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七十四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三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七十四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三十)

    “你还有问题吗?”老徐沉声问道。

    “没,没问题了兄弟,这个我,我不用!呵,呵呵。”尬笑两声,男人相当后怕回答。

    他是真担心把面前这位爷给绕到了,回头人给自己也来那么一下,那可就……

    “下面发生什么事儿了?”重新将问题提出,之前老徐提此问,对发情总是随口敷衍。

    现在有刚才那一拳立威,加上目前男人紧张模样,老徐相信自己这再问应该会变的容易一些。

    而事实也的确如此,时下听了老徐重复问题,男人不敢耽搁,当即如实回道:“是,是这样兄弟,我,我们之前在这值守,突然听到下面有异样动静,本来没当回事儿,后来这动静越来越大就探头朝下看来眼。”

    “然后呢,发现异动源头在哪儿了吗?”老徐继续就重点问题询问。

    “发现了。”点点头,男人应道。

    “哪儿?”

    “下面,就下面集卡!”抬手冲下指了指,不过随即男人便是将手收回。

    因为他发现,自个儿探伸出去的右手,立马拿着手台。

    而这手台可正是老徐之前吩咐他不要乱动玩意。

    生怕老徐动手打人,男人此事既急促,又尴尬。

    他很担心老徐接下来举动。

    只是很显然一点,男人的担心是有点多虑了。

    此事的老徐压根没有去注意这些细节问题,他满脑子想的都是男人适才说的话。

    下面,就下面集卡!

    声音源头在集卡上,这种事儿可就有点蹊跷了。

    没有耽搁,直接是探身冲外朝楼下望去。

    此事集卡倒是很平静,并没出现男人说道的动静。

    转脸望向男人,老徐质问:“哪有动静,不挺安静的吗。”

    “唉,是,是啊,现在是安静了,可,可这之前不这样。”

    男人很是无奈。

    “之前怎样?”老徐追问。

    “之前这车里晃动厉害,还有砰砰响声。”

    “明显吗?”

    “明显。”

    “持续了多长时间?”

    “挺长的,不过断断续续。我们寻思这事儿不寻常,觉着有必要给上面通报一声,说一下,所以就派人去找队长了。”

    一问一答,老徐知晓了自己想要的东西,也基本了解了事情大概。

    扭脸再次冲下,按照对方说的,他们过去一段时间,有发现体育馆下方集卡出现声响动静,并且车体有晃动。

    声音时断时续,因此出去找中年人汇报。

    这事儿显然不同寻常,尤其是发生在这些集卡上。

    “是一辆集卡有这种情况,还是都有?”

    “这个,我们倒是没怎么注意。你也知道黑灯瞎火的,我们也怕搞出事儿,所以手电……”

    比出手里手电,但最终还是放下了。

    显然男人对老徐的话还是存在一定机会。

    “所以我们看的太仔细。”

    什么看的不太仔细,瞅对方那惊骇目光,老徐估计对方这货就是怕出事儿才没去看。

    就这些人办事风格,老徐可是领教过了,看看和自个儿值守那家伙晚上表现就清楚可知。

    说话功夫,这楼下慕的骚动起来。

    老徐提步朝下瞄了眼,数道光柱闪烁。

    见得那些闪烁光柱,老徐便是无奈。

    指令说的很清楚在室外严禁开灯光,现在倒好,这帮家伙有点事儿就破坏规矩。

    诺达一个体育馆倘若真的交给这帮家伙管理,那可真是……

    “喂,都照什么照,没见谁来了啊!!”声音有些熟悉,徐仁杰正好奇之际,就听下面人说道:“哎哟,是队长,队长来了啊,快快,把手电停了。”

    原来是中年人。

    老徐这边想着,那边就在黑暗中听得几记清脆响声。

    “啪!啪啪!”

    “搞什么搞!队长来了还在那里照,眼瞎啊,不知道这玩意照脸不舒服啊!?”

    “行了,声音从外面发出的?”

    “是啊,队长,您,您上去看看吧。”

    爬楼声。

    老徐知道有人上来了,随即看了眼那躺在地上还处昏迷状的白痴,眉头蹙起。

    无疑,当时他出手教训对方,是迫于情势需要。

    因为若是任由对方那么肆意拿手电照射,对体育馆肯定不利。

    这事儿本身没啥毛病,但中年人过来就有点不好办了。

    对于中年人是啥脾气,坦白讲老徐还摸不太清楚,毕竟没正面接触过。

    但靠着早上在会议室短短几十分钟接触看,这家伙不是个简单人物。

    不知道他是否会借机跟自己发难。

    想要提前撤离是没可能了,这上下就一个梯子,对方一行人正在朝上走,老徐只能在台上等待。

    抬眼瞥向旁边男人,老徐没有说话。

    可他不说话,男人却是自觉低语:“兄弟,你放心,待会该说的说,不该说的我一个字都不会朝外蹦。”

    本来也没打算要男人怎么办,这中年人即便发飙也顶多训斥两句,给自己写处罚难看,让他在众人面前树立威严,但肯定不会杀了他,尤其不会在这种需要人手时候。

    既然不致死,老徐有啥好怕的?

    不过男人这么识趣,老徐也乐得接受。

    点点头,老徐没有多言。

    不多时,下爬的人陆续登顶。

    上来之人中果然是有中年人。

    而中年人一登顶,不出意外,第一时间发现了那个被老徐撂倒在地的家伙。

    “这是怎么回事儿?”中年人背手发问。

    其举手投足一看就是领导派头。

    要是搁着稽查管理队其它人,见到这个场面,肯定是提高音调跳脚骂咧了。

    不过中年人很是沉稳,他语气平和却又不失威严。

    老徐当下回道:“是我放倒的。”

    “你放倒的?你脑子被驴踢了啊!?”果然,一个不长眼家伙插口喝道,这家伙老徐刚才在下面见过。

    现在插话,明显是想在中年人面前表现一下,展现下自己能耐。

    特殊时期,特殊对待,若是运气好,叫中年人看上眼,保不齐就此平步青云,跻身上层。

    能在体育馆混到稽查管理队上层,那绝对是个美差,也绝对是此地众人最想做的。

    老徐并不在意对方喝问,相反这个节骨眼若是没人出来找他麻烦那才见了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