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三十八章-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三十八章

    这可是团队不可或缺技术力量啊,若就这么折损了,对团队未来发展建设打击无疑是巨大的。

    就算不谈团队方面,李中回来也没法接受啊。

    林俊夫诧异不解华表说辞,李国听后却是非常激动。

    “既然这样,华子你是同意我去了?”李国迫不及待追问。

    从华表适才言论,李国觉着华表是支持他外出搜罗物资的。

    只可惜,现实情况有点偏离李国预想。

    华表先前说辞的确是肯定了李国想法,但关于他外出搜罗物资这件事儿……

    “不!小李,这次,我和老林意见一致,你不适合这次行动,你得留在家里。”

    没有林俊夫那么婉转,华表很直白道出“不适合”三个字。

    眼下节骨眼,既然规劝无用,那就干脆点给年轻人指明问题所在,以好彻底绝了他的念头。

    至于年轻人能否接受,或者就此沉沦,心理有别的想法,这些都不是华表现在能够考虑问题。

    时下,村里已经够艰难的了,他要操心的事儿一箩筐,哪有功夫在安抚李国心思。

    更何况,年轻人既然如此执意想要证明自己,替团队分担重则,那就该有承受打击能力。

    若是连这种直白言论都无法接受,那多扯其它也是毫无意义。

    而华表的话落在林俊夫耳里,却是叫他稍微一愣。

    事情的发展明显和他想的有出入。

    不过结果无疑是林俊夫想要遇见的。

    华表总算没有叫他失望,对方关键时刻思维还在线。

    “我明白了。”与林俊夫的舒心不同,此刻李国听了华表后续话语,显得异常失落。

    也难怪,自己明白是一回事儿,但被别人当面点名却是另一回事儿。

    华表简单“不适合”三字,落在李国耳里却是不小刺激。

    人总是爱听好话,这话没毛病。

    最关键,本来华峰的话叫李国天真认为华表会挺他。

    可结果,扯了半天,还是和林俊夫说的一个意思。

    望着李国颓丧表情,华表轻叹口气,想了想,随即补充道:“小李想给团队做事,不是一定要外出搜罗物资才可以。我知道你心理想什么,你觉着自己总是待在家里,危险都留给我们,你心理有愧,不舒服,想要分担。这个想法没问题,但你得明白,一个团队,靠的不仅仅是一线队员,也不是说,非得外出才能证明自己对团队贡献。看看尉泱他们,几个女孩不也不外出,但她们一日三餐帮咱们生活规划的很好,你能说他们没有贡献吗?”

    “至于你,你和你哥两人为团队贡献同样不小。没有你们之前,我们根本不敢想能有机会有这么多高科技产物。和你说这些,我就是想告诉你,不要妄自菲薄,你做的事儿,你的贡献,不比团队任何一个人少。现在不让你外出,你的能力不足是事实,这没什么好隐瞒,这点你自己也清楚。”

    “若是强行派你去,我和老林是在拿你性命冒险。你或许可以说,你愿意冒险,你不在意,你想锻炼。但现在不是时候,我可以派你冒险,可小王呢?你别忘了,你是和小王一起出去行动,真要遇到状况,你能保证帮他解决麻烦吗?另外,搜集物资这档子事儿,事关整个村子安危大事儿,今天的情况你在现场,我想你比我更清楚,如果今天我和华子因为一些原因,没能及时赶回……你说局面会变成怎样?”

    一连串的反问。

    华表的阐述非常可观。

    说道事情也十分到位。

    尤其是最后一句,现在外出搜罗物资,不是说个人承担问题,而是这事儿本身牵扯到光头党和胜利者联盟团队“合作协议”。

    胜利者联盟团队若是不能在指定时间上缴约定物资,那结果……整个存在人都得受到牵连。

    面对华表这番质问,李国哑口了。

    他可以为了证明自己强求外出,但华表将此事联系实际,尤其是和光头党联系起来,李国便是不得不重新审视整件事儿了。

    想想早上伊光头那伙人在得知己方没有物资供给时的嘴脸,李国心底还是不由自主一番忌惮。

    的确如此,物资如果没法及时送回,自己丢了性命是小事儿,连累整个村里人跟着受牵连,这可就有点因小失大了。

    要知道,这李国本意是想替团队分忧,他可不希望因为自己的不专业,令的村子被光头党众借口讨伐。

    华表适才质问也是叫林俊夫有点意外。

    他没想到华表这次说辞这么直白坚决,完全没有顾虑李国感受。

    对此,林俊夫望着李国那颓丧表情也是于心不忍。

    搁着过往,这安抚工作肯定是由老赵进行。

    身为教授的老赵,在安抚规劝人这方面却是有两把刷子。

    可惜,为了团队,老赵献出了自己性命。

    一想到这儿,林俊夫的心里就跟刀扎样疼。

    近一年的生死相伴,一路大大小小风波遇到了多少,可最终老伙计还是先自己一步走了,而且还是以着异常悲惨方式惨死在自己面前。

    过去一周时间,林俊夫明面上虽然一直未对老赵的死提过半点,但暗夜独处时,那种悲伤就跟洪水猛兽般侵扰他的思绪。

    轻叹口气,没了老赵,自己就得扛起老赵那份,带着他的意志把团队支撑下去。

    不管多难,不管多辛苦,他都得坚持到生命最后一刻。

    否则,怎么对得起老赵的牺牲。

    “小李啊,华子和你说的事儿呢,是很客观的。但是你也别对自己太没信心,外出呢,以后有的是机会,现在不让你去,华子已经说的很清楚,目前没到那个时候。另外呢,留在这里,你也有你的任务。刚才说叫你照顾老越他们只是一方面。你说这事儿谁都可以做……没错!这点我不否认。但除此之外,我还想说的是,叫你留下,我还需要你去应对随时可能到来的光头党。今天情况你也看到了,我的情况不太适合做这样工作。家里其他人也都不适合。除了你,我想不出还有谁更适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