国异常紧张。

    这事儿关系重大,他一颗心现在是噗噗直跳。

    “这我还能和你开玩笑吗?”段成伍没好气回了句。

    李国闻言没在意段成伍口气里的不善,有些激动喝道:“太好了,太好了,这可真是太好了啊。”

    “行了,小李,现在不是欢呼时候,你赶紧的出去,外面他们要对老林动手了,你赶紧把情况说明,制止他们下手!速度,快!”

    段成伍实在闹不明白这李国激的哪门子动。

    这外面老林那边都火烧眉毛了,他不抓紧出去救援,扯那些没用玩意干嘛。

    给段成伍这么一斥,李国登时反应过来。

    可能是华表这厢过来叫他坠落心境重拾,李国不禁有些内疚。

    本来想的很好要在这次担重任顶大梁,可是自己还是太过高估自己能力了。

    李国也是没想到自己居然会这般脆弱。

    在华表,王忠瑜回归这件事儿被己方认定后,他心底最后防线陡然坍塌。

    别说担重任,自己连站起来出去面对光头党勇气都没有。

    最后还是靠老林去面对一切,想到这些,李国真是颜面无从。

    “行了!小段,我,我这就不多说了,我马上出去给这个事情讲清楚!”

    “嗯!快点吧!”段成伍也是没心思给李国废话。

    结束通话后,李国不再犹豫,踱步冲门外冲去。

    希望自己现在过去还来的及。

    李国真担心自己迟到。

    若是出去老林已经被……那可就……

    举起望远镜,段成伍丝毫不敢耽搁,他马上是冲山下瞧望。

    还算不错,手下那头没有着急上刀,而是在拳脚招呼老林。

    可即便如此,望着老林被对方捶打场面,段成伍依旧胸口沉闷。

    真是该死!

    那种看着自家人被欺负无能为力,那种空有一身本身却没法上去对付,段成伍气火难消啊。

    身旁煤球也是感受到了段成伍的火气,他低垂小脑瓜,轻轻蹭了蹭段成伍。

    小家伙正在用自己方式安抚情绪激动段成伍。

    只是眼下段成伍哪里还有功夫招呼小煤球。

    他的全部心思可是全部搁在前面老林身上了。

    推开门!疯也似的跑出。

    完了,李国迅速目光朝噪响处看去。

    目力所及之处,老林正在被两个光头党手下围殴。

    见得这慕,李国没有丝毫停顿,赶紧高喝摆手:“住手!别打了!你们别打了啊!”

    李国的喝叫老林听的清楚,年轻人这个节骨眼冲出,坦白讲真的是叫老林感动。

    但很显然,年轻人出来时机实在是太不合时宜。

    毕竟,经过之前一系列谈判,老林的沟通宣告失败。

    时下,正是伊光头要杀鸡儆猴时候。

    本来林俊夫一个人应对就已经十分被动了,他现在之所以强忍,甘愿接受对方殴打不还手,就是想平息对方所谓怒火,好救下屋里弟兄。

    李国可好,之前在屋里傻愣呆坐不出来,眼下最危险时候跑出,这可真是自个儿朝枪口上撞啊!

    李国的喝叫同样落在光头党众身上。

    正在施以暴行两名光头党闻言,先后停下手上动作,继而双双抬眉看向李国。

    估计他们也是没想到现在胜利者联盟团队还有人敢站出来叫停他们动作。

    李国冲出还真是没想太多。

    见对方停手了,李国一颗心稍稍落下。

    只可惜不待他更进一步,光头党手下扬起眉毛抖动两下。

    无疑,李国这突如其来举动,实在是……叫他们不爽。

    当下,一人骂咧脱口:“他妈的!又来个不长眼着急送死的啊!”

    “呵呵,人要死,你不能不叫人死嘛!”

    老林闻听两光头党喽啰对话,捧着伤臂,扭脸冲后。

    完了,勉励开口道:“小李,你跑出来做什么?”

    给老林这么一问,李国反倒是哑口了。

    紧接一股浓烈愧疚感袭上心头。

    就那么短短一分钟不到时间,老林早上刚刚换好干净衣服已经沾染了泥土。

    右侧脸颊也在对方暴行下被打肿。

    所有这些,本该是他应当承受的。

    但就因为自己的懦弱无能,叫的老林替自己承受了一切。

    “啪!”搂脚给地上老林来了下,手下教训完林俊夫,随即目光落在李国身上。

    对方这目光一上身,李国不自禁抖了个激灵。

    这是人的正常反应,尽管李国认识到自己的懦弱,但这种事儿不是说你认识到就能改变的。

    “呵呵,”再次发笑,手下迈步向前:“这个家伙你来收拾,我去会会那小子。”

    摩拳擦掌,光头党喽啰显然不会放过自投罗网的李国。

    对方迈步毕竟,可是给李国惊出一身冷汗啊。

    当下,他抬手摆出停止姿势:“喂,慢,慢,你,你别过来。那,那个我,我有事要说。”

    心理上的恐惧,直接导致李国连话都说不利索。

    不过呢,时下,李国也顾不得其它。

    重要是赶紧制止面前暴行。

    还算不错,关键时刻,李国还没忘了正事儿。

    冲后与己方同伙互递了个眼色,上前喽啰冷哼笑道:“哎哟,你二也有事儿要说?这他妈还真是有意思啊,和着,那货刚才放了那么多屁不好使,你小子蹦出来继续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