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六十)-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六十)

    依照中年人现在态度,他是百分百认定老徐等人玩忽职守!

    对此,老徐并没在意,在意也没办法。

    况且,最重要一点,他目前注意力都集中在其它问题上。

    “队长,我的意思是,楼下这些车门很有可能是自己开的。”

    此言一出,满场皆惊。

    本来还在有意躲闪目光的演示守卫,另外守卫,在听了老徐这番话后,齐齐调转目光落在徐仁杰身上。

    他们很想插口说话,但碍于中年人在场,怕说话吸引目光引火上身,所以都识趣没开口。

    但不开口不代表认同老徐话语,他们此刻心理那是如滔滔江水,上下翻滚。

    什么鬼?楼下集卡车厢自己打开的?你脑袋是被驴踢了还是灌了浆糊?

    两守卫只觉老徐是被吓傻了,吓糊涂了。

    也难怪他俩会有这般想法,毕竟但凡正常人怎么能做出这般扯谈退乱?老徐给出的结果委实太过惊人。

    同一阵营两守卫尚且如此,更不消说中年人了。

    闭上眼睛,中年人深提口气,显然他是在竭力压制自己火气。

    气入肺中后,中年人正色反问:“车门自己打开了?是你傻还是你把我当傻子?”

    “队长,我知道我说的东西有点叫人难以接受,但你仔细想想,就算我的人值守走神,没有第一时间注意到开门情况,这么多车子想要打开,那也不是说轻松可以完成事情。况且开车也是有声音的,他俩再混蛋,车厢门开动静还是会注意的。退一万步不说,连着他俩都忽视了,但把这么多车厢门打开,绝不会是一个人所为,单凭一个人,他很难从丧尸手里逃脱,而人多一起行动……我们体育馆外围较为空旷,没道理看不到他们踪影。但现实情况,我检查过,咱们周围没有异样,再看丧尸活动迹象,若是真的是人为开门,他们肯定会进行追击。但丧尸现在表现状态都是出于迷茫游走状态,这也是从一个侧面说明了车门不是人开的这个推论。所以我个人认为这些车厢车门很有可能是自己开的。”

    老徐一句话直接把两守卫给卖了。

    尽管他这通话是在给中年人解释分析自己推断。

    但话里相关描述,很清楚表明晚上负责值守的是两守卫。

    对此,两守卫自然是心理郁闷。

    可有啥办法,谁叫老徐是他们上级,谁叫他俩做事时不务正业?

    目光微凝,中年人盯着徐仁杰一言不发。

    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场上气氛也相当沉闷。

    两守卫大眼瞪小眼,紧张万分。

    老徐适才的话明白点明他俩是“罪人”,这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灭亡,中年人迟迟不开口叫两守卫心理没底,生怕对方出声拿下他俩。

    生死攸关之际,两守卫可是在心底把老徐祖宗十八代都给骂咧了一遍。

    似这般僵持了差不多三十来秒,静默的中年人终于开口了:“迹象表明没有外人参与,可你不觉的这车子自己开门有点太科幻了吗?你倒是告诉我,怎么让这些车子自己开门啊?”

    “想要做到这点并不困难,只需要对集卡车门进行相应改装即可。”

    “怎么改?”

    “队长,我觉着我们现在应该讨论的不是车厢门为什么开了,而是车厢里为什么装的是丧尸,这些丧尸存在目的是做什么的。关于这些,队长,驻军离开时真的一点消息都没给你透露吗?”

    老徐面色严肃问道。

    他可没功夫给中年人做“十万个为什么”游戏,现在情况,丧尸已经出来了,再去追究他为什么出来毫无意义。

    首要问题,搞清这些丧尸来由及目的才是最主要的。

    在老徐看来,这些丧尸存在本身就已经是疑点诸多。

    之前他就有所怀疑,但考虑到有集卡这大家伙囚困,只要车厢门不开,那不管车厢里装的是啥都没事儿。

    只要不危机道体育馆安全,那一切等驻军回来问清就好。

    没准自己也能趁着这个机会和驻军方面搭上线,继而询问唐倩下落。

    可现在呢,情势的转变大大出乎老徐意料。

    车厢门竟然开了,内里走出的也的确是他早前担心的丧尸。

    这些情况,在联系之前发生的事儿,你叫老徐不去胡思乱想都难。

    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这车里丧尸究竟和体育馆驻军有什么联系!?

    中年人不傻,如果说一开始他还因为突发事件失控着脑,想要拿老徐等人开问,那眼下……在听了老徐这番问话后,他也是立刻意识到了关键问题所在。

    事情已经发生,再去纠结谁对谁错,或者门是如何开的毫无意义。

    眼眸扫过徐仁杰,中年人挺正身子,重新恢复过往做派。

    他背着手,淡淡道:“我不是已经和你说过很多次,这些车子,以及车里装的丧尸,驻军方面从未和我讨论过。”

    “那队长,这车队过来时,有难道没有主动向驻军询问过相关情况吗?”

    老徐不依不挠,继续追问,大有打破砂锅问到底的意思。

    两守卫见了相当讶异。

    演示守卫更是见缝插针,不错过这般难得马屁机会,反斥攻击道:“老徐,你什么意思啊,队长已经说的很清楚了,他和这事儿没关,你一直问,想干什么?你是在质疑队长,认为队长做的这些吗?”

    好一个落井下石。

    之前老徐话里点明他跟另外守卫是值守人,在演示守卫看来,老徐那就是在甩锅。

    虽然他俩的确有责任,但老徐做法还是叫演示守卫相当不爽。

    既然你不仁,那就别怪我不义。

    你做了初一,老子今天就给你做十五。

    老徐是头目,演示守卫之前没的办法,只能忍着。

    现在好了,老徐自己给自己挖了个大坑,演示守卫没道理不借此机会给老徐拆拆台,攻击一下。

    “哼,我有质疑队长吗?我只是在向队长询问相关情况,以好作为我们对驻军行为判断,倒是你,你那句“他和这事儿”没关什么意思?怎么听起来,似乎是你在质疑队长和此事有关联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