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三十一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三十一章

    但药物终究是药物,林俊夫真的很怀疑单单靠那些所谓营养品,维生素片就能支撑两个成年男人日常所需?

    或许这些东西对于病人是可能满足,毕竟,病人是需要静养的,他们衣食起居都有家人,护士,乃至护工照顾。

    可华表,王忠瑜可是没这些人给予辅助,支持。

    不仅没有,他们还面对更为严峻问题,就是外面聚集丧尸。

    所以……“小王啊,光靠那些东西你们能坚持吗?”

    质疑是合理的,但现实是残酷的。

    王忠瑜闻言过后,无奈耸肩:“啥叫能坚持?呵呵,我们不是没办法嘛,在那种时候,除了吃那些玩意,咱也实在是没其它办法啊。不怕老林你笑话,这之熬了一天,我就觉着身体罩不住了。”

    “那隔天外面丧尸……离开了吗?”

    对于王忠瑜的“身体罩不住”,老林非常能够理解。

    “离开?唉~”摇摇头,王忠瑜苦涩笑道:“要是畜生那么容易走就好了,我们也不至于折腾这么久才回来!”

    “你们到底被堵了几天?”问畜生是否隔天离开,老林也就是顺势提一下。

    他心下清楚,丧尸不会那么容易放弃。

    “呃……如果算上去医院那天,我们应该至少被困了有四天。”

    “这么久!?”不敢相信自个儿听到回答,四天,这是什么样的概念?

    要真是吃喝充足,关上四天倒也没什么。

    可问题,以华表,王忠瑜当时手头补给情况……“你们怎么能熬下来的?”

    “还能怎么熬,就那么熬呗。在这屋里对付过日子确实很痛苦,但相比出去,呵呵,饿肚子就饿吧。”王忠瑜有些自嘲回道。

    “那四天后呢?你们怎么出来的?丧尸离开了?”老林继续追问。

    王忠瑜吐了口气:“门外丧尸什么情况,说真的,我跟华子也不是十分了解。但是咱们情况……真要开门确认,风险太大。我们担心丧尸要是没走,还在门外堵着,它们一起发难,我们身体状况怕是没法抵挡。”

    理解点点头,在物资短缺情况下,愣是熬了四天,老林能够想象出当时王忠瑜,华表状况该是有多糟糕。

    以他们那种身体状况去开门确认丧尸走没走,的确太过冒险了。

    “那你们怎么办?”

    无疑王忠瑜,华表能坐在自己面前,就说明他们最终是突出了重围。

    但既然不是从屋门正面突围,他们又是如何离开医院的?

    对此,林俊夫相当好奇。

    王忠瑜当即回道:“意识到正门不能走,我和华子也是有点伤神。客观讲,在屋里耗了四天,虽然我们没法开门确认情况,但从屋外传回动静,丧尸应该是少了不少。这点可以肯定。如果继续等下去,就算它们不全部离开,留下的畜生也不会有多少。但问题,我们的身体情况已经不能承受这样干耗了。当时我们还能动,可在继续等,丧尸倒是就算走了,我们恐怕也没力气离开了。”

    再次点点头,在末世,没人会对饥饿这种感觉陌生。

    老林也不例外,人在极度饥饿下,那种感觉是种很难用言语形容的事儿。

    王,华二人能够靠着手里药品坚持四天本身就是奇迹,要他们再为了等屋外丧尸离开继续耗下去,绝对不是明智选择。

    “那你们怎么办呢?”还是想不出王忠瑜他们如何离开的。

    “我跟华子私底下认真商讨了下,我们都认为不能再等了,摆在我们面前只有两条路,一个是在屋里继续耗着,等死!还一个,就是搏一搏,趁目前体能还没耗尽,还能动弹,想法突围!”

    “你们该不会从正门强突了吧?”听到王忠瑜这二选一决定,林俊夫想也不想认定第二种。

    他了解华表,身为尖刀连一员,华表肯定不会坐以待毙。

    就算真的山穷水尽,注定意思,那也得死在冲锋路上。

    所以,从屋门正面突围显然成了他们不可回避选择。

    只是王忠瑜直接是给老林“自以为是”决断否定了:“不!老林,正门外情况不明,直接突围风险太大。”

    “那你们……”

    “唉,说起来也是老天没打算亡我们。”

    “这话怎么说?”

    “这不,考虑到正门没法突围,我和华子就把注意力落在屋里唯一窗户上。”

    给王忠瑜这么一提,老林也是想起屋里还有窗户这茬事。

    从窗户突围倒还真是个办法,可问题是……“你之前说这个药方是在医院二楼对吧?”

    “嗯,是啊,是在医院二楼。怎么了?”

    “这高度,你们怎么下去?”

    二楼高度说高不高,说矮不矮,但你说在没有任何防范措施或者工具帮助下,王忠瑜,华表就真么跳下,当间的风险还是不小的。

    对此,王忠瑜给出回答是:“呵呵,所以我说这老天爷不亡我们呀。华子当时情急之下拉我进的房间,是主任休息室。那里面被单啥的刚好可以作为咱们垂降工具。”

    原来如此……“有了这些你们是可以从窗户逃生了。”

    “这还不算,你知道最开始,因为我们楼上搞出的动静,也是把外面一些丧尸吸引了过来,所以楼底下也聚集不少畜生。但经过四天干耗,街道上丧尸大都散去,而我们货车刚刚好就停在我们所在屋子下方。这叫咱下去,一来能借助货车高度隔绝还未离开丧尸,二来,也是变相降低了我们垂降高度。”

    话听到这儿,老林算是真切明白王忠瑜始终重复那句“老天不亡我”话语真正意思了。

    的确是那么回事儿,首先,华表情急之下进的屋子,内里有窗可供逃生。

    其次,这屋子内里又正好是医生休息室,里面床单被褥给他们提供了垂降工具。

    最后,早前进入医院停放在外货车不偏不倚又是正对二人所在屋子停放,这给他们最后逃生提供了便利。

    “确认好楼底状况后,我和华子一点没耽搁,马上着手离开。我们给床单打结做了垂降绳。完了将绳子固定屋里下水管道,我就先行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