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七十八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三十四)-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七十八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三十四)

    另外守卫显然是受够了老徐这种“太简单”的回复口吻。

    他直接切入正题。

    老徐还是面色如常,按照自己方式回道:“我就问你一个问题。”

    “什么问题,别说一个,十个我也能回答你。”

    相当自信,守卫高昂着脑袋,生怕旁边人不知道他能耐。

    这期间,中年人始终冷眼旁观没有发话。

    如果说这场上有哪个值得老徐关注的话,也就中年人始终在他注目下了。

    “好,我问你,现在咱不管车里有没有物资,也不管装了多少人,我就问你,他们到现在既然被关着为什么不吼喝,不叫人放他们出去?”

    “切,”大手随意一摆,守卫轻浮的表现表明他对老徐问话相当不屑,甚至好笑。

    “为什么不吼喝,为什么不叫唤,这不很简单问题嘛!”如法炮制,另外守卫终于是找到机会,把老徐适才习惯性回答他的扎耳回复给说道了遍。

    “他们嘴巴被堵了没法说呗!”

    你瞅你那白痴样子,另外守卫洋洋得意,他实在没想到这老徐折腾半天,所谓的简单就给个这种问题。

    他不禁为自己之前还那般看重对方有点感到好笑。

    老徐听罢不以为然,他面色如常紧接跟进:“是吗?嘴巴被堵了所以不吼喝,不叫唤?”

    “难道不是吗?”另外守卫反问。

    老徐点点头:“是,你说的没错!是存在嘴巴被堵这种可能性叫他们不能发生。但你有想过没有,如果嘴巴都被堵了,他们拿什么吃饭,喝水?没饭吃,没水喝,这么长时间,他们在这闷罐里何来力气折腾?既然知道没可能被放,他们这么卖力摇晃车子又是为什么?意义何在呢?”

    再次是一系列反问排比,老徐再次是给另外守卫弄到无言以对。

    同样的方法,同样的询问方式,老徐无疑又拿下了另外守卫。

    刚才还不可一世觉着自己多了不起,老徐是傻的另外守卫现在半张着嘴巴不知道该说什么。

    等了会儿,见另外守卫没开口继续意思,老徐便是扭转目光看向一直没有发表意见中年人:“队长,我要说的就这些了。”

    没有过多动作,中年人依然是俯肘而立。

    正如旁人很难从老徐脸上瞧出动静一样,此刻你也很难从中年人面上瞧出他有什么特别心理活动。

    “你的否定意思我是听明白了,按照你的思路,这下面车内装的既不是家禽物资也不是幸存者人类,如果这样的话,那依着你觉着车里装的会是什么呢?”

    问题再次抛出,中年人的确有些水平。

    演示守卫听罢中年人提问,赶紧是更进道:“对啊!这也不是,那也不是,你说的头头是道,你说这车里是啥?”

    这有水平和没水平人一比较,高下立鉴。

    同样一个问题,不同人提出来,你就能马上分辨谁更有身份,更有能耐。

    搁在现实,同一个错误,有能力人看出,他会很客观给你指出,不管用何种方法,也许暴躁,也许委婉,但终归他能给你点出问题所在,让你成长。

    可没能力的喷子,他们瞅见人们犯错,先不说对方是否真的错,总之,只要是和他世界观不符,或者他只知皮毛东西不一致,疑惑单纯叫他不爽事务,他们会做的就是臭妈。

    似乎只有国骂,把人家祖坟都给挨个抛一遍才能彰显他们能耐。

    殊不知这种人是最可悲,还能活在社会底层的蛆虫。

    对于演示守卫的讥讽,老徐根本不以为意。

    人嘛,没必要和傻子怄气。

    因为你跟他气,他还不知道你气啥。

    就拿演示守卫适才给出的那些意见,稍微有点脑子人想来都不会提出。

    你提其实也没什么,毕竟,讨论嘛,就得允许各种意见。

    但问题,当别人给你和善指出是,你最起码应该虚心接受。

    就算心里接受不了,明面上也该表现差不多。

    而似演示守卫这样,明明错了,还错的理直气壮,觉着老徐有意针对,甚至认为老徐傻叉,对这种活在自己世界的白痴,你只能说他真的“很幸福”。

    老徐自然不会受这种白痴干扰,他没卖关子,这种时候也由不得他卖关子。

    手掌抬起,老徐指着楼下,肃然面庞道:“我的看法是,这些车里很有可能装的是……”

    “是什么!?”两看守齐齐发问。

    老徐深提口气,继而缓缓吐出两个字来:“丧尸!”

    场上登时安静下来,两守卫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紧接也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竟然双双发生浅笑:“哈哈,呵呵。”

    “哎哟,你可真是有意思啊,丧尸?这下面装的是丧尸?你脑洞还真是有够大啊。居然能想到车里装的是丧尸。”

    “队长,不好意思,别怪我们失态啊,实在是这小子太那啥了。丧尸?车里装丧尸?你是真傻还是装跟队长装傻啊?你要是真没主意可以不说嘛,没必要,呵呵……非得糊弄个出来。”

    一句接着一句,这老徐一句话可算是戳到两守卫点了。

    这之前被老徐夺了的面子,二人可是不错过半点机会想要讨回。

    听着这两人一人一句的双簧,老徐没有反驳,只是淡定站在那儿。

    他很清楚自己这席话说给谁听的。

    他的话是说给明白人听得,眼前两傻子听不明白嘲笑,那是对方的事儿。

    想反,这个时候沉默恰恰是对两傻子最好回敬。

    “你们俩觉着这下面装的不可能是丧尸,那也说说理由吧。”中年人和之前对待老徐一样,之前老徐否定两傻子推断,中年人就叫老徐给出解释。

    现在反过来,两傻子否定老徐,中年人叫二人给解释没任何毛病。

    再次相视看了眼,两傻子又在命运撮合下结成了一队。

    只是二人你看我,我看你,谁都没争先开口,都指着对方回应。

    中年人微微蹙眉:“怎么?是没有解释还是不想解释啊?”

    中年人发话,两守卫不敢再摆谱,当下演示守卫接茬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