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六十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六十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十六)

    不用王建设再行多言,上了四楼徐仁杰便是很清楚可以辨别开会地点。

    这里陆陆续续有稽查管理队人朝会议室内走。

    老徐瞥了眼王建设,完了手指会议室大门:“不一起进去吗?”

    如果可以王建设真想抽老徐一个大嘴巴子。

    你这人是真傻还是装傻啊,老子这刚给你解释过,怎么现在又……

    换做旁人这么问,王建设早就发飙了。

    不过面对老徐,他有多少气都得朝肚里咽。

    勉励挤出丝笑容,王建设笑颜回道:“唉,老徐啊,我也想进去,但……这是你们稽查管理队的会,外人是没资格的哟。好了,不说了,你赶紧进去吧,我这边还一堆事儿要处理呢。”

    “哦,那行吧,你先忙,我进去了,谢谢啊。”

    “唉,这有什么好谢的,大家都是兄弟,你好我也好嘛!”王建设相当势力一笑。

    完了转身离开。

    望着王建设远离背影,老徐眸中闪烁蔑视,不过随即便是变的锐利起来。

    扭过脸,着目扫了眼房屋门牌显眼三个大字“会议室”。

    这个时候,这么着急把稽查管理队人员着急起来开会,不用说多半是和体育馆近期发生事情有关。

    看来今个儿自己就该能够知道馆内到底发生了什么。

    想到这儿,老徐不再墨迹,抬脚朝会场内走去。

    入内后,老徐随便找了个位置坐下。

    大概过了五分钟,这稽查管理队的人陆陆续续进入到了场内。

    老徐目测之下,这场馆内里少说得有三十多人。

    这多少有点出乎他的意料。

    三十多人队伍搁着这体育馆,比例也算是不小了。

    不过也难怪,要是没这样规模数量,馆内驻军怕是也不太敢把场馆内里治安及相关管理全权交由稽查管理队处理。

    只是这些显然不是老徐在意关注重点,他现在只想知道体育馆这段时间究竟发生了什么。

    人员到齐后,又是等待了差不多五,六分钟,一个中年人模样男人从外走进。

    跟在男人身边还有两个家伙。

    一开对方派头,不用说,此人多半就是稽查管理的头儿。

    从面相看,男人应该在四十岁左右,身材结实,头发乌黑。

    在华夏,到了这个年纪还能有这幅结实身板实属难得。

    单从这个细节不难看出,男人是个生活很有规律的人。

    同时也是个懂得保养的人。

    而一个生活有规律且懂得保养的人,更从侧面反应此人行为做事很有手段。

    因为一个人如若对自己生活都没法条理控制,自然谈不上有能力。

    反之一个人能对自己身材保养管理这么好,他肯定不简单。

    也难怪,能坐上稽查管理队头把交椅的人又怎么简单呢?

    诺大体育馆,几百号人,有谁不知道稽查管理队的牛叉之处,又有谁不想坐在这个位置?

    但最终体育馆上层选择此中年人坐馆,这本身就已经足够说明男人能耐。

    步履稳重,男人健步走上讲台。

    不得不说,男人自身的确很有气质。

    透过这段时间观察,老徐初步判断,对方末世爆发前很可能是什么公司高管,或者企业管理者。

    因为气质与气场这东西不是随随便便能够培养的。

    这需要在特定场合,经过岁月积淀才能拥有。

    男人出现后,原本还在喧闹的会场登时变得安静下来。

    不难看出,男人在稽查管理队的威望还是很大的。

    众人一直目送男人抵达讲台。

    到了台上,男人双手趁着台板,目光灼灼在台下环视一圈,完罢开口:“今天呢,突然把大家召集过来,相信你们不少人都有感到很奇怪。为什么找你们来,找你们有什么事儿,还有这段日子馆内馆外发生的事儿究竟是什么。我知道你们肚子里有很多问题,那我今天过来呢,就是要给你们一个解释,同时下达新的任务。”

    果然如此,听了男人话后,老徐兀自点了点头。

    馆内馆外究竟发生了什么,无疑是他现在最希望搞清事情。

    从来没这么庆幸自己是稽查管理队成员,要知道过去一段日子,老徐这稽查管理队身份除了是叫馆里人对他畏惧,尊敬外,其它并未给他带来什么实质好处。

    这逛子,依然得支付对等物资获取门票紧急事情发生时,他也没有资格外出确认。

    这样一众特殊身份,或许在很多人眼里是不错,想要追求的,毕竟受人“尊敬”是大多数人期盼东西,尤其是在末世,是在这种密闭区域。

    老徐也不例外,他也是人,他同样希望能叫他人“尊敬”。

    但作为军人的他,他所期望的尊敬显然不是那种狭隘的,他期望的是透过自己努力,换取其它人的尊敬。

    正如他过往为国家,为人民抛头颅,洒热血那样正如他在末世为了自己团队付出牺牲那样。

    他是用自己的努力付出和行动赢得了他人尊敬,而非像稽查管理队里人那样,是透过权利带给他们的特权,高高在上,欺压他人,让他人畏惧而获得的“尊敬”。

    所以一直以来,稽查管理队的身份老徐本身并看不上眼,直到现在,坐在这个会议室内,听着台上男人嘴里念叨可以给他说道这段日子馆内馆外发生事情他才真正意义,第一次感受到自己身份的价值。

    中年人话闭后,台下不出意外小声议论起来。

    不难看出,不止是老徐,这稽查管理队其它人同样是对馆外发生事情搞不清状况。

    “嗯哼。”故意清了下嗓子,中年人这番举动了罢,那些小声议论家伙立马识趣闭上嘴巴。

    待得场上重新归于安静,中年人这才言归正传道:“大家都知道,我们这个体育馆经过这么长时间运转管理面已经有几百人了。而要养活这些人,是个不小难题。一直以来,上面都在为这问题烦恼,而为了外出搜集物资,馆内驻军也是损失不少人。为了避免继续这样损耗下去,上面也是一直在寻求解决办法,而最近,上面终于是找到了个法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