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零九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六十九)-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零九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六十九)

    驻军好不容易走了,这中年人原本可以借着这个机会好好过过统领体育馆全馆的隐,可没曾想仅仅一天多功夫,老天就跟他开了这么大一个玩笑。

    现在局势,别说是过当官的瘾了,性命能否保住都成问题。

    “老徐,你跟我说实话,现在体育馆外面到底怎样,体育馆目前防御能撑多久?”

    中年人现在必须依靠中年人。

    别看他底下有三十多人,但他心理清楚,那些家伙平日里还能凑活用用,但正在大事情上根本靠不住。

    像现在这种局面还是得依仗老徐这样有经验人。

    毕竟,老徐履历摆在那儿。

    他和这里大多人人不同,先不说对方过往身份,单就是他们到体育馆每一个月,并且出去完成过一次搜寻物资行动,这就足够说明老徐等人能力。

    他们是真正和丧尸交过手的存在,也是真正在废城求过生的。

    中年人时下最需要最缺的也是老徐这样又能力的人。

    所以面对这个局面,中年人得寻求老徐帮助。

    他需要老徐给他一个可靠回道,这体育馆究竟还能坚持多久。

    老徐能够理解中年人的焦急,诺达一个体育馆若是被攻破,包括他在内,所有人都得完蛋。

    无脑丧尸可不会因为他是这里的头儿,或者说是稽查管理队的人就放过。

    不过中年人明显是过于忧虑了。

    事实情况,事态虽然严重,但还不到崩盘地步。

    老徐当下如是回道:“队长,现在的话,丧尸暂时还进不到体育馆内里。”

    “你确定?”中年人不置可否。

    “老徐,我需要你和我说实话,这个时候不要和我绕圈子,我要听实话。”

    看来中年人平日里是没少被周围人拍马屁,忽悠。

    也正是因为此,才会叫他这般不信任老徐。

    老徐无奈,只能确定道:“队长,我现在和你说的自然是实话。我看过,目前体育馆下方聚集的都是普通丧尸,也就是步行者。他们都是丧尸最基础心态,靠着咱们体育馆厚实城墙,它们没可能进来。”

    闻及此言,中年人紧迫心弦稍稍松弛:“这样啊,那就好。”

    听出中年人松劲,老徐根据又是来个转折:“但是……”

    “但是什么?”中年人也随之紧张。

    “但是这种相对安全只是暂时的,现在这警报声会把周围丧尸全都吸引过来,如果我们不及时终止这噪声,那后果……等那些丧尸进化型,他别是攀爬者过来,我们这防御就形同虚设了。”

    真是给个甜枣甩个巴掌。

    中年人这厢还没来得及舒缓口气,老徐那边又是一颗重磅炸弹落下。

    好家伙,又整出个攀爬者。

    中年人是不太清楚老徐对这些丧尸归结说法。

    不过他不傻,单从字面便是已经可以了解这种物种可怕。

    思量几秒,中年人回复道:“我知道了,我会尽快给音源结束。你那边盯紧点!哦,不,这样,你现在立刻给我回馆内。我有重要事情安排你!!”

    微微一愣,老徐也是没想到中年人这个时候招呼他回馆内。

    按照老徐意思,如此重要节点,他还是守在哨位处比较妥当。

    这样至少在紧急情况发生时他知道怎么做。

    “队长,有什么重要事儿?方便这里说吗?我想我还是守在这边比较好呀。”老徐将自己思路道出。

    中年人听罢不由分说否定:“你那边交给其它人,我有别的事儿要你做。”

    既是如此,中年人都这般强调了,老徐不好再行推脱。

    在看了身边两个惶恐不知所措守卫后,老徐无奈回道:“知道了队长,我马上就过来。”

    “好!速度点!”

    结束通话,老徐放下手台,完了着目扫过面前守卫。

    俩货同样是巴巴望着老徐。

    四目相对间,说不出的滑稽。

    “队长说的你们都听见了吧?”抖抖手中手台,老徐冷言问道。

    “听,听到了,不过,老,老徐你这走了,就搁我们两个在这……”

    “你们两个怎么了?有问题?”老徐当然知道有问题。

    可中年人命令已经落下,他也没的办法。

    “呃,肯定有啊,这万一丧尸杀过来,你说我们两个在这岂不是……”演示守卫吞吞吐吐。

    老徐听罢不屑回道:“之前你不是还说要带队下去清缴他们嘛,现在机会来了,它们要真冲上来,别犹豫哪里手里家伙朝他脑袋上戳,记住是脑袋,只要那个位置可以杀了它。”

    欲哭无泪啊,这个节骨眼老徐搬出这样话来,实在是演示守卫始料未及的。

    不过没关系,性命攸关,演示守卫也不在意老徐怎么戏虐自己。

    眼下只要能保命,其它诸如颜面,尊严啥的算个屁啊。

    演示守卫无所谓径自回道:“那啥老徐,上次那事儿我,我是说这完完,那,那次不是队长再这嘛,我是被架上的,没办法才那么说的。其实,你看我这样子,哪里像是能下去清理丧尸的主。这种事儿还得是你这样有能力人做的。”

    好嘛,马屁拍的真是合乎适宜。

    这演示守卫跟蔡狗子一样,绝对是那种见风使舵的人。

    他们那张嘴和屁股没啥区别。

    只要对自己有利,那没什么是他们不好意思,不敢说的。

    “哼,”冷哼一声,老徐可没功夫继续待这儿跟两守卫继续废话了。

    他当下回道:“现在不是你有没有能力问题,丧尸上来,不想死就用手里家伙和他干。好了,就这样,你们给我在这盯着,我去看看队长要干什么,做完就回来!”

    说完老徐便是走了。

    望着老徐翻身下去背影,两守卫面色沮丧。

    在他们心下,老徐的离开就等同于背靠大树倒了。

    这不出事没感觉,一出事儿那真是……

    下到看台,老徐径直是朝体育馆球场通道狂奔。

    时间不等人,老徐对留下俩货还是不放心。

    他得赶紧过去中年人那边把相关事情处理妥当。

    完了返回继续监守。

    这不看着下面丧尸,老徐心理实在难安。

    眼下也就只有他能有能力处理此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