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千三百一十五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七十五)-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腐烂国度之活下去

第二千三百一十五章 奇怪的集卡车队(七十五)

    任何一个事物变化都不可能是突然的。

    肯定会有个转变过程。

    人就更是如此了,一年多的时间,驻军看守体育馆一年了。

    能做到这点,在末世堪称奇迹。

    这也是为什么老徐始终不愿意将驻军归结到“恶势力”原因。

    一则,他们是军队,老徐不相信军队会做这种伤害百姓事儿。

    二则,对方在此地守护了一年多,他们付出了那么多,死了那么多人,没道理要给体育馆灭亡。

    就算累了守护不下去了,也大可不打招呼一走了之。

    可眼下……

    事实摆在面前,集卡是驻军弄来的,也是他们停在体育馆外围的,音源更是只有他们可以接触做手脚可能。

    所以一切,无不指明驻军是幕后黑手。

    不过在做定论之前,老徐需要更多证据佐证。

    毕竟,这大胆推论是他提出的,他得对此负责。

    他可不希望最后推论错误,弄的中年人做出错误判断与驻军成为敌对关系,甚至整个体育馆幸存者都与之为敌。

    那老徐可真就是……毁了体育馆未来,也毁了军队荣誉。

    “怎样养队长?他们过去一段时间有没有什么特别变化?”

    “没有!”中年人对于这个问题应的十分肯定:“我们和驻军是分摊事物,馆内治安由我们处理,外围防卫是他们的。过去一段时间,他们和过去没什么区别,外围守卫工作一直没有携带。你是新来的经历过流程,应该清楚我说的东西。”

    的确,老徐过来这边在外围就是被驻军检查,并带进馆内的。

    所有过程,对方都十分尽职。

    还真如中年人说的那样没什么特别异样之处。

    “至于你说的拿钥匙过来,这是例行公事,以前他们也定期会过来检查,只不过以前是来时到我这拿钥匙,上个月为了避免麻烦,直接将那些没用房间钥匙全部取走了。我想的是他们打算搞突然袭击,看看我们这边情况。”

    解释似乎也很合理,拿钥匙和不拿钥匙最大区别就是突然性。

    不拿钥匙,驻军过来巡察就必须走中年人这条路,而这样等于是给馆内稽查管理队人员提前放了风叫他们有准备。

    而直接将钥匙拿走,过来便可直奔主题,不给稽查管理队人任何准备。

    这样更加利于检查馆内情况。

    再次点头,老徐想了想:“那……上层管理呢?他们是否有什么不一样地方,或者和队长说了什么蹊跷话语?”

    不管是适才说的外围守卫,还是馆内巡察,这些具体事宜都是下面士兵做的。

    他们是执行者,不是决策者。

    通常来说,决策者是不会把真实想法告诉执行者的。

    至少在行动前不会告知。

    所以负责执行守卫任务的战士,他们没有异样表现不奇怪。

    重点是驻军上层,中年人在跟这些人接触时,是否有察觉到什么“特别”地方。

    中年人是个城府很深的人,老徐相信,以他这种家伙看人水平,寻常人想对他隐瞒并不是容易事情。

    不过很可惜,中年人接下来话语多少是叫老徐有些失望。

    “我这段时间没和上面人接触过,他们一般不和我直接接触,都是又警卫联系。警卫的话只是单纯负责传递命令,看不出什么问题。”

    中年人回答很诚恳。

    老徐照旧点头。

    警卫传话确实不容易发现问题。

    看来想从源头入手寻找线索是没可能了。

    “嘶,队长,要这么说的话,驻军想做咱们,那咱们岂不是……”下面人开始发慌了。

    老徐看看对方,又看看中年人,知道这个时候维稳还是最重要的。

    当下径自开口:“不用那么紧张,我说了我只是推测。实际如何,在没有获得更直接证据前,还不能说这些就是驻军意图。”

    “没错!”老徐这厢话闭,中年人紧接跟进:“驻军在此地待了一年多,他们若真想灭了我们,早就可以动手,没必要等到现在。好了,做好自己该做的事儿,不要在这儿胡乱推测了!”

    中年人这话针对性明显。

    不过老徐并不在意。

    他知道中年人是个聪明人,这个局面作为队长,他必须稳定局面。

    所以不管他是否接受自己意见,都必须否定驻军“搞事儿”这个推论。

    因为现在情况很明显,想要维持馆内秩序,中年人就必须先稳住下面这群人。

    而想稳住下面这群人,他就必须给他们一个活下去的念想。

    无疑,能达成这个可能的就是驻军。

    馆内上上下下所有人现在想的都是驻军去为他们搞粮了。

    尽管眼下馆内危机重重,麻烦不断,但只要驻军回来一切就都可以恢复如常。

    一年多的时间,驻军在体育馆的威望那是毋庸置疑的。

    这馆内上上下下几百口子,那可都是靠着馆内驻军在过活。

    所以于他们而言,驻军的存在与否直接决定他们生存信念。

    这个时候你要是给此地居民说,驻军要至他们于死地,那不用丧尸动手,体育馆内里肯定就先混乱瓦解了。

    所以作为中年人,他肯定不能叫这种局面出现。

    哪怕现在他心理对驻军已经产生怀疑,他也得继续维持驻军光辉形象,至少在他找到切实解决途径前。

    而作为老徐,该说的他已经说了,只要中年人心理有了数,他的目的就算达成了。

    “那队长,你说这音源也解除了,下面……咱们应该,应该可以度过这个危机了吧。”

    望着战兢手下,中年人面色冷峻。

    没人知道他在想什么,他也没有对此问做出任何回复,而是目光移向老徐,那意思很明显,就是要征询老徐意思。

    “你怎么看?”

    这个时候,没必要在在乎什么地位阶级。

    这点中年人倒是还挺能拉下脸的。

    要知道在末世,很多上位家伙,由于过往都是底层人士,在下面待得久了,突然成为人上人,处处都要显摆自己能耐。

    这是不成熟人的表现,但中年人显然过往不是底层人,身份决定地位,地位决定阅历,阅历决定处事方式,中年人不是简单人。