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四十九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四十九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五)

    王建设有自知之明,他很清楚自己在位时做的那些事儿不遭人待见。

    这人在位上,馆内人忌惮他权利,不敢对他怎么着。

    但一旦他身上这件黄马褂被上面撸了,那他在馆内恐怕就别指望有好日子过了。

    那些个过往被他欺凌,勒索过的幸存者还不组团过来给他“道喜送大礼”啊。

    “我的身份应该没问题了吧?”老徐出声确认。

    “嗯,没问题,这个还你!”守卫将身份卡重新递还给徐仁杰。

    徐仁杰当即手指门外:“那我现在可以出去了吗?”

    “你可以!不过这两个……他们也是我们的人?”目光落在与老徐同行雷瞳,德里克身上。

    “不,他们不是,他们是我朋友。”老徐也不回避,如实回道。

    “朋友?那他们不能出去,现在馆内只能我们稽查管理队人活动!任何没有身份牌的都不得离开场馆!!”守卫态度严肃坚决。

    听了守卫的话,老徐面上表情愈发紧蹙。

    这到底出了什么事儿,要执行这么严格宵禁?

    老徐越来越想搞清当间发生的事儿。

    扭脸看了眼身后雷瞳,胡晓东。

    胡晓东立马上前一步:“老徐,上面的规定咱们得遵守,你出去忙吧,我跟雷子回去睡了。没事儿的。”

    这个时候没必要跟对方争执。

    因为很显然,争执不会有任何改变。

    从对方口气看,这应该是体育馆军部下达命令。

    若是己方公然违背,就算老徐有稽查管理队身份加持,也没啥用处。

    闹大了,保不齐三个人都得给处罚咯。

    况且,调查事情本身,有老徐一个人出去绰绰有余,他们跟着也不能改变什么。

    鉴于此点,胡晓东很自然说道上述话语。

    听了胡晓东这么善解人意回答,旁边王建设那是不由自主暗吐一口浊气啊。

    他是真怕面前胡晓东,雷瞳脑子不清爽,这个时候跟门口守卫执意起冲突。

    要真是如此,那他这个馆长可是难逃牵连啊。

    到时候上面追责下来,他绝对逃不了干系。

    好在,对方还算识大体,关键时刻没有犯糊涂。

    而有了胡晓东这番“善解人意”回答,也是省去了他多费口舌。

    啥话也没多说,老徐重新落目在守卫身上。

    那意思很明显,我兄弟都已经说留下了,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出去了。

    都是稽查管理队的人,徐仁杰这么配合,守卫也肯定不会找麻烦。

    这以后抬头不见低头见,保不齐人家后面会升官。

    毕竟,这刚来体育馆就被找到稽查管理队,本身就说明上面对老徐看中。

    守卫不傻,他可不会为了这点小事儿跟老徐翻脸。

    当下,闪开身,守卫给老徐让过条道。

    老徐径自走出后,回眸看了眼,说道:“行了,雷子,小胡你们回去休息吧。还有王馆长,今天真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唉,哪里的话老徐,这都是分内的事儿,啥麻烦不麻烦,误会而已,解释清楚就好了。你们稽查管理队事儿多人忙,你就别多说了,赶紧忙去吧。”

    事情能够和谐解决,王建设就已经阿弥陀佛了。

    不过此刻老徐能这般客气跟自己道谢,王建设也是觉着面上有关。

    毕竟,馆内好几十双眼睛看着呢。

    送走老徐,王建设重新将门关合,完了笑颜给胡晓东,雷瞳道:“雷兄弟,胡兄弟早点回去休息吧,这外面事儿有老徐在,你们不用担心。”

    点点头,胡晓东,雷瞳随即违心寒暄一番,便是返回帐子。

    而在搞定他俩后,王建设立马扬脸扫过篮球场上一帮围观不怕事儿大住户。

    眉头一蹙,王建设一改之前面对胡晓东,雷瞳,老徐时的亲切嘴脸,他没好气呵斥道:“都看什么看,看什么看啊,大半夜的不睡觉都在这吓看什么?我看你们是活的太滋润了是吧,都给我帐子待着去!别给我在这添乱!!”

    给王建设这么一冲,底下幸存者不管回去能不能睡着,皆是陆陆续续返回帐子。

    “我说兄弟,知道这为什么宵禁吗?外面这么大动静再干嘛呢?”

    门关后,老徐本来打算自己出去瞅瞅,不过寻思一下,还是停下脚步,像门口守卫询问。

    守卫耸耸肩:“不知道,上面给安排任务就是看好个场馆别叫人出来,至于其它……管他呢,这大半夜的,觉都没法睡,管那些干啥。”

    明显有点不耐烦,对此,老徐倒是也能理解。

    像他们这些稽查管理队家伙,说是馆内执法者,倒不如是一帮不做真实的姥爷。

    他们平日里都是被馆内幸存者惯着,养着,能少干一件事儿绝不动手。

    老徐相信似今晚这样宵禁事情多半是头一回,所以对方能不着脑吗?

    “也是啊,这搞的人不能睡觉是挺讨厌的。唉,我说兄弟,这种事儿以前有过吗?我的意思是,以前有搞过宵禁吗?”将自己心下推断抛出。

    守卫白了老徐一眼,摇头回道:“没!这地方有必要搞宵禁吗?”

    “那今天……”

    “鬼知道外面在搞什么,总之,上面决定我们遵守就好了,你哪那么多为什么啊!”直接出言给老徐训斥一顿。

    看出对方不愿再个自己搭话,老徐便是不再纠缠。

    早知道这个情况,之前出来时就该在身上揣点东西的。

    这体育馆里人没人会对他手里物资不感兴趣。

    老徐相信,若是这个时候自己给守卫送点“小礼物”,他一定会和乐意和自己说说相关事情。

    不过,既然没带,现在回去拿倒也没必要。

    如此做,反倒显得刻意。

    最关键,相关事情老徐也必要非得从守卫口里问。

    看对方样子明显不知道什么。

    就算继续问,怕是也问不出个所以然来。

    眼下,既然自己已经出来了,那直接去球场那边看看应该就能了解。

    毕竟,从外面动静不难判断,这是来了不少车辆。

    既是如此,去球场停车场想来就能搞清一切。

    想到这儿,老徐不再跟守卫废话,随口到了个别后,他便是上楼朝球场行去。j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