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九十三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五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九十三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五十三)

    要知道,老徐关于下方大门被锁相关事情那都是昨夜听叶昊讲的。

    事实,老徐没有特别做过确认。

    因为他知道,叶昊没可能拿这种大事儿跟他开玩笑。

    所以后面老徐也未有确认。

    毕竟,当时天色昏暗,在没有灯光照明情况下,核查较为困难。

    老徐并未表现出多少惊慌神色。

    他很自然白了演示守卫一眼。

    然后冷笑着嘟囔:“为什么?为什么?听你的意思是不是觉着我在忽悠队长啊?”

    这厢说着,那厢老徐不动声色走到塔台头前。

    之后探身朝外瞄了眼,他这是在从上方确认底下情况。

    要知道待会中年人会过来,对方很可能会问同样问题。

    老徐可以不在乎身边两傻叉质问,但中年人是个老狐狸,他得做好万全准备。

    着目随便这么一扫,在高点位置,老徐还真的是没法看清下方位置。

    见此,老徐不禁有些感谢身边演示守卫了。

    因为要不是这家伙,待会中年人上来,老徐很容易暴露。

    “唉,老徐,我可没那意思啊,这屎盆子咱不带这么扣的,我就随便那么一问,你别着脑发火啊。”

    演示守卫不好跟老徐较真,但言语间还是多少透露着些许不服气。

    老徐得到了自己想要的答案,他心下也明确了该怎么回答。

    无疑,原本心理想的那个“我在楼上看到的,你们不仔细看还好意思问”的托辞肯定是不能用。

    毕竟,在楼上压根看不到下面入口大门具体情况。

    不过没关系,老徐反应很快,他当下转过身,再次白了演示守卫一眼:“哼,你什么意思我没兴趣知道。至于你的问题,那门我昨晚下去检查的。”

    “昨晚?你……下来了?”很是诧异,演示守卫当下看向身边另外守卫。

    另外守卫撇撇嘴巴,表示不知。

    老徐不屑冷笑:“没感觉我下来是吧,你们昨晚睡的就跟死猪样,这是没出什么事儿,要是真出事儿了,来个人跑你们身边给你俩抹了脖子,你俩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儿。”

    一句话便是把危机度过了。

    演示守卫就算再怎么狐疑,老徐说他俩睡觉也是很完美解释了上述问题。

    给老徐这么一说,演示守卫相当无语。

    他那本来还关注的焦点也是顷刻转移。

    老徐没功夫继续跟这两货扯淡,当下岔开话题喝令道:“行了,别扯那些没用的了,你们也都听见了,待会队长要过来视察工作。都他娘的给我精神点。我想你们也不希望队长见咱工作散漫发飙吧?我可告诉你们,一会儿谁要是乱说话,惹队长不高兴,我不好受,你们也别想过好日子!”

    就这两货智商,老徐倒是不觉着他们能搞出啥事儿。

    但是防患于未然,毕竟昨晚他还是做了点上不了台面事儿。

    所以安全起见,给二货上上发条,提个醒还是很有必要的。

    演示守卫,另外守卫听罢老徐这番不似威胁近似威胁话语后,面上皆是擎着几抹不愤。

    中年人来的很快,在和老徐这边结束通话后,他便是第一时间赶了过来。

    中年人到位置后,老徐也是已经领着自己两个没用手下早早在下方守候等待。

    “怎么回事儿?大门确定被锁了?”多少是有些慌乱,中年人一反常态,到地后劈头盖脸便是发问。

    老徐点点头:“是的,昨晚我特地自己去确认了下各大门情况,四个入口主要通道全部被封锁。”

    “去,你俩给我去看看。”吩咐自己保镖,接着中年人背手原地踱步。

    不一会儿功夫,两名保镖快步返回。

    “说,什么情况!?”

    “门是被从外锁死了!”

    保镖回答和老徐无二,中年人听后面色愈发凝重。

    “队长,这情况有点不太对劲啊,这驻军到底想干什么?弄这一堆车子在外面不说,还把咱门给锁了,这……”演示守卫着急发问。

    老徐瞅了眼中年人,中年人神情紧蹙,倒是看不太出他与此事有关联。

    “队长,这驻军离开前,有没有和你交待过什么特别事项?我的意思是……”

    “我明白你想问什么,这些事儿他们都没和我提及,要是提及了我也不至于特地跑过来确认。”打断回了句,中年人明显有些温怒。

    也难怪,老徐之前手台就问过一遍内似问题,他现在又问,明显是对他之前回答有质疑。

    而处在中年人位置,自然不喜欢这种被下面人质问感觉。

    看出中年人温怒的老徐,感觉收敛,完了舒缓语调道:“既然这样的话,队长,目前情况我们也不用太担心。可能,可能驻军这么做,只是单纯想要防止我们外出活动。他们也是出于对体育馆一种保护措施。”

    “未必吧老徐,要我说,他们这么做,咋看咋像不信任咱。”

    这是老徐心理所想,演示守卫给他直接道出了。

    老徐之所以不明言,主要是不希望在稽查管理队反水问题上添油加醋。

    因为不管怎样,就目前来说,中年人也好,稽查管理队也罢,整体还未表现出什么要掌控体育馆意思。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最好不要提及任何相关事情。

    而演示守卫的话,很容易叫中年人做出不理智决定。

    既然你体育馆驻军瞧不上咱,对咱有堤防,那不好意思,老子干脆带手下反了。

    要真是这样,整个事态可就无法挽回了。

    演示守卫这厢话语一经落定,老徐赶紧跟进反驳:“不至于,驻军方面要是真对咱堤防,就不会放心吧管理大权交给我们了,他们肯定会留人下来。现在一个不留,全权放权,就是出于对队长能力的放心和信任。我相信,这次只要咱把体育馆看好,驻军回来绝对对咱稽查管理队刮目相看。相关好处也肯定少不了咱们的。”

    扯别的没用,老徐知道跟稽查管理队这帮家伙打交道利益才是摆守卫的。

    所以他特意点明了驻军回来,他们能够获得的好处。

    这是说给两守卫听的,同时也是说给中年人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