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零二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六十二)-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零二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六十二)

    中年人一直在旁没有开口,他始终在听众人意见。

    老徐现在倒是很想看看对方见解。

    他相信面前男人可不似身边两守卫那么没脑子,只知道争斗。

    “队长,这事儿你怎么看?”老徐试探性问道。

    中年人思量一会儿把手一抬:“先别去管这事儿是否和驻军有关,我现在需要解决办法,应对手段!你们谁有思路?”

    果然有两把刷子。

    中年人这般当机立断询问,多少有些出乎徐仁杰意料。

    不过仔细琢磨,便知中年人深意。

    很明显,中年人心理对此事应该是有了判断。

    但他不说,主要是为了维护立场和局面稳定。

    因为毫无疑问一点,不管这些丧尸存在是杀人还是护人,都和体育馆驻军撇不清关系。

    所以中年人不论给出何等结论推断,也都势必和驻军脱不开干系。

    作为稽查管理队队长,在没有更进一步证据情报前,妄自揣着驻军行为,这是很危险事情。

    要是下面有哪个好事人把此事给他透露出去,对他的地位身份无疑都会受到影响。

    再者说,他要是正的现在就把驻军作为对立面抛出去,下面人肯定也会。

    这样等驻军回来,人家和他分析判断想法有误,不是那么回事儿,中年人再想改变,怕是来不及了。

    所以,这个时候,在事情没有彻底查明前,保持个中立立场,自己心里有数就行,没必要和下面人道明自己想法。

    两个守卫未在自告奋勇插口提议。

    对于这种问题,没什么经验的他们自然给不出啥建设性意见。

    而老徐,当下回道:“队长,应对目前局面我的想法还跟之前一样,静观其变。”

    “怎么说?”

    “呐,这下面丧尸是放出来了,但是很明显,他们并未注意到咱体育馆。不管驻军弄这些丧尸想干嘛,他们能把畜生放出来,但我们都知道,丧尸是无脑生物,没有谁能控制他们思维行动。唯一能做到这点只有鲜肉和声音。所以只要我们继续保持馆内封禁,控制声响,不主动招惹,我想我们是可以和它们和平相处的。”

    老徐的分析很实在。

    他没任何夸大,绝对实事求是。

    毕竟,他们现在在体育馆馆内,依托体育馆高墙,只要不叫丧尸注意,基本没什么大碍。

    点点头,中年人很干脆肯定:“嗯,说的不错。那还按老规矩,你们三个给我盯着这儿,记住,我希望你们不要再出现值守不上心的事儿,这次就算了,要是再有,别怪我不客气!!”

    “你们两个听见没有?”老徐顺势把话茬引导两守卫身上。

    两守卫先是一愣,随即赶紧点头附和:“听见了,听见了,队长你放心,我们保证站好岗,值好班。”

    “对对,这里你就交给我们,妥妥的,你放心!”

    话是这么说,演示守卫,另外守卫心理可是相当恼火啊。

    老徐的行为那就是在给他俩使绊。

    他俩也是没想到徐仁杰居然这般小人,这含沙射影的做派实在叫人恶心。

    “好了,就这样吧,我回去给其它人叮嘱下。”

    “队长慢走!”

    送走中年人,徐仁杰扭脸扫过身边二人。

    两守卫面上皆是擎着愤愤不平表情。

    他俩为何如此,老徐自然是了如明镜。

    他也不避讳,径直开口道:“你俩不用这么看我,实话告诉你们,刚才那么做我是故意的,队长的话你们也听到了,这次的事儿他可以既往不咎,但是下次……哼,应该怎么做,我想你们心里也清楚。咱们现在是一条船上的蚂蚱,下面这群畜生决定你我生死,看好它们,确保体育馆度过这个难关,你好我好大家伙,保不齐上面一高兴,给咱提拔。要是出了岔子,希望两位好好为自己小命考虑。”

    “老徐,用不着给我们整那么多大道理。该做的我们自然会做,但你刚才在队长面前做的保证是不是有点太过了?”演示守卫不服气问了句。

    徐仁杰不为所动反问道:“哦,是吗?太过了?什么太过了?你是指告诉队长你们失职这件事儿,还是其他什么?”

    “我说的是下面丧尸!!丧尸!!什么只要我们不搞出动静不引起下面畜生注意就没事儿,喂,我说,你做这些保证有考虑过后果吗?这万一丧尸自个儿对体育馆发起攻击怎么办?你给队长保证的欢实,回头出了事儿,我们怎么办?”

    “是啊,这集卡车厢门开的就够蹊跷了,鬼知道下面会发生什么?你这保证做的的确太唐突了。你想在队长面前表现我们不反对,你想往上爬我们也不拦着,但你这样把我们绑一起是不是有点过分了啊?”

    一唱一和,演示守卫,另外守卫联合抨击。

    对此老徐仅是淡然一笑:“过分?随便你们怎么想。既然你们这么担心,那我就给你们句忠告。事情已经发生了,与其在这里给我置气,还不如把心思放在值守上。另外多祈祷下面畜生不要主动搞事儿,否则大家一起完蛋!”

    没啥好顾忌的,对这两白痴守卫,老徐知道给他们讲道理啥的纯粹是浪费时间。

    这帮家伙若是不涉及到他们切身利益,甭指望他们尽心卖力。

    既是如此,老徐干脆就把值守任何和他们身价性命绑一起。

    虽然这做法看起来是有那么点卑鄙和不择手段,可有啥办法呢?对方卑鄙的人只能用卑鄙处置方式。

    给老徐说的那是一点脾气没有。

    事实也的确如老徐说的那样,该说的他都给中年人说了。

    不管现在演示守卫,另外守卫怎么想,事情已经没法改变了,好好做事才是王道。

    “行,你够狠,直说吧,要我们怎么做。”事道如今,再骂咧争执也是白搭,演示守卫认命问道。

    老徐手指下面,严肃道:“很简单,之前怎么做,现在还怎么做,24小时盯着他们动向。”

    “明白了。”没好气应了声,演示守卫上前盯守。

    “不要光明白,是要用心去做!你们最好清楚一点,它们若是进来,不用我去跟队长汇报,大家都得玩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