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七十六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三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七十六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三十二)

    只是中年人这种能力究竟会用在正途,还是邪道这依然是优待考量问题。

    希望自己担心事儿不会发生吧。

    老徐能做的也只有祈祷。

    毕竟,他现在不是体育馆上层,他没法阻止中年人决断。

    “明,明白,队长,我,我知道了,我,我后面一定注意!”忙不迭表达,守卫显得相当害怕。

    这不奇怪,中年人在馆内说是土皇帝那是一点不为过。

    他随便一句话,一个指令就能决定一个人生死。

    对于守卫的表态,中年人点了点头。

    然后言归正传:“好了,你说这下面集卡有动静,可我到现在怎么没听见呀?”

    中年人诧异。

    守卫赶紧回道:“哦,是这样队长,这声音就是时断时续,您没来之前就这样。哦,你稍等一下啊。”

    丢下这句,守卫便是开始在身上摸索。

    好一会从兜里掏出个东西,黑灯瞎火的老徐也看不清。

    倒是守卫掏出东西后,马上跟进道:“队长,我这就演示给你看。”

    说着话,在老徐与中年人莫名目光注视下,守卫来到头前,探身将手里东西着力丢了下去。

    就在老徐想要开口阻止时候,一切都已经晚了,守卫已然完成丢掷。

    不过这也没什么,丢个小东西倒也不会闹出太大动静。

    可就在老徐释然之际,守卫丢掷东西不知道是撞击地面还是和集卡钢板亲密接触,总是发出了声不是太大动静。

    但在静匿午夜,这不大动静还是清楚落在塔顶众人耳里。

    “就这样?”中年人追问。

    和老徐一样,中年人也是被守卫莫名其妙举动给弄糊涂了。

    可中年人追问刚刚落定,馆外慕的热闹了起来。

    “咚!咚!咚!”噪杂撞击声无规律响起。

    老徐闻声,立刻探前朝下探望。

    中年人亦是如此上前。

    两人目光顺着声音源头落目馆外下方。

    很快,他们便是确定声音是从哪儿发出的了。

    诚如守卫之前汇报讲述的那样,声音是从集卡发出的。

    饶是没有灯管照明,老徐依然可以从集卡不断晃动车身确定声音的源头。

    一辆车子响起,不大会儿功夫,周围车辆全都陆续动了起来。

    这种情况叫得老徐眉目登时蹙起。

    毫无疑问,这种情况不对劲,不是不对劲,是非常不对劲。

    守卫“演示”完毕,出声道:“队长,就是这样,刚才就这动静。”

    不用守卫强调,中年人也已了然。

    “知道是什么原因吗?”征询一句,中年人收回身子左右望望。

    现在场上抛出中年人,总共还有四人。

    老徐权且不说,余下三个守卫,一人昏迷,余下两个自然是不会错过这个难得表现机会。

    演示守卫当先开口:“哦,队长,我估摸着,这车厢里肯定有活物!”

    “哼,废话!你这不是废话嘛,傻子也知道有活物啊!没活物车子还能自己动吗?”

    果不其然,这才刚开始,两守卫就为了“争宠”自己人跟自己人狗咬狗起来。

    老徐也不插话,立一边看二人表演。

    “你骂谁傻子呢?你这么能耐,那你说车里什么东西?”演示守卫不甘示弱,揶揄反问。

    另外守卫冷笑一声:“队长,不用说,这里面多半装的是家禽之类,这些是驻军那边搞的物资。”

    “哼,我当你多能耐呢,还物资,你所你是不是傻?”演示守卫讥讽。

    “喂,怎么说话呢?不是家禽,你说是啥?”另外守卫防守反击。

    “还能是啥?这明显里面装的是人呐,还家禽?家禽能搞出这动静?你说笑呢?”演示守卫继续嘲讽。

    另外守卫刚准备驳斥,中年人把手一抬,这意思是示意二人止口。

    中年人发话了,俩货只能闭口,本打算还击的“另外守卫”被中年人这么一打断,也是郁闷恼火。

    如此算了,他白白给演示守卫攻击了一通。

    可有啥办法呢?官大一级压死人啊,更何况在他面前的这中年人还非是一般人。

    叫停两货争执后,中年人移目看向徐仁杰。

    老徐镇定自若在场上,俩货争论时他一直是以一个旁观者身份在那儿立着。

    一来,老徐不屑跟两白痴废话。

    因为傻子都看得出,这两人根本目的不在于讨论,而在于表现。

    你说跟这样人一起共事多跌份?

    更关键,这都什么时候了,两人还有心思“争风吃醋”,老徐也是服了这些白痴。

    二来,这是老徐习惯性举动。

    这连队干部做久了,老徐已经习惯遇事先行听取下面人意见。

    这大抵就是众人拾柴火焰高吧。

    另外,老徐不管是尖刀连下属,亦或是胜利者联盟团队伙伴,他们素质能力可是要比面前两傻蛋来的强太多了。

    “你不打算说点什么吗?”中年人突然开口问道。

    从某种程度,这中年人还真是和老徐有几分相似地方。

    他明显也是在听取手下意见。

    老徐闻言,没有含糊,他不说不是肚子里没货,只是不想跟两傻叉为伍。

    眼下既然身为队长中年人亲自开口询问了,老徐没道理继续装傻。

    毕竟,中年人才是解决问题关键。

    “我的看法,这搞出下面动静的……既不是人也不是家禽。”轻描淡写回了句。

    老徐这句不痛不痒话直接是给争论半天两白痴意见给否决了。

    而不出意外的,他的这席否决立马是叫两白痴扭转过脸。

    二人诧异望向老徐,渐渐二人面色都浮起一抹不善表情。

    “哟,又来个能耐人啊,还既不是人也不是家禽,来来,你说说,不是这些那能是啥?”演示守卫当先发难。

    “另外守卫”本来还有些顾忌,毕竟老徐之前一拳之威还摆在那儿。

    演示守卫随中年人一同上来,并未见老徐壮举,说的肆无忌惮可以理解。

    但“另外守卫”那是真切领教过老徐能耐的,所以他多少是有点顾忌。

    不过时下演示守卫都开口了,他要是不开口岂不是落得下乘叫中年人看笑话?

    事关自己前途命运,“另外守卫”也管不了许多了,当下跟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