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八十一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三十七)-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八十一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三十七)

    老徐,中年人这种互探注定没有结果。

    二个人都是那种不喜形于色的人,想从彼此面上读出过多信息显然白搭。

    果然,在“深情”对望十来秒钟后,中年人终于是放弃了,

    不过观察是放弃了,但老徐给他说的那些话,却是叫中年人不得不考虑。

    而在老徐这边,他也是想透过暗示这些内容,看看中年人反应。

    毕竟,从目前情况看,老徐不清楚中年人是否知道驻军与这些莫名多出车子的内幕事情。

    若是中年人知道,那相关事情就好处理多了。

    以中年人的智商和能力,老徐相信,他既然知道内幕,自然心理有数知道处理,如此他也不用多费心思忧虑。

    反之亦然。

    可惜遗憾的是,老徐并没能从和中年人那张扑克脸读出啥有用东西。

    “怎么不说话了?你不是要带人下去吗?现在还去吗?”中年人终于是开口了。

    可他这一开口便是叫演示守卫下不来台。

    不止如此,要知道从开始到现在,中年人虽然说过几次话,也针对老徐等人讨论事情提过问,但他从未队,也未对某一方说辞表明个鲜明立场。

    但现在,中年人的话明显带有指向性。

    不论是话语本身还是语气态度,皆是隐隐透着对演示守卫的质问。

    “呃,这,这个……”相当尴尬啊。

    比之尴尬更叫演示守卫担心的是中年人态度。

    他也不是完全傻子,这中年人对自己不高兴那可是清楚透过言辞口吻传达了出来。

    也难怪人会恼火,自个儿适才提的法子,那等于是把人给朝火坑里推啊。

    要不是老徐即时点明,这事儿保不齐就成了。

    那最后……

    演示守卫不敢去向那可能后果。

    但好在此事还有挽回余地,听中年人口气,尽管对自己上火,可似乎也是不赞同自个儿带人先去清理确认车队。

    这大抵是演示守卫目前唯一值得庆幸事情。

    虽然这个局面对自己前途大业非常不利,但目前他哪里还有心思去考虑以后怎样。

    眼下中年人不着他麻烦,他能把目前危机给度过去那就已经是阿弥陀佛了。

    骚挠脑袋,演示守卫吞吐两口,完了讪笑道:“唉,呵呵,队长,那个,那个啥,下去的事儿,我,我看还是要从长计议,这,这听他说的好像也是有这么个理啊。这车子是体育馆驻军的咱要是这么下去,终归是不好。”

    “怕了?”中年人眉毛一扬,调侃道。

    “不,不是,怎么会,我会怕那些车里丧尸?我这不是担心没给体育馆驻军打招呼,咱私自行动惹麻烦嘛。”演示守卫振振有词。

    中年人目光渐渐微凝,随即追问:“哦,怕惹麻烦?你是怕自己担责任,还是说觉着我这个队长在他们驻军面前说话没分量出了事儿保不住你?”

    厉害!听了中年人的话,老徐也是不禁暗自佩服。

    这中年人不动声色两句话,可是既把演示守卫数落了一顿,也是逼的对方下不来台。

    这不,中年人这席话落罢,演示守卫那面上无措表情可是越发丰富了。

    “队长,我,你,那……您误会了啊,您这怎么想那些呢,我可从来不认为咱稽查管理队会怕那啥准军,咱这队伍在你的领导下,给这馆内做了多少贡献,为准军分担多少麻烦,要是没有咱,哦,不,没有您的英明领导,这体育馆能这么和谐稳定?能安安稳稳过这么久?我刚那么说,只是想,咱没必要给自己找麻烦,下面那个,还是按他说的,等驻军回来当面问清再处置比较妥当。当然,队长你要是真需要现在就搞清下面情况,那我没话好说,立刻带人去做。我这听你吩咐!”

    演示守卫也很厉害,别的不敢说,但论到这拍马屁功夫他绝对一流啊。

    不过马屁拍的一时爽,他这拍完,心理可是七上八下啊。

    演示守卫嘴上说只要中年人一句吩咐,他立马下去落实。

    可中年人要真这么吩咐,那他可就……

    心噗噗直跳,演示守卫两眼直勾勾盯着中年人。

    听了他的话,中年人没有太大波澜。

    扫视一下演示守卫后,他淡淡道:“你给我听好了,从现在开始,不管是谁,做任何事请,务必按照我先前交待的规则行动!谁要是给我私下搞特立独行的事儿,出了问题,别怪我不气。”

    没有特别点名针对谁,但中年人这番话却已经清楚表明了自己态度。

    老徐听在耳里,较为满意。

    这中年人的确是个能耐人。

    他很明白,这个节骨眼,当面批评训斥演示守卫没啥意义。

    除了人前彰显下自身威严外,对解决目前情况并不能起到什么实质作用。

    相反,还可能因此叫演示守卫心理记恨。

    是,没错!凭他中年人地位和权利,批评演示守卫两句是没有问题,后者就算心理有火,不服气也绝对不敢名言有所表示。

    但这明面上不表示,不代表私下不搞事儿。

    在准军没回来前,中年人要靠手里这三十多人把体育馆安全把持好,也不是件容易事儿。

    他需要这些手下团结一致按自己要求来。

    所以,为了不叫自己太累,他就得充分调动这些人斗志和积极性。

    而如何调动?这是门学问。

    这也是为什么不是什么人都能但领导的原因。

    这当领导三点要素非常重要,能力,情商,以及威势。

    能力,不用说,正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

    一个上位者若是没能力,那绝对是下面的悲哀。

    威势,好的上位者必须具备很强的威慑力,你再有能力,震慑不住下面人,下面人不服你,不听你的,那你的所有构想,条例都没法实施。

    最后情商,这是异常关键点。

    一个情商高的上位者,可以花费很小功夫和代价便能将各色人笼络在一起。

    譬如现在的中年人,无疑他手底下这些喽啰都不是啥上得了台面人。

    他能把这些混账笼络在一起,并且叫这帮混球听命他,惧怕他,还按他说的做很有本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