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八十二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三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八十二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三十八)

    “明,明白,队长,你放心,我,我们一定按照你的吩咐做!”中年人没有点名,演示守卫可是不傻,他还算识趣接茬回道。

    老徐情商自是不用说,很显然,中年人适才那席话肯定不是针对他的。

    但这个时候,他也势必要表态下。

    既然决定要给中年人留下个好印象,自然得尽力做好一切。

    毕竟,这是他跟中年人第一次正面接触。

    搞好印象,没准后面就能派上用场。

    要是因此能被看重升迁那是再好不过了。

    尽管老徐对这些虚无缥缈职位并没什么兴趣,但此一时彼一时。

    现在情况,他若能在稽查管理队活得高位,那对接下来很多行动无疑都将起到巨大帮助。

    “是,队长,我们会注意的。”老徐附和一声。

    中年人听罢,落目老徐身上。

    他的目光中闪烁几抹好奇于欣赏。

    端详几秒,他起身上前,再次探头瞅了眼下面集卡。

    中年人沉思中,老徐适时在旁开口强调:“队长,现在这些车子虽然存在异动,但还限于车厢内,这些车厢足够厚实,只要我们不从外面打开,里面不管是什么东西他都没可能出来。所以只要留人监视就好,不用过分担心。我们现在唯一要注意的就是这车内东西搞出动静,可能吸引来的丧尸。”

    “那对于这点,你有什么好的解决办法吗?”中年人眼睛冲下,追问一句。

    老徐淡定回道:“解决办法嘛,现在还真没有特别好的法子,不过依我看,这体育馆附近丧尸基本都被馆内驻军清理干净了。之前我有和弟兄们外出搞过一次物资,沿途丧尸数量不是很多。所以也不用太过担心会有大量丧尸过来,我们只需要做好必要监视,遇到敌情,酌情处置就好。”

    老徐回的相当干练。

    不仅如此,老徐还特意在话里提及了他之前和胡晓东,雷瞳等人外出搜罗物资这茬事儿。

    他说这个,可不单单是为了表明体育馆外围丧尸被清理情况。

    因为很明显,这事儿他就算不说,中年人肯定也了然。

    而他之所以说,就是想叫中年人心理有数,他徐仁杰是可以在外带队厮杀活动的。

    老徐很清楚,对中年人而言,现在他最需要的就是头脑清楚,能严格按照他规则办事,并且具备和丧尸战斗能力的全能型人才。

    经过过去几分钟交谈,老徐就在循序渐进,把这些中年人迫切需要人才素质给展现出来。

    很是难得点点头,听罢老徐这番话后,中年人收回身子,扭脸再次看向老徐,完了示意道:“嗯,不错,你说的话我都听清楚了,你的意思我也明白了。这样吧,我呢,现在就命令你,给我在这盯着外面。你们两个……”

    手指点过演示守卫和另外守卫,中年人继续:“你们两个从现在开始就归他,啊,对了,你怎么称呼啊?”

    “双人徐,徐仁杰。”

    “嗯,你们两个从现在开始就归小徐管了,,他的命令就是我的命令,谁要是乱来不服从命令,你们知道后果的。”

    顾自相望一眼,听了中年人命令,演示守卫,另外守卫皆是大惊啊。

    他们怎么也想不到,中年人会给老徐提拔成小头目,而且还是他俩头目。

    你说这叫什么事儿?

    他俩之前为了往上爬,给中年人留下深刻映像,互相拆台斗的欢快。

    可最后,最后竟然便宜了徐仁杰。

    面对这种急转直下的翻转,两个守卫懵逼了。

    见两手下半天没反应,中年人微微蹙眉:“怎么?是对我的安排有异议吗?”

    “啊?没,没,没啊,队长,我们对你安排很满意。”

    “是啊,绝对服从,我们对队长你的安排决定服从,您放心,这后面,我,我们一定配合老徐工作,听他吩咐。”

    赶紧勒定回答,两守卫不敢违背队长命令,但这肯定答的可真是憋屈啊。

    尤其是演示守卫,想想自己适才跟老徐对刚时表现的嘚瑟,轻蔑,甚至戏虐,现在可好,人乌鸦变凤凰,不鸣则已,一鸣惊人,直接翻身骑他脑袋上了。

    这徐仁杰当了队长,他以后哪里还能有好日子过?

    演示守卫满心苦闷。

    演示守卫如此,另外守卫也好不到哪去。

    怎么着,这演示守卫也是不知者无畏。

    他是随中年人来的,之前并没目睹老徐一言不合就放倒倒霉蛋场面,所以并不清楚年轻人实力,蛮干可以理解。

    但另外守卫不同啊,他很清楚见识过老徐身手,本来此事已经结束,可后面由于自己过于自信和看轻老徐,以至于再次得意忘形。

    “没意见的话,那这事儿就这么定了。小徐,这个位置监视工作,我就全权交给你处理了,你务必给我盯紧外面情况,如果有什么紧接情况,第一时间通知我,这个给你。”

    说着话,中年人将手里手台交到徐仁杰手里。

    “就用跟这个频率,里面可以联系到我!”

    “哦,是,好的,队长!”接过手台。

    老徐眼中不自主闪过几抹亮色。

    手台可是好东西,有了这玩意,老徐跟外面弟兄沟通那就变得容易多了。

    他不用再担心馆内封锁,还没法与外界联系了。

    并且,靠手台语音联系沟通传递消息,显然要比单纯依靠手势来的强和详细具体。

    “行了,那这里就交给你,我这就先回去了。”

    眼下凌晨时分,中年人留在此地没啥意义。

    老徐点点头:“嗯,队长你回去吧,这里我会给你盯好的。”

    “很好!”丢下这两字,中年人便是转身离开。

    目送中年人身影消失后,老徐扭转过身。

    其身前演示守卫,另外守卫大眼瞪小眼,显得有些局促不适。

    老徐当然清楚这两人现在在想什么,在担心什么。

    他们怕自己借势欺人,找他们讨之前场子。

    所以说,什么样人有什么样思想。

    如果是他俩人当中任何一个坐上老徐现在这位置,不用说肯定要翻旧账,讨面子。

    但老徐无疑不是这样没涵养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