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零八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六十八)-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零八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六十八)

    “继续等待,等老徐那边告知态势,我们再做打算!”

    叶昊态度明确,越是这种时候,他这边越是不能慌乱手脚。

    虽然目前情况看,体育馆那边似乎有些不太正常。

    但己方毕竟不在现场,人家怎么做你并不清楚。

    诺达体育场,那么多人,你能想到事情,人家不可能想不到。

    所以没准对面这么做有别样深意也说不定啊。

    叶昊可不想妄自揣测,尤其是在现在这个局势下。

    只是现在你叫王强他们等待,这人心哪是那么容易说服的。

    “老叶,你先给黄霜那边联系下,看看他什么意思!”

    王强还算给面子,这叶昊是没见过过往王强。

    他要是见识过以前热血冲动王强,他肯定会庆幸自己接触的是成熟后的王强。

    过去王强见到眼下体育馆局势,没二话,肯定是直接要过去帮忙了。

    但现在……经历过蜕变王强显然是要比之前沉稳多了。

    即便他现在很是着急体育馆情况,不过在听了叶昊解释后,他还是保持了必要冷静,没有过激行事。

    不过他叫叶昊给黄霜汇报也是抱有其它想法。

    说白了,在外总指挥是黄霜不是叶昊。

    叶昊是他们这个监察小队头儿没错。

    可轮到实际大局指挥决策还得看黄霜的。

    王强心底意思就是叫叶昊跟黄霜联系。

    现在叶昊是不想己方有所行动,王强不好反驳什么。

    但若是黄霜听后给出出击命令,那就不一样了。

    叶昊不傻,行骗多年,他怎会看不出王强这点小心思?

    不过也没什么,对于这些他都习以为常了。

    身为一个骗子,最忌讳的就是被别人话语情绪影响。

    叶昊没有考虑,这个时候也容不得他考虑。

    王强若是没有提出和黄霜联系这个提议,他尚且可以暂时搁置。

    因为叶昊清楚,现在给黄霜联系其实意义不大。

    毕竟己方很多事情还未搞清,现在就着急于黄霜联系,对方询问需求答案自己这边根本就给不出。

    如此一来,除了徒增黄霜烦恼外,根本不利于事情解决。

    另外叶昊还担心,这样不断把重担压黄霜身上,后者是否承受的来。

    要知道一个人的承受能力是有底线的。

    黄霜是整个团队目前在外主要决策者,若是他精神垮了,很容易做出不理智举动。

    加上车队那边唐小权,魏大壮这样不安定因素存在。

    叶昊本质不想和黄霜过早联系。

    可有什么办法呢,他最可悲地方就是团队位置比较尴尬。

    他不可能似其它队员那样随心随欲表达思想。

    他有顾忌,他担心一个不好叫旁人认为他有私心。

    所以没得办法,既然王强开口了,叶昊只能应允:“好,你俩盯着体育馆,我这就去给黄霜联系。”

    叶昊这边忙的焦头烂额之际,老徐那边也好不到你哪去。

    这不刚刚下到半路的两守卫在听到警报声后,感觉又是原路返回。

    好家伙,现在他俩脑子里可是没有半点困倦想要休息意思。

    重新回到顶部后,演示守卫慌张忙不得开口道:“咋会事?老徐,这,这是咋会事儿啊?”

    莫名其妙的问题,老徐还想问怎么回事儿呢。

    没有搭理演示守卫无语提问,老徐趴在头前向下观望。

    见老徐未有反应,演示守卫,另外守卫互看一样,赶紧双双凑前。

    待得二人如老徐一样探头向下望去,只一样,两人便是呆立当场。

    头皮发麻,双腿打颤。

    演示守卫,另外守卫怎一个难堪。

    也难怪,他们已经许久没有见过如此“壮观”场面了。

    群尸汇集,畜生们散落在场馆外游荡。

    “怎么会这样,老徐,这,这是……”

    哪里还有之前的做派,眼下演示守卫话都说不利索。

    “是啊,这警报是谁弄的,他们找死吗?”

    另外守卫跟进抱怨。

    给另外守卫这么一提,老徐慕的反应过来,当下赶紧掏出手台。

    不曾想,不等他动作,手台内却是先行传来中年人询问:“外面现在什么情况,怎么样了?”

    老徐很无奈回道:“丧尸已经被惊动了,它们正在攻击。”

    “什么!该死!”

    中年人难得发飙,老徐听后顾不得这些,他径直把心理疑问道出:“队长,现在这动静是怎么回事儿?不是说好的要保持绝对安静吗?”

    这事儿老徐已经不是第一次给中年人强调了。

    他以为中年人回去会把这事儿给交待下去,可是没想到……

    毫无疑问,从声音源头听,现在这音源就在体育馆内。

    音源自己不会搞出动静,一定是人为造成的。

    而现在能做这种事儿的,老徐相信肯定不是馆内普通居民。

    他们没这能力,也没这设备。

    那剩下可以在体育馆自由出入走动,并达成此事儿的只有稽查管理队身份人员。

    老徐真不知道中年人是怎么叮嘱手下的。

    如此事关生死的重大事情居然会……

    “你这话什么意思?难道还是我叫人弄的不成?”中年人显然是慌乱了。

    老徐听罢,这个节骨眼与中年人争执毫无意义。

    况且彼此间身份差距也由不得老徐对中年人质疑。

    即便这个错是中年人犯的,老徐也没法追究。

    “队长,你误会了,我不是在质疑你,我只是……唉,现在多的不说了,声音源头找到了吗?我们得抓紧时间把这玩意停下!”

    的确,如果任由噪音继续这样肆无忌惮持续播放下去。

    那用不了多长时间,周遭但凡能听到动静丧尸也会肆无忌惮朝体育馆这边聚拢。

    老徐几乎可以肯定,现在一定已经有为数不多丧尸朝己方位置靠拢。

    说实话,眼下去处理音源其实已经望了。

    但有啥办法了,事情已经发生,追责已然毫无意义。

    现在只能说亡羊补牢走一步算一步了。

    “已经派人去查了,真是该死!要是叫我查到是谁弄的,一定给他抛馆外喂丧尸!!”

    中年人相当火大。

    尽管搁着手台,老徐也能想象出中年人怒目圆瞪表情。

    这不奇怪,相信任何人处在他的位置都会有此反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