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七十九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三十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七十九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三十五)

    “队长,不是不说,实在是这东西他扯淡了,有脑子人肯定都不会这么想。”演示守卫又开始装b了。

    这不奇怪,似这种家伙,稍微有点机会,就绝对不会错过展示他“聪明才智”。

    只可惜他们所为的展示,压根不是表露他多聪明,而是傻叉。

    “哦,是吗?说来听听。”中年人抬手示意。

    队长这动作,更加是叫演示守卫得意。

    他自觉自己的聪明才智打动了中年人,对方的举动是在真心向他求教。

    瞥了眼老徐,演示守卫满脸的轻蔑。

    心道是,刚才你嘚瑟的紧,现在看老子怎么反驳你。

    “很简单啊。”还是照老徐套路,紧接演示守卫继续:“这车子是驻军弄来的,他们脑子坏了,吃饱了撑的弄这么些丧尸在车里?你刚不是挺喜欢问问题的嘛。好啊,现在我倒是问你一个,你告诉我,他们整这些丧尸在车里做什么?意义何在?”

    “不知道!”想也没想,老徐干脆回答。

    而老徐这般干脆的否定,倒是给演示守卫弄的有些呆愣。

    他本想着看老徐吃瘪不知所措,想找借口狼狈模样,没想到,对方就这么随口回答了。

    老徐的随意,实在是很叫演示守卫郁闷。

    因为他一行想看笑话的目标,人压根没把他的挑衅当回事儿。

    这就跟你着脑发火冲着敌人使劲骂咧吐槽,对方最后来句“你说完了?说完我就走了”一样。

    说白了,人压根没把你放在眼里。

    不把你放在眼里,自然不在意你说的任何话,做的任何事儿。

    挫败感!一股浓烈挫败感自演示守卫心底冒出。

    现在倒好,本来想叫老徐为难,时下倒是他演示守卫被弄到难堪不舒服了。

    “不知道?不知道你乱答个什么劲?队长,你瞧见没,这货是在拿您话开玩笑呢。他屁都不知道,就随便答一个丧尸,队长,他是无视您啊。喂,小子,你也太嚣张了吧,连队长你都敢糊弄?”

    情急之下,实在没辙的演示守卫很自然把中年人搬出来。

    意图用中年人来迫使老徐就范。

    老徐没这番意思,自然也不会担心害怕什么。

    正所谓身正不怕影子斜,他可没演示守卫那些花花肠子。

    他丝毫没有波动,肃然回道:“我只是把我心理想法说出来。队长问我了,我总不能什么都不说吧。队长,下面是不是装的丧尸,我没证据证明,但是同样没有切实证据否定。至于究竟怎么看,你决断。”

    老徐应的坦诚,不卑不亢。

    既阐述了自己立场,也没有半点巴结意思。

    而他越是这样,越显得演示守卫跌份。

    同样是提问解释环节,老徐之前对答如流,就事论事,并没其它任何嘲讽,攻击意思。

    反观演示守卫这边,先不说他反驳的力度有多大,但单就事情本身,从头至尾,他基本都是抱着嘲讽态度在行事。

    如此对比,高下立判。

    老徐不多做解释,也是出于对中年人信任。

    透过他这段时间对中年人观察,他确定中年人不是那种跟两守卫一样没脑子蠢蛋。

    尽管他现在明确表示自己无法佐证集卡里装的是丧尸,但推断他已经提出了,他相信中年人心理应该会有评断。

    不作声凝望演示守卫一眼。

    随即,中年人淡漠道:“我只是叫你们进行合理沟通,既然是沟通,就是畅所欲言,你说他糊弄我……那是不是你们之前解释不来,也算糊弄我啊?”

    “我,这……”

    搬石头砸自己脚。

    中年人质问的没错啊,你演示守卫斥责老徐拿个无根无据推断出来是糊弄他中年人。

    那你两白痴之前不也一样被老徐质问到无言以对嘛。

    换位思考,你俩说辞岂不是同样在糊弄他中年人。

    演示守卫登时抓瞎。

    面对老徐,他还敢不顾忌动用一切手段抨击。

    可在中年人面前,守卫就没那般胆子了。

    “呵呵,呵呵。”最后,演示守卫再次以讪笑收场,掩盖自己局促。

    中年人沉默了片刻,紧接再次向老徐提问:“如果下面真是丧尸,你打算怎么做?”

    “什么也不做。”

    “什么也不做?”有些不能理解老徐回答,中年人吐口轻声重复了遍。

    老徐点点头:“是的,什么都不做。”

    这时,演示守卫又是找到机会,再次讥笑道:“哼哼,我看不是什么都不做,而是你不知道该做什么吧!?”

    中年人听了,撇眉反问:“那你是知道该怎么做咯?”

    “呃,这个……”演示守卫给中年人问的突然。

    不过简单思量下,他立马是有了思路自信道:“当然队长,虽然对下面是丧尸这种扯淡推论我不看好,但是,怎么处理这档子事儿我还是有思路的。”

    察言观色,单看演示守卫那得意表情就知道他对自己思路很自信。

    中年人不出意外再次抬手示意:“好,既然你有处理办法,那就说说吧。”

    不忘瞄了老徐一眼,演示守卫随即道:“队长,我这就带弟兄出去,到外面去排查。这门开了,里面是啥咱也都清楚了。”

    “不行!这样风险太大!”这次老徐没有再含蓄,听罢演示守卫话后,老徐便是脱口否定。

    而老徐的直接否定叫演示守卫很不舒服。

    怎么着,存心找茬是吧!

    之前你否定,你有充足理由,演示守卫也认了。

    可现在算个怎么回事儿?你他娘自己也说了没辙处理此事,老子好心给你台阶下,帮你想点子,你不感激就算了,居然这么直接否定老子……

    没有客气,老徐既然这么直白“摊牌”了,演示守卫冷哼两句:“风险太大?哼哼,你倒是给我说说有什么风险?要我说,你不是担心什么风险,是怕我令人出去把事儿给办了,抢了你的风头吧?”

    不知死活东西,到了这个时候还在想着争强好胜。

    如果不是考虑整个体育馆上上下下几百口子安全,老徐不介意叫面前傻叉带人出去找死!

    但是现在,不为别的,光是馆内温泉鑫父母,以及下落不明唐倩,他就不能置之不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