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九十五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五十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九十五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五十五)

    “不,晚上还有轮班,我这看是吃饭时间,就忙里偷闲回来看看。你们先吃吧,吃完饭咱们出去溜达溜达。”

    屋里有旁人在,谈话自然不方便。

    雷瞳,胡晓东闻言,立刻会意,当下两人先后拿瓷缸,仰头灌下稀水。

    反正都是糊弄,这晚饭也就是一口事情。

    喝罢稀水,雷瞳,胡晓东皆是随意抹了把嘴唇:“好了,老徐,咱出去吧。”

    只当老徐有什么紧急事情,雷瞳,胡晓东速度极快解决了晚饭。

    三人出去老位置后,老徐反倒是先行发问:“今天你们有什么收获吗?”

    摇摇头,胡晓东轻叹了口气。

    没有太大反应,若是搁着前段日子,老徐或许还会哀叹上两声。

    但现在……失望的多了,也就习惯了。

    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对找到唐倩下落渐渐没了信心。

    “你呢,老徐,你那边情况如何?集卡里的异动源头可有搞清?”胡晓东也是不想再唐强问题上纠结。

    这个问题本身就已经够搅乱他们心思了,所以可能情况下,还是减少相关讨论吧。

    反正现在情况摆在那儿,己方该讨论的早在两星期前就讨论完全了,眼下就算继续,除了会给自己找不自在,也不会有什么实质性突破。

    “源头没搞清,现在我们处置方式就是以不变应万变,不管集卡里装的是什么,也不管驻军做一些列举措目的何在,我们反正就待在体育馆不出去。至于剩下,就看驻军粮仓行动完成回来怎么说了。”

    “嗯,这确实是个办法。只要体育馆安全不收到威胁,其它随他去吧。”雷瞳赞成老徐做法。

    “不过老徐啊,有一点,你这在那边守着归守着,可这身体也得注意啊。看你这架势,昨晚到白天你都没休息吧?你这样可不行啊!”

    胡晓东的观察还是相当细致的,的确,老徐从昨夜连夜值守完,今天白天又在岗哨盯了一天。

    而今晚后半夜他还得连轴转。

    老徐也不想这样,可有什么办法?

    这雷瞳,胡晓东不在稽查管理队,要是他俩在老徐根本用不着这般操心疲累。

    要不是考虑自己刚刚被提拔就向中年人举荐自己兄弟容易造成对方不好映像,老徐早就把雷瞳,胡晓东给弄到自己身边了。

    现在可好,身边整演示守卫,另外守卫俩货,这中年人看起来是好心给他找了两帮手。

    可问题,这两货无论是能力还是责任心都叫人堪忧啊。

    手下不给力,老徐只能自己上阵。

    但诚如胡晓东说的,这人终归精力有限。

    老徐这样熬下去不是办法,对此老徐也明白。

    他打算待会回去就休息。

    不然到了下半夜,那时候人是最为疲累容易犯困时候,老徐真怕自己盯不住睡着了。

    而那时候也是丧尸活动最为频繁活跃时候,他必须打起精神坚守岗位。

    “我知道,我待会就去休息,下半夜再轮岗。你俩也别管说我,自己也注意点,劳逸结合,别弄的太累了!”

    夜色渐渐昏沉,返回的老徐在给两守卫叮嘱了些相关注意事项后,便是下去休息了。

    今晚是两守卫第一次夜里值守,说实话,就这么把任务交给二人老徐心理是真不放心。

    可一天一夜高强度值守,老徐现在的确很疲惫。

    最关键,他的疲惫不是从驻军离开才开始的。

    准确来到体育馆得知唐倩遭遇后,他就一直休息不好。

    为了大局,他知道自己不能执意扛着。

    不然真要是累垮了,那才真的麻烦。

    “唉,老子现在真是越想越觉着晦气。”

    乌云压顶,演示守卫趴在栏杆上,没由来冒出这么句。

    另外守卫百无聊赖,听得演示守卫冒出这么句,不由笑颜:“呵呵,这大半夜的你来的哪门子感慨?还晦气……和我说说呗,有啥晦气事儿让我乐呵乐呵。”

    “滚一边完蛋去!你他娘的少跟老子bb。”回斥一句,演示守卫相当郁闷。

    “唉,说句玩笑嘛,用得着那么着脑。来,和兄弟我讲讲,遇到啥烦心事儿了?”上前一步,另外守卫很是关切拍拍演示守卫肩膀。

    他这看起来挺真诚,但字里行间透出的那股味却是擎着满满戏虐。

    “烦心事儿?你没有?”

    “我有啥好烦心的?”另外守卫耸耸肩膀。

    演示守卫白了对方一眼:“你可拉倒吧,我问你,下面那家伙被提了位,你心理就没点想法?”

    先是一愣,紧接另外守卫笑道:“哦,你说他啊。”

    “咋地,没想法?”

    “想法当然是有啦,可那是队长给安排的,我有想法又能怎么办?”一改适才戏虐口吻,另外守卫行到演示守卫跟前,正色回道。

    “唉,我真是想不明白,就那货……队长看上他哪点?不说别的啊,就咱俩这水平,业务素质,哪点不比那货强?”

    啥叫不要脸,啥叫皮比城墙拐弯厚?

    演示守卫很好诠释了这点。

    另外守卫听罢,朝地啐了口吐沫:“呸,哪点比咱强?哼,这还有说嘛,人有一张嘴,会说呗。这年头能干的不如能说的,能说的不如能拍马屁的。你还真以为现在有能力就牛叉啊!?人都想听好听的。”

    言下之意,老徐能上位,纯粹靠他会说好话,马屁拍的响。

    这种恬不知耻的话,真不知道另外守卫怎么说出口的。

    他似乎一点都没意识到,他自己口中的不堪之人,妥妥就是他和演示守卫真实写照啊。

    “没错!你这说到点子上了!他他娘就是太能说,太会说。哎哟,牛瞅昨天他在队长面前,可劲忽悠啊!这队长也是,居然就被他给忽悠的信了。倒是咱俩,跟个傻子样还在那争,最后可好,白白便宜了那小子!”

    “哟,咋地,这是在怨我跟你争?唉,咱可得说清楚,我可没想跟你争什么啊,我当时是就事论事,是你想在队长面前露脸非得跟我怼的。”

    “唉唉,你这怎么说话呢,啥叫我在队长面前露脸,别把自个儿说的跟个白莲花似的哦,你敢说你当时不想在队长那儿露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