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二百九十九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五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二百九十九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五十九)

    “什么?你说什么?丧尸,怎么会有丧尸的!?”

    听筒语调登时变的激烈,这是太正常不过事情。

    相信任何人这个节骨眼听到这样消息都绝对会感到震惊。

    “车厢打开了,从车厢里出来的。”老徐如实汇报。

    中年人不能理解:“怎么会开呢?我,我早上离开时怎么和你们交待的?我说了,任何人都不得出去?不可以开那些车厢!怎么,怎么你们又去开了?这事儿谁干的?是你命令的嘛?”

    语速极快,透过中年人这般迅速言语,老徐能够得出两个结论。

    一,对方是真的很在意着急目前状况。

    二,对方怕是真的不清楚集卡车内装有丧尸。

    若是中年人清楚这事儿,没道理表现成这样。

    “不是我们开的,体育馆大门都被封锁,我们就算想开也没可能出去!”老徐强调。

    这个时候他可不想中年人这个那时候还把注意力放在内部互斗惩罚这件事儿上。

    “不是你们开的,那,那是谁啊?这车门总不能自己开啊!”

    中年人的反问和老徐适才询问两手下如出一辙。

    两守卫但是没给出确切答案,老徐现在自然也拿不出。

    不过老徐反应还是很快的,当下回道:“根据当班队员反应,车门是突然打开的。因为光线原因,他们也没有太过注意。”

    “没有太过注意?什么叫没太过注意!?我看就是你们没好好值守!!”

    此言一出,正盯着下方丧尸动态的另外守卫身子一僵。

    啥叫做贼心虚?这就是了。

    他和演示守卫之前做了什么,有没有尽职,他们心里清楚。

    瞥了眼身前另外守卫,老徐眉头蹙起:“队长,现在不是追责时候,出了这么大的事儿,我认为首要为题还是解决目前危机。这边你还是快点过来一趟吧,大局还得你来主持!”

    管不了许多了,中年人真要追究责任,老徐也没啥好说。

    毕竟,人家是把看守任务交给他的。

    现在两废物手下玩忽职守,他这个当头的也确实难辞其咎。

    沉默了几秒,中年人到底是中年人,他并未继续胡乱发飙。

    在听了老徐建议后,他低沉嗓音丢了句:“行了,我知道了,我这就过来!在我没到前,你们盯好了,别处乱子!”

    通话结束,另外守卫讪讪扭转过脑袋。

    踟蹰再三,最后说道:“老徐啊,那个,刚,刚才,下面的事儿,我,我们是真没注意。当时我刚好和那家伙换班了,是他盯着的,,这,这事儿真怨不得我。”

    “是吗?你跟那家伙换班了?哼!”冷哼一声,老徐不是傻子,虽然适才他没有在现场,不清楚具体状况。

    但瞅目前局面,白痴也知道另外守卫是担心中年人过来问责,提前搁他徐仁杰这灌**汤。

    “是啊,老徐,就是这样,这事儿跟我一点关系没有。”

    另外守卫咬死和此事无关。

    老徐微眯起眼睛,随即冷冷道:“别在这里跟我瞎白活了,我告诉你,队长待会追究起来,我们三个谁也逃不开干系!!”

    回了一句,老徐不在理会另外守卫。

    而另外守卫给老徐这么一怼,也是不敢再多言什么。

    时间仿佛都在这一刻凝固了。

    过了没多久,留下骚动传来。

    另外守卫赶紧冲后看了眼:“老,老徐,是,是队长,他,他来了。”

    声音抖动,另外守卫明显心底发虚。

    老徐照旧没有答话,小心看着下面畜生动静。

    中年人未做停留径直爬上岗哨。

    一到位置,立马冲到头前,探头向下。

    好嘛,此事的楼底西方,丧尸已经有不少从栽倒状态爬起。

    他们三三两两,四散游走。

    见得这慕,中年人登时头皮发麻。

    “怎么回事儿,这到底是什么回事儿?”

    明显的惶恐,中年人的神采,老徐落在眼里。

    从中年人这般表情看,他还真的是不清楚装了什么。

    他此刻展现东西实在太过自然了,那是人在见到可怕事物时一众本能情感流露。

    “队长,如你所见,丧尸从车厢里出来了。”老徐回了句。

    中年人眉头紧蹙:“我问的是怎么回事儿,我当然看见它们出来了。我需要知道他们是怎么出来的!!”

    要不是考虑声音太大会惊扰下面丧尸,中年人怕是早就高八度吼喝了。

    老徐看看左右两守卫。

    给老徐这么一看,两守卫纷纷避过眼睛。

    他们哪里敢和老徐对视,心绪的他俩自己做过什么自己清楚。

    “说话啊!”中年人催促。

    老徐无奈回道:“具体怎么回事儿我们也不太清楚,这事儿发生的突然,等我们注意到,车厢门已经开了。”

    “不清楚,你们当我白痴吗?这么多车子车厢门开,再怎么突然,也没可能注意不到吧?”

    中年人的反问很是犀利。

    是啊,楼下车厢开启的不是一辆两辆。

    你说要真是数量少,车门开了,你说没注意倒还情有可原。

    但问题,现实状况是,现在大部分车子都开门了,这样规模事件,作为观察哨居然搞不清门开原因,说明什么?

    这会是单纯没注意吗?

    演示守卫,另外守卫手足无措。

    事情到了这步,他们也不知道该怎么办。

    倒是徐仁杰,在听了中年人这般训斥言论后,慕的想到了什么。

    “这么多车子车厢门开……”嘴中喃喃重复着中年人说过的话。

    中年人听了,心底也是火气冒起。

    他算是脾气不错的,搁着寻常人,就老徐他们做事态度,早就当场发飙了。

    但再好脾气也架不住老被“玩弄”啊。

    老徐的兀自嘟囔无疑是在挑衅中年人底线。

    “你在那叽歪什么呢?我问你话呢,没听见吗?”

    缓抬起头,老徐满脸疑惑望着中年人。

    中年人被老徐这么一盯,呵斥道:“你看什么看,回答我问题!”

    “队长,你说的没错!”

    “我说的没错?”丈二摸不着头脑,老徐突然冒出的话叫中年人云里雾里。

    不过随即他便是肯定回道:“废话!我说的当然没错!你们几个根本及把我的话当耳旁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