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六十三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六十三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十九)

    欲言又止,胡晓东本来是想说道些什么,但意识到如果直言可能会戳中老徐痛楚,所以……

    暼了眼老徐,胡晓东赶紧岔开话题,摇头叹气道:“希望是我想多了。”

    胡晓东想多了什么,他没明言。

    但在场谁都不是傻子,能附和现今事情的,只有玉环体育馆事件。

    这不管是胡晓东,还是老徐,雷瞳,都是当年作为玉环体育馆惨剧亲历者存在。

    大家都很清楚当时情况。

    也正是因为此,他这话一出,立刻是叫场上氛围变的有些压抑。

    三人一度沉默,原本的谈话也陷入僵局。

    玉环体育馆事件妥妥是老徐心理最敏感区域,尽管胡晓东适才意识到自己话语失当会引起他不适及时止口,岔开了话题。

    但很显然,胡晓东这欲言又止的做法并没有给老徐减轻多少负面情绪。

    低垂着脑袋,老徐面色相当难看。

    不过好在老徐抗击能力,心理承受力都比较强,在几十秒调整后,他重新抬起头。

    “会上稽查管理队队长给队里下达了较为严格的命令,从这些命令看,他是没有反水意思的。至少明面上没有。所以我们也不用妄自揣测。”

    “唉,没有当然最后,可是连长你也知道,这帮混球不可信呢。看看他们在唐倩事情做的事儿,叫我信他们说的话,我宁愿去放屁。”雷瞳感慨句。

    老徐何尝不知道中年人话语不可信。

    可眼下情况容不得他不信:“行了,不管他们想怎样,我们见机行事就好。”

    “那咱下一步怎么办?”

    “旁的暂时先放一下,我们得抓紧时间出去给叶昊他们发送消息!”老徐确定,叶昊那边肯定非常着急。

    之前是没办法,老徐只能相信叶昊,靠着家伙能力去稳定局面。

    现在的胡,自然得赶紧与外面沟通下,报个平安,同时说明这段时间馆内情况。

    “可这……咱能出的去吗?老徐你也说了馆内实施了管制戒严,要想和外面联系,我们恐怕得冒险寻找其他位置,途径了。”胡晓东忧虑道。

    “这事儿我来办,会议上说了,现在只有稽查管理队的可以自由出入馆内外,我的话,应该可以出的去。”

    “哦,这样啊,那就真是太好了。连长,别耽搁了,你先出去办正事吧,其他回来再说。”听得老徐可以出去,雷瞳赶紧是出声催促。

    早点跟外界联系,早点叫弟兄们放心,也早点安抚他们别做“冲动”事儿。

    老徐自然不会耽搁,要不是特地过来给胡晓东,雷瞳说明情况,他早就出去传递信息了。

    不过眼下既然信心已经传递完毕,老徐该是出去办正事儿时候了。

    点点头:“那行,你们在这等着,我这就出去给叶昊他们传消息。”

    丢下这句话,老徐转身就走。

    可不等老徐迈步,胡晓东突然叫停道:“等一下老徐!”

    转过头,老徐落目胡晓东身上,继而询问:“有什么事儿?”

    目光渐渐严肃,胡晓东肃然开口:“老徐,如果说真的……这帮混蛋真的有打体育馆主意,到时候你打算怎么办?”

    安静,场上再次变得安静。

    只是这次老徐没有呆愣太久,他在端详胡晓东几秒后,回了四个大字:“见机行事!”

    言罢,便是径自转身离开了。

    望着老徐果决离开背影,胡夏东轻叹口气:“希望这些只是我们假设吧。”

    是否是假设,老徐不知道,胡晓东也不知道。

    他们现在能做的,只能还真的只能是按照老徐说的见机行事。

    心情不是太好,老徐离开后,脑子里也是相当复杂。

    玉环体育馆的事儿是他这辈子都无法忘记的梦魇。

    因为他的一个大意决定,葬送了近百人性命。

    这种事儿……搁着一般人或许并不在意。

    末世嘛,本就是把头别在裤腰带上。

    死这档子事儿,就是个早晚问题。

    正所谓生死有命富贵在天,你既然选择了投靠体育馆获得庇护,相应的就该承受他可能带来的危险危机。

    但老徐不是一般人呐,他是个很有责任心和担当男人。

    若是没这些担当,责任心,他也没可能加入尖刀连,更没可能成为这只牛叉队伍的头。

    就这么怀揣着复杂情绪,老徐一路来到球场入口前。

    到了地儿,他是被门口守卫拦下才从混沌思绪回过神的。

    “唉,我说你搞什么啊,没见这被封锁了吗?还往这边闯,我看你是找不自在啊!”

    闻言,老徐扬起脸。

    是生面孔,加上又都是便服,不用说,这中年人说的没错,这体育馆驻军看来是真的和稽查管理队交接了。

    因为平日里,球场入口都是驻军管辖范围,在这执勤的也都是驻军守卫。

    但现在……这两货明显是稽查管理队的。

    老徐也不废话,直接从身上摸出自己身份卡,完了递过亮出:“自己人。”

    凑上瞅了两眼,见老徐手里身份卡不假,耸肩笑了笑:“哼,还真是自己人。你这出去做什么啊?”

    本身心理就烦,老徐懒得和面前两人废话。

    这会议上,中年人命令下达的很清楚,稽查管理队队员可以随意出入场馆。

    所以从规则上讲,老徐也是没必要跟对方俩货交待什么。

    他们不是稽查管理队上层,对方和自己一样都是稽查管理队底层办事儿人。

    既然都是平级的,对方给他甩脸子,老徐接着呢,是给对方面子不给,那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搁着前两天,老徐或许还会卖这二货一个面子。

    毕竟,对方不管怎么说都是稽查管理队的。

    但现在,心情不爽老徐板着脸,面无表情回道:“我做什么似乎没必要给两位解释吧。这个你们看过了,现在可以让我出去了吧?”

    “喂,小子,怎么说话呢?火药味这么重,你是想找茬吗?”这平日里跟平头百姓嚣张惯了,他们平时问话,馆内百姓谁敢不老实回答?

    现在倒好,直接是给老徐回怼回去,这叫两守卫不能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