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七十二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二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七十二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二十八)

    德里克着手拍打了两下脸颊。

    他现在十分困顿,熬到这个钟点是困意最为浓烈时候。

    不过好在距离交班还有不到二十分钟时间了。

    过了这个钟点,他就能好好睡上一番。

    举着望远镜,扫了眼对面体育馆。

    和往常一样,体育馆那边黑漆一片。

    球场上有一两个身影晃荡。

    不用手,这多半是稽查管理队给安排的守卫。

    在这个时候,没事儿情况就是最好的情况。

    取过矿泉水**,德里克拧开**盖仰头倒了两口。

    今夜看来又是个平安夜了。

    抬眉望天,压顶的乌云还是没有散去。

    这样天气已经持续很久了,在这种天气下工作是十分熬人的。

    因为看着这样糟糕天气,它总是会给你一种要出事儿的感觉。

    但是两周多时间过去了,事态的发展倒是并未似天空天气般出现大的问题。

    这算是不幸中的万幸。

    可德里克如何能够想到,这天空的阴霾只不过是一场狂风暴雨的前兆。

    时间划过十二点半,老徐一如既往守在岗位,身边混球也是毫无改观的昏睡如死猪。

    突然,老徐听到一串急促脚步声由远及近。

    听声辨位,老徐当即辨识这脚步声是从球场那边传来的。

    正寻思是不是到了换岗时间,人影已然杀到门外。

    “砰!砰!砰!”手砸玻璃门。

    外面人这般粗暴一砸门,躺在位上睡的正酣的守卫不出意外给吵醒了。

    醒来的守卫茫然四顾,完了瞅见正在玻璃后拍击的家伙,火气登时冒起:“妈的!有病啊!大半夜的你砸毛的门啊!不知道敲门吗?”

    对方也不客气,不但没有停下手上砸击动作,反而同样狠厉骂咧:“你他妈的少给老子bb,赶紧开门,不然出了事儿,你们两个担不起!”

    “草!上脸了是吧!老子今天不给你开门怎么着!?”

    怎么着?这事儿回头捅上去,绝对讨不到好。

    老徐可不会傻到跟身边傻缺同仇敌忾。

    人家是占着理在,事情真弄到上面,谁倒霉白痴都能想清楚。

    这货刚睡醒脑子不清爽,老徐肯定不会搭理。

    另外,看来人那般着急模样,老徐担心外面出事儿。

    不管三七二十一,老徐直接是给开锁开门。

    旁边守卫见了没好气上前阻止:“喂!老子说不开门你没听见啊!?”

    慕的转过脸,老徐指着守卫按在门锁上的手掌,森冷道出两个字:“拿开!”

    没有过多语言,也没有过多动作,就一个眼神。

    再看守卫,似是过了电般浑身上下抖了个激灵。

    饶是守卫自己也不问清楚自己为什么会这样,老徐的眼神令他由心而发的感到恐惧,探出的手掌也是本能缩了回去。

    杀气,大抵就是如此吧。

    生活中,我们也会遇到类似情况,未必是杀气,总之总会有这样人他发号施令就有那种气魄,叫你心理总是不愿意也得去做。

    譬如,我们工作中的领导,学业上的导师,甚至班级里的老大。

    但无论那样和老徐比起来都完全不在一个档子,毕竟,他是军人,是一线值守军人,他是死亡堆里摸排滚打出来的,所以……

    守卫识趣的撤了手,他怕了。

    对方既然怕了,老徐也就没有继续打击。

    现在他也没心思教育这个白痴。

    重点是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打开门,老徐让进外面人。

    对方一进来,便是手指门内守卫呵斥:“你小子等着,今天的事儿回头再跟你算!!”

    守卫还处在老徐那惊骇一眼震惊中,很是难得没有回嘴。

    不过他不回嘴,老徐可是要回嘴了。

    “喂,兄弟,这么着急,是外面出了什么事儿了吗?”

    “是啊!要不然我这么着急过来做什么?”

    “那,那发生什么事儿了?”老徐焦促问道。

    “唉,现在不是说这些时候,我得赶紧去给队长汇报!!”

    丢下这句没有结果的结果,来人拔腿就跑。

    望着对方远走的背影,守卫终于是回过神了。

    “什么给队长汇报,我看他就是打着这个幌子装b!”

    照旧没去搭理身边白痴废话,老徐眉头紧蹙。

    心道是:这么着急找中年人,看来外面发生的事儿可大可小啊。

    毫无疑问,这大半夜把人从被窝叫醒可不是叫人舒心事情。

    看看身边这货,美梦被打断尚且如此狂暴,更不消说中年人了。

    如果不是事情危机,老徐相信这外面值守人员断然不会跑去通报中年人。

    毕竟,现在已经是临近午夜一点。

    现在去找中年人,肯定是自讨没趣。

    但对方这么做了,那就……

    扭脸看了眼身后打开的门洞。

    老徐眼眸渐渐凝重。

    守卫在骂咧完后,就去锁门。

    他嘴里还在碎碎念的絮叨。

    当然都是些抱怨之类咸碎之语。

    只是不等他把门带上,身后老徐慕的开口喝令:“慢着!”

    闻及此言,守卫立马是立定好。

    好嘛,自打之前给老徐那一瞪后,守卫就跟做了病似的服帖配合。

    老徐上前拨开守卫,完了似是个领导吩咐:“你在这守着,我出去看看出了什么事儿?”

    出了什么事儿?能出什么事儿?你是不是傻啊,这体育馆跟个龟壳样能出啥事儿?

    守卫觉着老徐听啥是啥跟个傻子样。

    可心理这么想,他嘴上却是不敢怎么说。

    下意识点点头,守卫算是应下了老徐命令。

    交待完毕,老徐便是快步朝球场冲去。

    会出什么事儿呢?

    老徐心理满是疑惑。

    不过不管是啥事儿,从适才来人表情看,应该还没到不可挽回地步。

    到了球场,老徐眼睛快速扫过看台下方操场……没人。

    紧接他便是听到一席人声操作,顺势望去,果然,几人正聚在他早上去的那个高塔观察哨位置。

    见得此般情景,老徐首先得出判断,应该是球场外面出了啥事儿。

    不敢耽搁,他当下提步快速朝岗哨位置冲了过去。

    人一到那边,几道手电光柱便是照了上来。

    老徐抬手探在额前,以避开强光射眼。

    这时就听对方人声询问:“怎么是你?队长呢,他来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