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一十六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一十六章

    一脸懵逼,李国这刚刚出来,显然不清楚之前林俊夫与光头党众交谈内容。

    不过无需他多做思考,喽啰接下来一句立马是叫他清醒。

    “真当哥几个是傻子啊!来一次不够,还来两次!给你说话!?你耍呢!!”声音陡然变化,喽啰十来秒前还嬉笑戏虐面庞,转脸便是一片肃杀之色。

    情况的变化大大出乎李国预料。

    喽啰可不跟他啰嗦,提着拳头便是靠了上去。

    面对此般状况,老林竟是不顾自个儿安危,探手前伸,揪住了喽啰裤腿。

    被老林这一揪,喽啰前进脚步不可避免受阻。

    当下,他扭脸朝后看去,当瞧见是林俊夫“搞的鬼”,不由火气上涌。

    “他妈的,你小子是找死啊!”

    本来也没想过有机会活下来,既是如此,能救一个是一个。

    “伊先生,你们有什么事儿冲我来,冲我来,拜托放过其它人吧。”

    尽管被对方围殴,但林俊夫大脑思维还很正常。

    他知道,这个时候跟喽啰们讨饶是白费功夫,自讨苦吃。

    这些混蛋,打从过来就没想过按合约办事儿。

    他们是纯粹的打手,打人才是他们最乐意,也是最能叫他们兴奋事情。

    眼下唯一能终止这场闹剧的只有那个人……伊光头。

    只可惜,诚如伊光头说的“老林已经透支了他对他的信任。”

    所以,不出意外的冷笑脱口:“放过其它人?老林啊,不是我不想放,是你们太不把我们光头党说的话当回事儿。一个礼拜时间,你们丁点物资都没筹备。没筹备也就算了,你昨天完全可以和我说实话,你看我像是那种不能沟通的人吗?可你呢……偏偏自以为聪明给我争辩什么“一周时间”,啊,还有什么“要平等”……好嘛,你要平等我现在给你了。你拿物资,我还你和平;你拿不出,那不好意思……冲你来,这是肯定的。别的不说,就你昨天跟我扯的那些慌,我也一定会冲你来。至于你说放过其它人……既然都是些没用废物,我光头党留着有何用啊?你自己也说了,剩下的都没能搞物资,既是如此,就不要在继续在这世上煎熬了。我会做好事儿给他们个痛快的。”

    伊光头一席话说的老林差点没喷出血来。

    听起来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啊。

    不知道的,还以为这伊光头是多么正值敞亮一人。

    还做好事儿给他们个痛快……这简直……

    “伊先生,你听我说,事情有变化,有变化啊!我,我们没骗你,我们没有骗你!”

    情急之下,李国思绪不是太灵活,但还是利索喝叫了一嗓。

    他也是听出对方暴行缘由,似乎是认为己方在忽悠他们。

    找到症结,李国心底便是多少有了点底气。

    适才喝叫嗓门也不由犀利了许多。

    “呵呵,没骗我?”扭脸看向李国,伊光头满脸邪笑。

    “小李,你,你别,别说话!这,这里没你的事儿,你,你回屋里去!”

    还不清楚实际情况的林俊夫,对李国这没头没脑爆喝行为觉着伤脑筋。

    很显然,在目前林俊夫脑海意识,李国此刻所谓的“壮举”那就是自讨苦吃。

    这帮狗日的光头党正愁着没地方宣泄心中邪火,他可倒好,自个儿给送大餐来了。

    不过,伊光头可不会随便放李国回去。

    “唉,老林啊,你这就不对了。这位小兄弟这么热情出来,你好歹给人给机会,叫他把话说完嘛。”

    训斥老林句,完了伊光头重新扫了李国一样,继而笑眯眯示意道:“来吧小兄弟,有什么话你就说,我伊某人还是很讲道理的,老林不给你说话机会,我给你。”

    对于伊光头说的屁话,林俊夫无能为力。

    他垂下脑袋,心道是:李国啊李国,你就好好待在房里不就结了,为什么要出来趟这趟浑水呢?

    李国没想太多,在顿了两秒,冷静下心神后,开口回道:“那个……你们要的物资,我们没骗你们,我们派出去弄物资兄弟回来了。”

    “啊哈哈哈!”没由来放声大笑。

    听得伊光头突然大笑声音,林俊夫无奈闭眼摇头。

    在林俊夫眼里,李国口中所谓“派出弄物资兄弟回来”根本就是扯谈。

    这个时候,饶是林俊夫都不相信华表他们回来,更不消说光头党这边了。

    所以……

    丈二摸不着头脑,李国不明白为什么伊光头会突然放声大笑。

    难道我说了什么好笑事情?

    搞不清状况李国,满脸懵逼。

    他很想质问伊光头为什么发笑,但碍于面前情势,李国没胆子这么做。

    “小兄弟啊,你知道你们老林,之前都给我们说了什么吗?你知道为什么他现在是这个样子吗?年轻人啊,你想活命我能理解。但说谎……呵呵,这可就不好了呀。”

    原来是认为自己在撒谎。

    反应过来李国,赶紧解释:“伊先生,我没骗你呀,我这说的都是实话。啊,那个……我们外出搞物资车辆,现在正在朝村子这边来。”

    “哼,正在朝村子这边来?”喽啰一听李国这话,登时喝道:“你真把我们当傻子啊,妈的,有车子过来我们会听不见?你他娘有顺风耳?”

    喽啰质疑不无道理,这如果真有车子过来,他们在外自然应该听到。

    可现实情况,他们啥动静都没听到。

    既是如此,之前一直窝在屋里李国,现在是怎么知道车子动静的?

    无疑,经过此番推断分析,喽啰很自然认为李国在撒谎。

    听了喽啰这番质疑,李国不禁哑口。

    他不能不哑口啊,他自己消息是从段成伍那得知的。

    但这个情况,李国显然不能在这个时候作为理论依据说道给光头党听。

    这若是道出来了,能不能保住村子不说。

    但,山上人性命怕是要被祸及。

    真是该死!

    本来想着出来把事情说清就能平息祸端。

    可没想到,事情发展竟然演变成这样。

    这种明明有理,却没法道出尴尬被动局面叫的李国无措无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