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一十三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七十三)-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一十三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七十三)

    “唉,怎么会搞成这样,真搞不懂那些驻军是怎么想的,没事儿非得整这些丧尸做什么?他们不会是故意这么做的吧!!”

    德里克到底是把最为敏感话题道了出来。

    叶昊闻言,赶紧打断:“别这么说小德,事情没搞清楚前,咱们最好还是别胡乱推测。”

    “老叶,我觉着小德推断的不算胡来,难道你就一点没觉着驻军做法奇怪吗?”

    面对王强质问,叶昊很是无奈。

    他怎会不觉着驻军做法奇怪?

    他从一开始就对对方做法抱有质疑。

    不过现在绝对不适合讨论这般问题。

    因为很显然,一旦队伍认定所有一切是驻军有意为之的事儿,那就等于断定了驻军要至体育馆陷落这茬事儿。

    如此,老徐,雷瞳,乃至胡晓东的性命可就堪忧了。

    为了解决此人,叶昊不敢想象队伍会做出怎样冒险事儿来。

    “有!当然有!”

    这个时候盲目拒绝并没什么卵用。

    叶昊清楚,这个节骨眼,他要做的不是一味的否决,而是用有利证据说服身边队友,让他们保持对自己信任。

    “我有想过这些是驻军有意所为,可仔细想想这不太能够说通。正所谓凡事都得有动机,这驻军做这些动机是什么?”

    叶昊抛出疑问,然,事实这也是他心下没法说服自己原因。

    “动机?杀人似乎不需要什么动机吧?”

    这是末世,做什么事儿都可以,只要你有胆子。

    所以在听了叶昊询问后,德里克心底觉着有些好笑。

    怎么说叶昊也是在末世过活一年的人,你说要是末世初期听到这种话,德里克或许不觉着怎样,但眼下……这末世可是已然过了一年多呀。

    这个时候叶昊还来谈动机,实在是……

    “是,小德,我明白你想说什么。末世杀人是不需要动机。可你仔细想想,驻军在此地已经保护体育馆一年多时间了,如果他们真的有这般想法,为什么要坚持这么久?”

    “问题就是他现在支撑不下去了。”王强随即跟进。

    叶昊点点头:“好,就算他们支撑不下去了,那大可一走了之,有必要赶尽杀绝吗?就算赶尽杀绝,有必要整这么多丧尸吗?各位,弄这些丧尸也是存在危险的好不好?你觉着他们有必要搞这种冒险事情吗?还有啊,咱们在体育馆这边观察这么久,有看到体育馆遇到什么危机吗?当初咱们不也有讨论过,过来体育馆生活问题吗?我们为什么会考虑这点,我想不单单是他们有可能和官方力量联系上了这点,更重要体育馆城防兼顾,是现今末世难得生存圣地。这点从他能在末世初期抗到现在就不难看出。可就是这样一个已经稳定下来庇护所,体育馆驻军却要离开并且还亲手将他毁了,这档子事儿,你们不觉着和牵强吗?放着好好日子不过,他们做这些意义何在?动机何在?”

    叶昊一句话给德里克问道哑口。

    是啊,末世杀人不需要理由。

    但但凡人杀人其实都有理由。

    这理由也许是为了报仇,也许是单纯为了享受暴力带来的快感,但更多是为了利益。

    可落在体育馆驻军这边,他们既然能驻守此地一年,没道理现在突然间态度一百八十度大转弯。

    “嘶,听老叶你这么一说还真那么回事儿,看来是我多想了。”细细琢磨了下,德里克兀自嘟囔。

    “所以咱们现在不要乱想互想,不管那边怎么变化,咱们必须保持冷静头脑,客观分析。老黄那边可是需要我们准确情报做判断的!!”适时道出重点,叶昊再次给两年轻人强调上发条。

    体育馆已经够伤神了,他可不想己方这边再出乱子。

    “明白!”德里克肯定应了一嗓。

    与此同时,体育馆内废弃储藏室内,老徐一众人经过一段时间清理,总算是在一堆杂货中找到了发电源头。

    是个电**。

    老徐上前将电**上接头取了下来。

    这样算是彻底断了音源供电。

    见得此点,周围人皆是长吐气息。

    “哎哟,总算是把这声音了了。”

    “没错没错,真是有够惊险的,你看我这脑门上的汗。”

    几个家伙又开始絮叨。

    老徐闻言,左右看看:“现在还没到松气时候。”

    给老徐这么一说,几个家伙识趣闭嘴。

    不是不想反驳回斥,只是之前中年年人几次开口,已经很清楚表明他对徐仁杰的支持。

    所以几个家伙不傻,他们可不会在这个节骨眼触霉头。

    果不其然,中年人在老徐提醒话音落下后,也是跟进道了句:“你看看你们几个,一群人在这捣鼓半天都不成事,人老徐来了三下五除二就给搞定了。你说你们几个能做什么!?啊!!”

    也难怪中年人火大,要不是老徐过来,这警报还不知道得响到什么时候。

    而这动静若是一直持续,后果可想而知。

    可偏偏这几货居然还悠哉在这感慨,根本没有意识到体育馆现在困境。

    面对中年人训斥,几个家伙畏梭梭不敢答话。

    扫过几个没用家伙,中年人重新将目光落在徐仁杰身上。

    显然,老徐再次用自己行动证明了他的价值。

    而中年人尽管没有做过多表述,但眼眸中闪烁神采已经很好说明了他对老徐的赏识。

    越是这种时候,老徐的价值越能体现。

    临危不乱,处事不慌,思维还十分敏捷,最关键是技多不压身。

    不过中年人发现老徐似乎对地上电**很感兴趣,因为后者在提醒完几个废物后,便是一直落目在地,盯着地上电**目不转睛。

    对此中年人不得其解,但他相信,老徐那边肯定是有自己想法。

    难道说是发现什么问题了?

    带着这个疑问,中年人开口询问:“唉,老徐,看什么呢?这个电已经断了,音源不会响了。”

    试探性的问题。

    中年人并未直奔主题。

    老徐点点头:“是,电是断了,音源不会响了,可是……”

    “可是什么?”

    “可是我总觉着这里有些地方不太对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