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八十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三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八十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三十六)

    “看什么看?不服气?还是说被我说中你心思了?队长,你也看到了哈,这小子是担心我抢了他风头,叫他在你面前丢脸!”演示守卫继续着自己“自以为是”的表演。

    对于演示守卫这种污蔑,老徐淡漠回道:“车里什么情况,我们目前还不确定,你现在就这么带人出去,玩意车里装的是丧尸,你这么做是在玩火!你就算不考虑其它人性命,你是不是也该想想自己是否有能力搞定那些车里丧尸?”

    体育馆人员什么能耐老徐太清楚了。

    这些稽查管理队的或许比馆内普通幸存者能力强一些,但他们终究是在馆内生活。

    加上平日里骑在馆内民头上作威作福惯了,他们自以为自己很了不起。

    可现实世界是残酷的,外面废城,尤其现在丧尸远比他们想象的要强大与恐怖。

    即便是老徐,都不敢说下去打开集卡有百分百把握对付丧尸,更不消说眼前这没啥本事自大狂了。

    可偏偏这演示守卫就这么牛叉敢跟老徐叫板。

    真是不知者不畏啊。

    “哼,车里什么东西,不开门能确定吗?你小子自己没胆子就直说,别他娘在这边搁队长面前扯那些没用的。队长,这事儿你交给我,我下去给你整,保证妥妥当当。车里啥玩意,开开看不就完了,要真是丧尸,没啥说的呃,我带弟兄给你全部清理干净。我今个就给这小子看看,啥叫凭能耐干事实!!”

    大义凛然,一本正经,豪气云天,真不知道该怎么去形容演示守卫此刻给中年人表态立军令状口气。

    不知道的,怕是还真会以为这货有多不了能耐。

    但是老徐……轻摇摇头:“这位兄弟,我不是在跟你斗气,我们现在讨论的是事关整个体育馆几百口子性命安危大事,不是显摆你,我两人谁更有本事能耐。明白吗?”

    “哟哟哟,乖乖,不得了了你啊,还显摆?谁他娘的跟你显摆了?和着这里就你在讨论体育馆安危大事儿?我们几个都在玩?队长也跟这你在瞎胡闹?还我明白吗?整的你多能耐样!”

    再次把中年人捎带出。

    这中年人真是着也躺枪啊。

    老徐不动声色,他知道跟面前白痴废话纯粹浪费时间。

    事关体育馆安危,老徐不敢怠慢。

    他迎上中年人目光,认真道:“队长,我的意见是坐观其变,现在车里不管装的是什么,他们都在车里,只要我们不懂,他们就不会危及咱们安危。另外,这车子是驻军弄来的。没他们允许,我们就这么下去给开了,到时出不出事儿,我们都不好交待。当然,最后怎么决定队长你决定。反正真要出了问题,回头驻军那边追踪,我会给你证明,是这家伙自己执意下去的。”

    论狠还是老徐啊。

    没有骂咧,也没有过激举动,老徐简单一句话轻松达到自己想要目的。

    靠着这席看似不起眼话语,老徐一方面是震慑了演示守卫。

    他叫演示守卫明白,下去装b容易,但回头驻军回来发现车子被开追责,那他跑不了要当背锅侠。

    另一方面,老徐也是要借此给中年人上个发条,叫他明白车子归属。

    这驻军是给了你稽查管理队管理馆内内外事务权利,但这也仅仅是限制安全事务。

    可这几十辆集卡是属于驻军财产,你在未得到驻军允许情况下去随便打开……后面可很难说驻军不找你麻烦。

    毕竟,集卡内里装了什么……驻军不给你提及,就显然不想叫你知道。

    加上驻军离开时严令体育馆要封禁戒严,更是表明他们不想叫人接触外面集卡。

    如此两个方面,老徐用不着大动干戈,只要对方不是傻子,应该都能从他话里得到所需东西。

    演示守卫不说话了,不是不想说,而是不敢说。

    之前他肆无忌惮,毫无顾忌,那是因为只看到了了事情表象,觉着老徐在跟他争脸面。

    对方不让他出去,只是单纯不想叫他占上风。

    毕竟,他这否定了他的推断,又提议带人下去解决问题,这两加起来搁在中年人那儿可是相当露脸的事儿。

    老徐不爽也在情理。

    所以他每当回事儿。

    可眼下,听完老徐上面这番“苦口婆心”善意言辞,演示守卫心底那是咯噔一下啊。

    他千算万算,完了算这外面车辆归属问题。

    这车子归属何方?不用说,妥妥是驻军的呀。

    虽然他不清楚这车子是驻军自己弄来,还是旁人开来,不管怎样,时下停在体育馆外面,就等于说得到了驻军首肯。

    既是如此,四天时间,驻军方面都未对车辆采取措施,这本身就能说明一些问题。

    演示守卫就算脑子再笨,再智障,他也能确定驻军定然知道车子内里有活物这档子事儿。

    所以,这么久了他们没处理采取行动,一定是有意不这么做。

    同样演示守卫没法搞清驻军为什么放任这车里活物不管,但人家不管肯定有自己道理。

    他现在给中年人面前提出下去“解决麻烦”,这不仅是给自己找麻烦,也等于是在给中年人找麻烦啊。

    这中年人地位再高,权利再大,搁驻军面前那都还是得低着脑子做事。

    另外,按照老徐后半段说的,这中年人要真是应下了他的提议,安排他带人下去开门确认肃清车里威胁……这后面体育馆驻军回来追责起来,不用说,中年人到时肯定要找人背锅。

    而这个背锅侠不用说妥妥是他这个始作俑者谏言人啊。

    想到这些,演示守卫心底不禁开始发慌。

    此刻的他哪里还有半点之前竭力要带人出去展示自己能耐的锐气?

    巴巴望着中年人,演示守卫满心都希望对方能直接给他个干脆回绝。

    虽然这样面子上可能挂不住,但比起后面被驻军追责,明显现在跌份更妥当啊。

    中年人没有着急表态,自打老徐话闭后,他便是一直盯着老徐。

    对此,老徐也同样迎着中年人目光。

    二人顾自相望,老徐想看透中年人,中年人也想瞧清老徐,场上气氛一度变的有些“诡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