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二十一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二十一章

    “所以你刚才给我说要物资,道理上说的通,但法理……呵呵。”

    轻笑一声,伊光头这轻蔑笑声落在王忠瑜耳里叫他非常不舒服。

    法理!?一个以烧杀抢掠,凌驾他人头上为本职的垃圾团伙,现在居然堂而皇之在你面前给你谈法理,你说这种说不客气,不可笑吗?

    但在伊光头这儿,他可没那些礼义廉耻思绪,轻笑过后,他盯着王忠瑜继续:“不过在理法上说,我没那个义务给你们留下物资。不要用那种眼神看着我。我不留给你们也是为你们好!呵呵,不理解?我看你也是想不明白这个理。不要紧,今天我一定给解释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

    此言一出,林俊夫心下不由苦笑。

    他真的很想插口告诉伊光头,物资他们不要了,道理他们也都明白了,他只希望对方抓紧时间带人离开。

    不然照这个节奏继续下去,林俊夫真的很担心对方找借口搞事儿。

    只可惜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已经不是他靠一句话两句话控制的了的。

    唉,小王啊小王,你说你怎么……为啥要插口说那些呢。

    林俊夫不是不理解王忠瑜用意。

    只是很明显,你想从狮子口中讨要猎物,那不是徒劳,而是找死!

    后面伊光头是否会发难,老林不得而知。

    但有一点可以肯定,物资他是不会给的。

    而且鬼知道他后面会采取什么特殊“行动”!!

    一切只有“静观其变”了。

    林俊夫郁闷忧虑之际,伊光头那是没闲着,他还在继续自己“演讲”。

    “这第一,我不给你们留物资,是这车里东西本身就是我光头党财产。你见过给出东西还往回拿的嘛?要是都像你们这样,每次给我们送出物资,完了都找借口要回,那咱还做约定交易做什么?干脆你们给多少,我们手多少算了!”

    “这第二,你们说你们这边没物资了,不能生活了。这个我相信,但我要告诉你的是,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位兄弟,你看看你们村子才几个人?就这几个,你就觉着难养活了?那有知道我们光头党上上下下有多少人吗?你有想过我们的难处吗?你需要物资养活你的人,我们也需要口粮生活啊。你说没物资,回头就没法派人出去搜罗,履行条约,呵呵,我们何尝不是?你别告诉我,你当我们是拿东西不干活的呀。我们是正经人,既然答应要给你们提供保护,自然会做到。可保护,也需要人手不是,要不然我们怎么给底下那么多下属团队提供方方面面保护?可这些人都有嘴,都要吃喝,吃喝就要物资,物资哪儿来,你们供应。你们要是供应不上,我们人手吃不饱,到时候怎么给你们提供保护?”

    “你说我说的时不时有道理!?这法理是不是这么回事儿?”

    无言以对。

    王忠瑜不是不想回答,而是他真的不知道该如何回答。

    你说伊光头这席话有毛病吗?从他所谓的“法理”角度,还真是没啥毛病。

    他们双方还真是都需要物资养活手下。

    而且,他们现在约定,也的确是透过“友好协商”同意决定的。

    双手一摊,王忠瑜不答话,伊光头也不在意。

    这个时候,他根本不需要王忠瑜的回答。

    在扫过王忠瑜停顿下后,伊光头兀自继续道。

    “道理和你说完了,我想你是个聪明人,应该可以明白我的意思。如果你真的觉着不能理解也没关系。反正物资……呵呵我肯定是不会给你留的。我只能说下次再遇到这种情况……既然你知道家里兀自不够,就该早作打算!而不是等我来拿物资了,跟我诉苦索要。或者说,还有一个法子,不,这估计不能算是法子,只能算是种建议。你们村里情况,我也大概有些了解。我只能告诉你们,想在末世生存就必须学会取舍,有些不必要累赘该丢弃就该丢弃,不然,只会给自个儿制造麻烦。”

    意有所指。

    尽管伊光头没有点明实际,但很显然,他指的是村里受伤不能动弹越贵山等人。

    关于此点,你还真不能说伊光头的话有毛病。

    丢弃废人,这是末世大多数团队惯用做法。

    只是同样很明显一点,这种事儿在胜利者联盟团队是不可能发生的。

    胜利者联盟团队立足末世之根本,就是他们足够团结,没有丧失本心。

    正所谓,物以类聚,什么样的人做什么样的事儿。

    胜利者联盟团队这些队员能够聚在一起,本身就是一种性格的集合。

    伊光头说的解决方案,的确是代表着末世大多数团队生存法则。

    可胜利者联盟与之不同,或者说他们是这末世难能少有的“异类”。

    只有经历过末世的人才能明白和体会,在末世想要保留人类本心是何等困难。

    但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一直没有丢掉人类应有的本性。

    他们也始终认为,最后能够拯救人类,将人类回归正轨的绝对不是什么杀伐果断,而应该是人性。

    哪怕现在人性在整个末世显得微不足道,甚至可笑。

    但胜利者联盟团队队员却是一直小心维护着这难能可贵的人性光辉。

    同时他们也坚信,这个世上一定还有同样和他们抱有相同理念幸存者存在。

    “多谢伊先生提醒,你说的事儿我们知道了。”林俊夫果决开口。

    他知道,这个节骨眼,自己若是不先开口,回头叫王忠瑜说话,那怕是又不晓得年轻人会道出怎样话来……

    眼下还没到和伊光头“讲道理”时候,目前对老林而言,活下去才是他们最该做的事儿。

    至于反击报复之类,必须等到老徐那边带着大部队返回再行商议。

    否则现在跟对方叫板,那妥妥是以卵击石,自讨苦果。

    扭脸望向林俊夫,伊光头展颜一笑,接着手指老林道:“呐,听到没,这才是聪明人,年轻人,你该好好跟老林学学。”

    老林的识大局,叫伊光头较为满意。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