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八十六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四十六)-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八十六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四十六)

    丧尸!再没什么能比这个更适合做这个问题答案的了。

    老徐这厢寻思之际,叶昊那头也是在脑中分析推断出了结果。

    毫无疑问,他俩最终得到的答案完全一致。

    从目前所有线索综合来看,似乎也只有丧尸最合乎结论。

    “老徐啊,你说车厢里装丧尸,嘶~这事儿单从分析似乎是这么回事儿,可要从实际角度出发,你不觉着这也太……太……”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总之,叶昊觉着这事儿有点牵强:“驻军那边为啥用弄一堆丧尸过来?就算这些车子不是他们的,可把这些装着丧尸车辆搁你们门口堵着,没道理啊!”

    怎么想怎么觉着没道理。

    叶昊觉着奇怪也很正常。

    这就跟咱们日常生活一样,你明知道一个车里装着杀人犯,可你还给这些家伙拉家门口来。

    拉来也就算了,你也不报警,不做任何处置,就这么放着。

    完了,你自己还安心离开了。

    这种事儿,你说不是疯子行为嘛。

    老徐听罢叶昊质问,又一次陷入沉默。

    他不知道该如何回答叶昊问题,因为饶是他自己,也被时下局面给弄懵圈了。

    但是有一点可以肯定,四天前车队来后,这馆内驻军做法就开始变的奇怪。

    首当其冲一点,封禁就不对劲。

    之前老徐和胡晓东他们在馆内讨论分析时,主观认定,体育馆方面这么做,主要是为了馆内安全。

    现在看来,事情怕是没那么简单。

    他们这么规定,多半和车队装的东西脱不开干系。

    “行吧,我知道了老叶,现在因为驻军这边离开,馆内相关事物都交给稽查管理队处理了。他们颁布了规定,眼下除了稽查管理队人,其它人都不得外出球场。所以以后和你联系就只有我了。因为现在局势不太明朗,我不清楚后面这边是否会有新的限定。所以如果我这边长时间没跟你联系,不要担心,更不要乱来,我们在这边会自行处理问题。”

    叶昊当然清楚老徐说这些是为了什么。

    说白了,就是不想连累外面人员。

    但明显一点,老徐他们真的出了事儿,或者说体育馆遇到啥危机,外面这些人岂是他叶昊说叫他们不要乱来他们就能听的?

    旁的不说,单是队里魏大壮叶昊便没法对付。

    到时自己真在关键节骨眼唱反调,难保对方不直接给他“法办”咯。

    只是这些苦楚,叶昊没法给老徐说道,尤其是在有德里克在旁情况下,他更是不能点明。

    所以……“我明白,对了老徐,你这手台是从哪儿来的?”

    “哦,我这手台啊……”简明扼要给叶昊说了下自己如何“舌战守卫”获得中年人赏识并被提拔为岗哨小头目的事儿。

    听说老徐被指派在体育馆顶守备,叶昊不由大喜:“老徐你是说你现在在体育馆球场顶上那个岗哨?”

    叶昊值守这么多天,对馆内守卫布局分配那是了然于胸。

    所以听老徐说后,立马是明白他所指地点。

    而老徐现在所在位置,正好与他们所在楼栋面对面。

    老徐在那个位置值守,他们以后沟通起来无疑会变得方便多了。

    他们也不必再每天为见不着老徐,忧虑担心他们情况。

    “是,我就在球场外岗哨,你能看见我?”老徐扬起脸,起身,好让自己暴露。

    “能看见人影,但具体不是很清楚。”

    这个时候没必要忽悠,叶昊如实回道。

    “小唐他现在怎么样?情绪如何?”老徐话锋一转,落在唐小权身上。

    不得不说,这唐小权现在绝对是整个队伍最担心和关注一个人。

    叶昊斟酌了下,最后还是决定如实回答:“小唐他情况不是太好,你也知道他为了他妹的事儿不可能好到哪儿去。虽然这段日子他没怎么闹腾,但是就是一直把自己闷在屋里,也不见人,也不说话,老黄那边很担心这样下去,他会把自己给憋坏了。”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

    很多时候,人在遇到打击搓着以及磨难时,直接发泄出来反而更如意缓解。

    相反那种保持沉默,看上去没事儿的人往往最容易出事。

    听了叶昊的话,老徐心绪难平。

    怎奈自个儿这边没法出去,就算想去安抚唐小权也是有心无力。

    更何况,目前针对唐倩搜索进展也是一直没有头绪。

    而这个无疑才是唐小权最想知道,也是唯一可以给年轻人滤清年轻人心底的结。

    “这个,跟老黄说,叫他派专人看着小唐,多开导,安慰,我这边会想办法尽快排查的。”

    “我说老徐,那……”话到嘴边,叶昊很想和老徐征询事情真相,他知道老徐他们在唐倩这件事儿上应该是有所隐瞒。

    但鉴于身边有德里克,以及自己在队里尴尬身份,叶昊最终还是把已经到口的话给吞咽了回去。

    “你想说什么?”

    见手台中叶昊声音中断,老徐只当信号出了问题,便是出口确认。

    “哦,没什么,我就是说你们那边自己多注意安全。没别的事儿。”

    “我知道,你们也是,这段时间辛苦你们了。体育馆这边我们会加快速度排查的,一旦有结果立刻给你通知。”

    “好,那最好了!”这大抵是叶昊最期望的事儿了。

    “啊,还有一件事儿,关于手台联络,我这手台是稽查管理队内部发的,所以我这频率用的是稽查管理队那边频率,你记录下,到时候可以拿一部监听。另外,除了我跟你联络,平时不要用专线或者我给你频段和我联系。”

    给叶昊稽查管理队这边频段,是为了方便在平时老徐透过这个频段,了解体育馆内发生事情。

    还有就是,告诉叶昊,手台联络只能单方面进行。

    老徐这边接下来手里手台,主要作用还是要用作体育馆这边联络用。

    毕竟,这中年人把手台给他,可不是随便拿来玩的。

    正所谓害人之心不可有,防人之心不可无。

    这中年人城府摆在那儿,老徐可得堤防对方是拿手台试探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