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八十八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四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八十八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四十八)

    依着老徐,最好能把胡晓东,雷瞳给调到他身边就好了。

    有胡,雷二人在,抵得上整个稽查管理队。

    只可惜,这个想法目前还不能操之过急。

    这凡事都得一步一个脚印。

    老徐昨日才刚刚被提拔,在没有做出更大贡献,证明自己能力前,还是不要贸然给中年人提要求较好。

    不然,叫中年人觉着自个儿贪得无厌,培育势力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喂,起来,还他妈的睡,赶紧的。”

    本来还云里雾里没把老徐当回事儿,但给老徐简单一句威胁命令后,演示守卫终于是从混沌中清醒了过来。

    好嘛,自个儿顶上家伙可不是自个儿可以随便无视骂咧的主,他娘的可是队长给安排的小头目啊。

    不管演示守卫服不服气,总之,他要是不按老徐要求做,后者给参上一本,他绝对没好果子吃。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演示守卫此刻哪里还有半点睡意,原先的困顿早他妈被老徐“三分钟”限定给搅和的荡然无从。

    一咕噜从床铺上爬起。

    起身后的演示守卫立刻是冲到另外守卫跟前。

    一通推搡喝叫。

    他这一肚子火气没地方撒,现在通通撒在同仁身上了。

    被演示守卫这么一折腾,另外守卫美梦自然是被搅黄了。

    极不情愿睁开眼,另外守卫见是演示守卫,登时火冒三丈开怼道:“你吃饱了撑了没事儿做是吧?现在他娘的才几点?老子睡的好好的,你神经病啊!?”

    不出意外的一通发泄,演示守卫没法对老徐发火,时下另外守卫这般理直气壮,他抹了把脑门,接茬道:“妈的,你以为老子想啊,是老徐吩咐的,呐,三分钟,别说老子没提醒你,三分钟不上去报道,你就准备卷铺盖走人吧。傻叉!!”

    狠厉丢下这句,演示守卫白了另外守卫一眼,完了,便是自顾自朝顶上爬。

    爬了没两步,他又扭脸冲后看了眼。

    见另外守卫还在看台磨磨唧唧,心中火气蹭蹭上冒啊。

    他已经给对方把厉害关系说的很清楚了,若是搁他脾气,真是不想搭理。

    你爱来不来,反正回头倒霉的的是你。

    可问题,老徐适才命令说的是,叫他给另外守卫叫醒,完了三分钟内两人一起上去报道。

    所以现在单是他演示守卫一个人上去也是白搭,他还是没有完成老徐交待命令。

    “喂,还他娘的不动身,你要死就自己死,别连累老子!!赶紧上来听见没!!”

    出声催促。

    他这一催,另外守卫同样恼火。

    你说这自个儿睡的好好的,这演示守卫莫名其妙给自己一通摇晃。

    完了又搬出徐仁杰,给他弄了一套威胁。

    另外守卫只当这是演示守卫狐假虎威戏码,所以压根没但一会儿事儿。

    不过就在这时,这头顶上方传来男人低沉嗓音:“1分半钟了,你们最好快一点,不然别逼我给队长打小报告!”

    闻言,演示守卫恨恨怒道:“听到没!还不赶紧上来,你真想找死啊!”

    丢下这句,演示守卫管不了许多了。

    这另外守卫怎么着他没法控制,毕竟腿长人家身上。

    到时候他真不上来也没办法,总之自己先按时抵达为好。

    这样后面就算被拉到队长那边,他好歹也能找点托辞,说是另外守卫不遵从命令,和他无关。

    只是演示守卫担心无疑是多余了,之前另外守卫无所谓,不把他话当回事儿,仅仅是另外守卫本能认为演示守卫说的那些不过是他假借老徐弄出的忽悠话。

    但适才老徐简单一句提醒落入耳际后,另外守卫明确确定了演示守卫所言非虚。

    那并不是对方编篡的谎言,这上面头目还真是给了三分钟时间限定。

    已经过了一分半,另外守卫哪里还敢在耽搁,这自己真要不按时抵达,还指不定徐仁杰如何在中年人面前给他穿小鞋。

    这被穿小鞋倒也没什么,关键若是因此丢了这稽查管理队身份,那他以后在这体育馆可就不好混了啊。

    想想平日里在馆内幸存者头上作威作福那些事儿,你在位时,有稽查管理队身份保护,旁人敬你畏你,不敢多言什么。

    但若是身上这个稽查管理队保护身份给拨了,那……不难想象,那些受够欺凌的幸存者会如何“加倍偿还”。

    没啥好想的,老徐声音这厢刚刚落罢,另外守卫便是疯也似的从看台弹起,完了快速跑向爬梯,随着演示守卫一同上爬。

    “到了,到了,没,没迟吧。”

    演示守卫气喘吁吁。

    老徐暼了他一眼:“还得等另一个不是吗?”

    演示守卫无语。

    不过他跟老徐没等多久,这另外守卫便是紧随其后爬了上来。

    上了后,他同样是呼哧不停。

    显然为了赶时间,这两货累的不清。

    “来,来了,他来了,我,我们没,没迟吧。”虽然累的跟二小样,虽然心里火大要喷发,但演示守卫还是得把火气往肚里压。

    最关键,现在时间到底有没有过。

    演示守卫旁的不怕,就怕老徐借口给中年人报告。

    毕竟,他们昨夜跟老徐正面冲突闹的不太愉快。

    对方时下借机保护完全可能,也合情合理。

    只是这演示守卫明显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老徐可没那么小心眼。

    他的确看不上演示守卫,另外守卫。

    不过,只要二人听从命令,不乱来,他也不会太过为难对方。

    点点头,老徐目光扫过二人随即正色道:“我不管你们过去生活规律是怎样的,但是从今天开始,每天早上六点你俩必须来这儿报道。否则我就但你们玩忽职守,别说我们给你们讲清,到时谁要是迟到了,哼……后果你们知道的。”

    晃晃手里手台,老徐意思很明显。

    相视互看一眼,演示守卫,另外守卫皆是从彼此目光看出了那抹愤恨。

    想想昨夜,他俩在那争论的激烈,这原本威风发难的应该是他俩呀。

    可现在倒好,最后便宜了面前男人了。

    但有什么办法呢,事实摆在面前,容不得他们不服。l0ns3v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