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七十三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二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七十三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二十九)

    “已经去通知了,一会儿应该就会过来了,怎么了,出了什么事儿?”老徐随口搪塞句,紧接切入主题。

    “你自己上去看呗。”守卫应了声。

    老徐本就有此打算,也不废话,爬梯上爬。

    “唉,老叶,你说体育馆那边再搞什么啊?”

    叶昊,德里克已经交班,不过在交班后没多大会功夫,叶昊便是发现体育馆有异样。

    这本来黑漆一片体育馆内突然光柱闪烁。

    按理说这本来没什么,黑夜里用手电照亮很正常事儿,可问题体育馆……就叶昊他们这段时间监视观察来看,不管是驻军在时,还是离开后,体育馆馆内馆外夜间都基本是绝对无光,根本没有手电照明之类。

    所以此时见得,才会引得叶昊格外注意。

    德里克也是因此从床上爬起继续监视。

    “不知道,不过从他们那边情况看,好像是对馆外车子感兴趣。”

    手电时不时照相场馆外停放集卡。

    这一次也就算了,但过去一段时间,时不时就有灯光落下。

    要知道,在体育馆用手电本身就已经是个例外。

    现在又接二连三朝外围照射,这期间风险不言而喻。

    所以如果说那边没出问题,叶昊打死也不信。

    “他们照集卡做什么?那边好像没啥问题呀!”德里克狐疑发问。

    叶昊盯着前方,他并不能看的太清对面发生事情。

    毕竟这是午夜不是半天,他们之间的距离注定了他没法窥探清楚。

    所以,扭转过头,叶昊冲德里克发问:“小德,这对面上半夜有没有什么特别事情发生?”

    对面情况看不清,只能从细节推断。

    这方面叶昊是把好手。

    可是德里克垂首思量了一会儿,摇摇头:“上半夜没发生什么特别事情啊,一直都很正常。”

    虽然困顿想睡觉,但德里克自认自己监视还是很到位的。

    “外面车子那边没情况?”

    “没!!”德里克肯定。

    “那体育馆守卫呢,他们之前有没有开过灯光?”

    如果之前对方就有开过,现在开就没什么。

    反之,之前没开过,现在频繁开启这就……

    “没!之前体育馆那边一直很安静,啥动静都没有!”德里克依然肯定。

    “这就奇怪了,既然之前体育馆什么事儿都没有,那为什么现在这一个个都这么紧张集卡呢?”叶昊有些想不通。

    德里克同样纳闷:“是啊,从咱这边看,那边好像也没什么异样啊,他们不会闲着无聊闹着玩吧。”

    “不会!”叶昊果决否定。

    “我知道,我就随便这么一说!”德里克无奈苦笑。

    他当然清楚体育馆那边不会无聊做这种事儿。

    要知道,半夜灯光本就特别明显,这个时候打光先不说安全问题,是否会吸引丧尸或者别有用心人窥探,关键,这谁会闲的蛋疼用午夜打光来排解无聊时光?

    真要是有这样无聊人,一个也就算了,可明显现在体育馆不止一人再做这种事儿,所以肯定对面有情况。

    只可惜距离太远,天色太暗,靠着手里望远镜,叶昊,德里克没法看清对面情况。

    而就在他二人为着体育馆事情伤神费脑之际,老徐已然是爬上高点,来到检查哨。

    “是你?队长没来吗?”

    又是同样质问,老徐没有多言,随口回道:“去叫了,我过来看看出来什么问题。”

    “下面,你自己看吧。”说着话,男人提着手电探身向外,朝下打光。

    老徐见了,眉头蹙起,当下将其朝后拉扯。

    给老徐这么大力一拉,对方自然立不稳。

    加上又在高点,对方可着实是被吓了一大跳。

    待得缓过劲来那没啥好说的,自然是立马矛头怼向老徐。

    “你搞什么啊?”冒火喝问一句。

    老徐面色严肃,抬手指向对方掌中手电。

    他这一指,对方那是丈二摸不着头脑。

    “什么意思?”呆望老徐。

    老徐依然严肃:“手电!你们别告诉我,之前你们一直开着手电在对外面照!”

    “不然呢?这他娘的黑灯瞎火的,不用手电,我们看个毛线啊?”对方理所当然。

    他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现在这情况,确实是没光线视野不好。

    老徐按捺吐了口气:“你们有没有想过,这样打光可能带来的危害?”

    “得了,你他娘算个老几啊,队长没来,你到在这七个三八个四起来了。老子就用手电了能怎样?”对方很是蛮横。

    老徐丝毫不感到奇怪,这帮稽查管理队人在体育馆那是骄横跋扈惯了。

    平日里,也少有人这么教育他们,跟他们对着干。

    不过眼下设计安危,老徐不想废话,当下狠厉道:“之前你们做我管不着,但现在都给我把手电关了,否则,别怪我没提醒你。”

    “我草!”何尝听过这样威胁言语。

    男人冷言朝旁边同伴瞥了眼,随即挂上副轻浮笑容:“呵,呵呵,看把你能耐的,怎么着,还想打人不成?”

    “如果你现在老实听我的话,这种事儿可以避免!”老徐冷眸。

    可惜他的退让落在对方眼里那就是一种挑衅。

    “小子啊,别给脸就上脸,真他娘以为自己挂个稽查管理队身份就不得了了啊。看来你是还不清楚我们稽查管理队的做风啊。想打我,来啊,我就看看你……”

    “砰!”只觉眼前黑影伤过,下一秒男人便是两眼一黑,仰面软倒在地。

    “啰嗦!!”老徐轻松解决掉废话男人。

    他也不想这么做,毕竟,动手打队里人,后面中年人过来还指不定什么说辞。

    他也给了对方机会,但对方舔着脸找打,这你就真的没办法了。

    况且现在这局面,对方这么找茬,老徐要是不解决,这货继续用手电照明,最后危机的还是体育馆安全。

    综合以上,动手是不得已举动,老徐放倒男人后,目光立马瞥向另外岗哨内人员。

    被老徐这么一怼,对方本能朝后退了一步。

    好家伙,就老徐适才那一拳搞出动静,对方看在眼里,记在心理。

    如果说刚才他还指着在旁看好奇,那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